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四章 竖子安敢如此
    看着天色,时辰差不了,于是魏元吉留下两人看家,带着剩余的二十九人出发了,这些人个个披着一件火红色的披风,将各自的兵器遮的严实。

    他们行走异常的快,比常人快了一倍不止,加之人人披着一件火红色的披风,从高处看去,就像一只红蛇在快速游动。

    一路上,火龙王专挑人烟稀少的小道走,遇到他们的人都是吓得慌忙的躲避,将头深深的埋在地里。偶尔有几个多看两眼的人,都被火龙王一刀割喉,算算光路上死在火龙王手里的人已经有十三人之多。

    当火龙王来到离万华寨子两里余处的一个小土坡时,已经是黄昏了,此时刘家杰何同两人早已在那里等着。

    只见刘家杰何同两人一脸气愤的模样,魏元吉见此便知有事,问道:“如何?可有邱林牛刚的消息?”

    刘家杰青筋暴起,回道:“大当家,邱林牛刚兄弟被人害了,此时尸体正被吊在寨子口示众,他们死的好惨啊!”

    何同也是怒道:“我火龙王何曾受过如此大辱,大当家可要为兄弟们报仇啊!”

    两人说完,火龙王个个气的是直跳脚,想我火龙王纵横江湖十几年,从来只有杀别人,哪曾受过半分欺,现在竟然有两个兄弟惨死敌手,真是岂有此理!

    魏元吉一听,大怒,喝道:“竖子安敢如此?众兄弟听命,鸡犬不留!”

    “是。”

    火龙王个个高声领命,此时的他们已经被怒火胀红了双眼,唯有大开杀戒,才能一消心头之恨。

    魏元吉解下披风,从后背抽出断云刀,一个健步冲了出去,其余人也是纷纷拿出兵器,有大刀,有弓箭,有利斧,有鸟铳,五花八门的武器什么都有,而后随着魏元吉冲杀过去,他们健步如飞,身轻如燕,漫天的杀气奔腾而出。

    此时,望风塔上的人也是看见了他们,虽然看不清他们模样,可也知道来者不善,于是连忙敲响了铁锣。

    “铛铛铛,,,”

    一时之间,锣声大作,所有望风塔的人都敲锣示警。

    很快,火龙王便冲到了寨子门口五十余步远,只见寨门大开,门口里面吊着两个人,不是邱林牛刚,又是谁!

    此时只见何同将钢刀插在地上,从后背拿出一只鸟铳,这鸟铳长约五六尺,枪管较长,口径较小,只见何同熟练的将火药从铳口倒入铳膛,然后将火药压实压紧,又取出弹丸装入铳膛,将弹丸压入火药中,又将火药倒入鸟铳的药室火门内,将药室填满,使之与铳膛内的火药相连,然后将火绳装入扳机的龙头式夹钳内,最后点火,所有的动作不过是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完成,速度又快又稳。

    望风塔上的毛树和狗蛋两人见有人拿火器瞄准自已,一下就吓得脸色发白,刚想弓身躲避,只听“嘣”的一声,两人一下愣住了,面无人色。

    等反应过来后,赶紧拍拍自己的身体,没打中,真是菩萨保佑!一下心情也是畅快多了,又是赶紧没命的敲锣。

    何同见打偏了,忍不住呸了一口,这火器威力是大,可是准头却是没谱。

    旁边一个火龙王大声说道:“看我的。”

    只见他张弓搭箭,瞬间将弓拉个满月,只听“嗖”的一声,利箭划破长空,射穿了狗蛋的脖子,狗蛋死死的用手按住脖子,两只眼睛睁的斗大,脸色胀得通红,而后意识慢慢模糊,最后一头从望风塔上栽了下来,显然是活不成了。

    一旁的毛树已经吓傻了,还未来得及动作,又是一箭射来,直入毛树心口,

    “呀,,呀,,,”

    毛树惨叫几声,而后倒在了望风塔里。

    望风塔下的万华已经列队完毕,正在等待时机,这时见狗蛋和毛树两人惨死,青筋暴起,双眼瞬间变得血红,火龙王!火龙王!火龙王!

    队员们见到两人惨死,个个怒火暴起,这是自己的亲人啊!就惨死在自己眼前,如果不将凶手杀死,何以做人!

    然而也有人吓慌了神,只见一个叫刘黑狗的队员竟然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慌慌张张的样子,狗蛋的惨状给了他巨大的心理冲击,纵使这两天队员们杀了许多人,死人也见的多了,然而看着自己的亲人同伴惨死,刘黑狗心里还是承受不受。

    万华见状,立马走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将他扯了起来,然后一巴掌狠狠地打在刘黑狗的脸上,万华压低声音,狠狠的说道:“再敢乱我军心,杀你的头!”

    被万华这一巴掌打在脸上,刘黑狗也被打醒了,昂首挺胸,低声说道:“是。”

    之后万华看着队员们,低声说道:“我们别无选择,身后就是自己的爹娘亲人,唯有手里的长枪,唯有自己的信念,才能够让我们战胜敌人,护住自己的亲人。”

    队员们此时个个眼神热切,此时的他们已经无畏生死,当自己的亲人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如果他们不能站出来,还能指望谁呢!

    当魏元吉他们进了寨口二十余步时,这才来到邱林牛刚身前,只见邱林牛刚两人己经死去多时,被人用绳子吊着,再看他们两人身上,每人都有十几个血洞,死状甚是凄惨。

    “啊!”

    魏元吉大吼一声,腾空跃起,一挥断云刀,将两根绳子砍断,张发奎几人又是连忙接住邱林牛刚尸身。

    见到朝夕相处的兄弟惨死,又怎能不怒呢!众人围在邱林牛刚身边,个个都是双眼通红,恨不得将万华碎尸万段!

    就在这时,只听鼓声大作,而后只见两根粗绳被人拉起,粗绳的一头连着寨门,只听“啪”的一声,寨门被重重的关上,门外一根门拴随之落下,将寨门关死。

    原来两根粗绳被泥土遮盖,而绑住门的那截绳子因为涂上了和门一样颜色的油漆,所以并不显眼,加之这时火龙王众人又是心切,哪里会留意这么多,也就没有发现其中的奥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