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赵勇的路
    狗毛见赵勇的问话,心里好笑。拜托你搞清楚状况,现在我们是在拼命,你以为是在请客吃饭啊,还要什么脸面?

    于是狗毛回答道:“老子要赢,不要脸。”

    赵勇一愣,罢了罢了,今天就和你这个王八蛋拼了。

    木根加入到了站团之后,狗毛和赵勇之间的局势瞬间扭转,于是狗毛对旁边的土狗和木根说道:“听我命令,准备,刺,准备,刺,,,”

    这下赵勇就麻烦了,他可以躲过一根竹篙的攻击,可又如何躲过同时三根竹篙的攻击,于是赵勇连连后退。

    这就是战阵之威,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七八个普通人一旦形成战阵之威,就可以吊打一个武林高手,在堂堂军阵面前,武林高手就是个渣。

    在躲过七八轮攻击后,狗毛他们终于将赵勇逼进了墙角,这下赵勇是无路可逃了。

    “啊。”

    一根竹篙刺进赵勇的肚子,一时间鲜血直流,赵勇瘫倒在地,己然是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赵勇倒地后,老鬼帮那些帮派的混混见此,更加是阵脚大乱,本就是落了下风,这下更是四散而逃,能跑一个是一个。

    狗毛见此也放下了心,打到这一步,已经是大局已定,就算天王老子来,也翻不过来。

    于是狗毛命令道:“全部追击,杀出我们林口村的威风来。”

    这是难得的练兵机会,狗毛又怎么会放过,只要让他们多见见血,他们就可以快速的完成向战士的转变。

    听到命令,狗崽,狗剩,水根三人就带着人去追击,不过这是逃命,所以那些混混都是没命的跑,以至于追击的战果不大。

    发下命令后,狗毛看看身受身伤的赵勇,说道:“我本无心和老鬼帮结仇,只能怪蔡永庆做人太过份,你不要怪我。”

    赵勇叹了一口气,说道:“有什么怪不怪的,本就是吃这一口混账饭,今天败在你手里,也是我赵勇命不争气。”

    狗毛见赵勇没有求饶,对他也是高看两眼,本想着要不要收服他,可是想想也就算了,这种人哪肯甘居人下,要是给他三四把手的高位,那又让土狗他们如何自处。可是这样的人物,杀了实在可惜。

    于是狗毛说道:“我敬你是个人物,只要你以祖宗的名义发下毒誓,永不与我为敌,从此隐姓埋名,我可以不杀你。”

    古人不比后世之人,除去极无底线的人外,绝大多数人一旦以祖宗的名义发下毒誓,那就将一辈子不敢违背,比任何契约都有效。特别是一些有原则的人,更是如此。

    赵勇一愣,没想到这狗毛竟然如此大的心胸,这出乎了赵勇的预料,以现在这种局面,狗毛没必要骗自己。

    如果答应,那自己一生都将是平庸之辈,自已所有的奋斗都将化为乌有,现在又身受重伤,那这辈子过的又有什么劲?

    想到这里,赵勇说道:“多谢万爷的抬爱,可是与其那样活着,不如死了也好,容赵某自尽如何?”

    果然是条汉子,可惜了,狗毛道:“可以,请自便,我将厚葬你,不会让你布尸荒野。”

    “赵某有个请求,万望万爷答应。”赵勇迟疑片后又道。

    “请讲。”

    只见赵勇一脸期盼的说道:“赵某家还请万爷务必高抬贵手,如果能再照顾一二,护其周全,赵某下辈子当牛做马,必定报答万爷的大恩大德。”

    狗毛毫不犹豫,说道:“请你放心,狗毛以祖宗的名义起誓,今生必不为难你的家如若有相助的地方,必会出手相帮。”

    赵勇一听,眼角不禁流下泪来,多少年了,从记事起,就是父亲前年死的时候,自己在晚上偷偷流了几滴泪,便再没哭过。

    今天被狗毛气度所感染,竟然又是流下泪来,人物啊,败在他手里不冤枉啊!如果自己年轻二十岁,必定会义无反顾的追随他,可是我已经四十多了,经历了太多,再不是那个单纯的小子了。

    赵勇感慨后,说道:“老鬼帮虽不争气,却也能一年进项千余两,万爷可将老鬼帮拿在手里,只要找帮里的老潭便是,他会帮你理顺头尾,他受过我的恩,只要将我的信物给他就是。”

    说着,赵勇拿出一把短匕首,递了出来,土狗上前接过。

    赵勇又道:“只需和他说,当年的两个馒头,还记得吗?”

    此时的狗毛庆幸不已,真是好心有好报,如果开始不答应赵勇,那么现在他也不可能把这些都交待出来。

    狗毛郑重的说道:“我知道了,其实你不用死,要不你就不用发誓了,我放了你。”

    赵勇无奈地笑了笑,说道:“多谢万爷的抬爱,脚下的路是我赵勇的,请让我走完它。”

    说着,赵勇拿起了手里的刀,一刀朝自己的脖子抹去,鲜血喷溅而出,这时的赵勇,嘴角竟然挂着一丝微笑。

    土狗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然后将他双眼合上,说道:“他倒是个汉子,比那蔡永庆强多了。”

    狗毛看着已经死去的赵勇,虽然这一次打赢了,可是赵勇的死,却不知为何让他的兴奋,减去了好多,苦笑道:“若是老鬼帮多几个像他这样的人,我们这一次就很难打了。”

    发完感慨,狗毛于是又说道:“叫兄弟们都别追了,清理战场,等打扫完了,再叫老人孩子们回来。”

    不久,同伴们都陆陆续续的回来了,许多人脸上还挂满了兴奋的表情。这一次能够打得这么顺利,完全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毕竟人数少这么多,自己这边只有六十多个,而对方却是三百来个,相差太多了。

    越是这样,就越能体现狗毛的能力,这时候同伴们再看向狗毛的眼神,就比以前更加的敬畏。

    “都别闲着了,过去清理一下,把他们身上的银钱,刀叉,木棍,衣服鞋子什么的,都归归类。”狗毛对大家说道。

    “好勒。”

    这活简单,大家都兴奋地清理战场了,狗崽,狗剩,木根,水根四人在旁边指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