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大错己成
    钱谦益想了想,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无妨,现在正是我东林党人在朝堂施展抱负之时,这个时候我又怎能轻易离去?”

    钱谦益说完,又看了看刘文山,说道:“时间不早了,这两天先生也累了,先去休息吧,先生放心,我无事。”

    于是刘文山对钱谦益作了一礼,说道:“那学生就先回去休息了,东主保重。”

    刘文山走后,钱谦益走到窗前,看着滴滴答答的小雨落在池塘里,溅起小小波纹,钱谦益不由得叹道:“式耜啊式耜,你不过是这江河中小小的一滴水,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瞿式耜出了钱府,依然漫步在悠悠雨中,与钱谦益了结师生情谊后,瞿式耜的心中不由得畅快起来,心中的一块石头仿佛像落了地一般。

    然而想到朝延向陕西转税之事,又是不免忧心如焚,让雨水打在自己身上,仿佛还要好受一些。

    走在路上,这时迎面走来一顶轿子,轿子里坐的是毕自严毕尚书,原来他刚刚从友人家回来,不想竟遇上了此时有如落汤鸡一般的瞿式耜。

    赶紧命令轿夫停轿,毕自严下了轿,走到了瞿式耜身前,后面自有下人为他撑伞,而他自已也拿着一把伞交到瞿式耜手里,

    毕自严关切的问道:“起田,你怎这般模样?这么大的雨,你怎么也不躲一躲?”

    瞿式耜见是毕自严,赶紧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毕大人,下官失礼,失礼。”

    毕自严见他都被雨淋成这样,还在这里若无其事,于是急切的说道:“你就别这么多礼了,快快快,随老夫回家把衣服换了,要不然生了病,可就麻烦了。”

    瞿式耜赶紧推辞,说道:“这如何使的,下官家不远,就不麻烦大人了。”

    毕自严也管不了那么多,拉着瞿式耜的手腕,说道:“等你回到家天都亮了,别说那么多了,跟老夫回去。”

    毕自严盛情难却,就这样瞿式耜跟着他回了家。

    到了毕自严府上,毕自严赶紧安排下人去烧水,让瞿式耜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还拿出自已儿子的衣服让瞿式耜换上,一翻举动,让瞿式耜感动非常。

    等到瞿式耜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上,这时的瞿式耜不免比刚才的气质好上许多,人也精神多了。

    而后,毕自严在书房中接见了瞿式耜,两人一翻见礼,毕自严首先说道:“起田,你今日这般模样,想必是为了转税陕西之事,你对此事如何看法?”

    瞿式耜想了一会,说道:“大人,”

    瞿式耜刚说了个大人,就被毕自严笑着打断,毕自严和蔼的说道:“现在并非朝堂,起田称呼老夫一声先生便是了。”

    瞿式耜作了一礼,说道:“如此,那学生便冒昧了。”

    瞿式耜顿了顿,又接着刚才说道:“先生以为这六十万两税银对陕西将会如何?”

    毕自严想了一会,说道:“陕西这些年年景一年不如一年,所上交的税银也是经常不能按时送到京城,这次转税,无异于在老百姓身上割肉啊!”

    瞿式耜微微摇摇头,而后说道:“其止是割肉,那是要他们的命!陕西赤地千里已然是活不成,对待陕西,只能是免税和赈济,怎可再转加税银!白水王二为何作乱?还不就是活不下去,交不起赋税吗!老百姓这般境地,到哪里去收税?

    陕西皇亲宗室众多,他们田庄跨县连府,土地不可估量,还有功名士子,乡绅豪门,他们名下田地已然不可胜数,如果他们能交税,这自然是无忧,然而他们却不会交一文钱!

    所有的税银只能由那些家无余财的百姓来交,交,又要经过地方官府士绅的层层盘剥,交不起怎么办?卖田卖地,卖儿卖女,还交不起怎么办?或逃荒!或学王二!”

    这些事情,作为户部尚书,毕自严又怎会不知!然而得到印证,那又是另一番感受。

    说来其实大明农税并不重,并且可以说非常的轻,开国皇帝朱元璋本就是农民出身,对农民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如果说他对农民不好,那就再也找不出对农民好的人了。那时可是三十税一,摆个小摊,开个小店,更是一文钱不要,

    也没什么官员敢欺压老百姓,要是敢欺压老百姓被朱元璋知道了,那一准是官员倒霉。

    可是经过两百多年的演变,龙子龙孙几十万上百万,士绅豪门无数,他们侵占田地无数,占也就占了,却不用交税,可朝廷每天交多少税是有定额的,于是就只能全由升斗小民来交了!

    毕自严在心里想了许久,说道:“那起田以为,陕西还有多久会乱?”

    瞿式耜悲愤的说道:“今年收农税之时,必乱。”

    这个答案毕自严早已猜到,所以也不是很吃惊,又问道:“那平乱又息多久?”

    瞿式耜无奈的摇摇头,说道:“陕西自古以来便是精兵倍出之地,陕西大乱岂是寻常,如今我大明武备松驰,外又有鞑子势力已成,此时要是内乱,朝廷便要两线作战,军粮军饷必定剧增,这从何而来?如此,势必让反贼有喘息之机,一旦让反贼坐大,必成我朝廷大患。”

    毕自严不由的站起身来,在书房不安的来回走动,许久后,毕自严问道:“如今可有办法挽回?我等身为人臣,怎可坐视不管!”

    瞿式耜无奈的回道:“只有将转税之事废除,还要减免陕西税赋,并且调拨钱粮救济,如有可能,最好在陕西驻扎一支精兵,如些恩威并施,陕西当无忧,然朝延,,,”

    毕自严听后,无奈的笑了笑,最后无力地坐在了椅子上,这时只感觉他仿佛精神气质都差了许多。

    两人都是沉默不语,书房静的出奇。

    许久后,毕自严才慢慢说道:“起田,现在大错已然铸成,凭你我之力已经不可挽回,今后只能一心忠于王事,方能聊表忠义,望起田牢记。”

    瞿式耜起身,躬身一礼,说道:“先生所言,式耜必不敢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