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道别
    天朦朦亮,差不多在后世早上四点钟的时候,狗毛突然醒了,爬了起来,慢慢走到窗前,看着窗外蒙蒙的天色,心里不知为何一阵悸动,也许该动身了,于是他拍醒了狗崽他们五个,狗毛对他们说道:“收拾东西,我们现在出发。”

    狗崽他们几个还是睡眼朦胧,都还打着哈哈,狗崽问道:“大哥,这么早就出发啊?”

    “是哦,太早了吧,还没睡醒哦。”

    ,,,,,

    “现在就走。”狗毛平静的说道。

    这时狗剩说道:“大哥,现在还早着呢,还没跟家里人道别呢。”

    狗毛看着他,严肃的回道:“要不要再过个年,然后挑个黄道吉日再走,别废话,现在就出发。”

    大家看着狗毛冷静的眼神,严肃的表情,知道这个事情没得商量,大哥说走自然有他要走的道理,于是也不费话,纷纷打点行装,穿好衣服后,各将一把菜刀用布包好,别在腰间,再将昨天已准备好的火折子,火把,绳子,烧饼和水壶装进布袋里,每个人有十五个烧饼和两个水壶,水壶差不多装了十斤水,加上烧饼,差不多就有二十斤,这是每人五天的食物和水,五天内如果打不来大虫,这个行动也可以说就失败了,狗毛也无力再组织起第二次这种行动,要知道半大的孩子吃穷老子,这几个家伙在这里练了十天,一路买米买菜买肉,加上这些准备的烧饼,三两多银子现在只剩下不到一两,真是花钱如流水啊。

    很快大家就收拾妥当,每个人背上背着一个布袋,手里拿着一根竹篙,狗毛一马当先打开了房门,准备出发,可是一打开房门,傻眼了,院子里面坐满了人,狗毛爹娘,狗剩爹娘,狗崽爹娘,土狗爹娘,木根水根爹娘,他们都在院子里,还有一些亲戚和村民也来了,密密麻麻全是人。

    “狗剩,我的孩子,”狗剩娘第一个走出来,抱着狗剩不放手。

    狗剩娘一带头,别人也跟着有样学样,都上前抱着他们的孩子不撒手。狗毛娘被狗毛爹拉住了,眼泪在眼睛里面打转。虽然大家早就有心理准备,这一天迟早会来,可是真正到了来的时候,铁打的心肠也挨不住,一宿没睡,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他们就纷纷来到了狗毛家,在院子里面坐着等。

    情绪是会传染的,当狗毛娘他们极其担忧和悲伤的时候,这种情绪迅速感染了周围所有的人,就是狗毛爹狗剩爹这些男人也被影响的更加担忧。

    狗崽他们几个也被影响,情绪有了波动,毕竟只有十五六岁,却要背着改变家庭命运的重担去冒生命危险,要说心里十分坚定是不可能的,现在看着爹娘他们这个样子,心里多少出现了摇摆,毕竟大虫可是会吃人的,想着被大虫吃的一块一块的,心里不由的打哆嗦。

    “不去了,不去了,娘就吃野菜,娘不要你去。”狗剩娘一下哭了出来。

    这一哭不得了,一下就带动了狗崽娘他们几个,一下子个个泪流满面,哭的稀里哗啦,一些女性亲戚也跟着哭了起来,狗毛爹这些男人倒是没哭,可是情绪明显受到影响,脸色都变了。

    “不去了,我家狗崽不去了,你狗毛要打大虫自己去打,要当将军自己去当,我们没这个福气。”狗崽娘哭着说道。

    这句话一出更是得到了狗剩娘他们的一致响应,更加是哭的死去活来,眼泪更是像洪水一样流淌出来。

    眼看场面就要失控,狗毛不能无动于衷,如果这件事情半途而废,那么自己在这个世界将很快被历史淹没,当历史的大浪打来的时候,自己将毫无还手之力,而爹娘狗崽狗剩他们也终将难改命运,难逃一死,这种场面绝对不能让他发生,至少在我狗毛活着的时候不能让他发生。有些事情是必须要抛开感情去做的,否则只会面临着失败。心念至此,狗毛对着狗崽他们大声命令道:“列队”

    命令一下,狗崽他们下意识的挺直身板,目不斜视,看着狗毛。

    狗毛看着他们,他们没有让我失望,十天的训练,他们对我的命令已经下意识的服从,不会有丝毫的忧郁,这正是我要的,也正是我一直要追求的,不是我贪恋权力,而是因为这是在乱世中保命的砝码。而后狗毛对着狗崽娘她们拱手行礼,说道:“各位叔叔婶婶,大伯大妈,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动身了,请大家放心,我会照顾好兄弟们,如果有人会死,那么死的第一个人一定是我。”

    说完,狗毛看向自己的爹娘,他们比别人好不了多少,又对着自己的爹娘跪了下去,重重地磕了一个头,土狗他们有样学样也对着他们自己的父母磕了一个头,然后狗毛站起身来,大声对土狗他们命令道:“走。”

    说完狗毛大踏步的走出了院子,土狗他们一路跟随,目不斜视,挺拔的身姿,矫健的步伐,给人莫大的安慰。

    狗毛娘这时再也控制不住,想要冲出来,可是却被狗毛爹抓住,狗剩娘他们也是如此,个个倒在自家男人怀里哭的死去活来。

    在场的亲戚们纷纷对她们上前劝道:狗毛娘你也不要太担心哦,狗毛从小就福大命大,被别人打破了几次头都没事,过几天又是活蹦乱跳的,这次有老祖宗保佑,不会有事咯。”

    “是哦,是哦,狗剩娘你也不要太担心哦,从小到大狗毛哪里不护到狗剩,现在你家老祖宗显灵,说不定没几年你家就跟着狗毛发达了,你也可以享享福哦”

    “木根娘你就放心吧,什么事还没个难处,这么多人去一定能把大虫打回来的。不会有事的。”

    ,,,,,,

    说来也是奇怪,实际上这些人都知道这是安慰人的话,这些话实际上在事情上起不到作用,可是女人们往往听到这样的安慰的话,心里也会舒坦很多,放心不少,这个很奇怪。

    狗毛他们走出家门后,不久就走出了村庄,向着林子默默的进发,一路上没有人说话,一直都是保持沉默,然而沉默中给人自信。

    如果懂得军事的人站在这里,看到狗毛他们的表现,一定会大加赞赏,因为狗毛他们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已经有了强军的影子,这种气质无法言语,只能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