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米脂的牢房
    就在狗毛他们专心训练,武力快速提升的时候,有一个人确在为一件事情而烦恼。这个人便是米脂县衙捕头赵显根。

    赵显根今年二十七岁,身长八尺,四四方方国字脸,家里从他太爷爷起便在米脂县衙当捕快,到他父亲手里更是更进一步,说来他父亲也是个又狠又有本事的人,二十年前他父亲对前任捕头栽赃陷害,而后便在牢中将那捕头害死,自已成了捕头,十二年前又将年仅十五岁的赵显根弄进了县衙当了捕快,七年前身体不行后就走了当时县令的门路,让赵显根接了班。这赵显根因为常年混迹于江湖,又兼在米脂县衙担任捕头多年,所以身上有一股子狠戾劲。要说捕快这一行在古代王朝基本属于贱役,你可以说他是一个执法者,也可以说他们是流氓,明朝的捕快不属于朝廷的编制,整个县衙,吃皇粮的人严格意义上说只有那么几个人,比如说县令县丞这几个人,其余的人全部都属于杂役,捕快他是没有工资的,县令会定额的给他们一定量的补贴,他的主要收入就是敲诈勒索刮地皮,一个人进县衙,不管你打官司也好,告状也好,或者是找人办什么事,你都必须要先把这些捕快杂役喂饱,如果你不把钱给他们,你是根本办不了事的,正所谓朝廷衙门八字开,有理无钱莫进来,他们这些捕快杂役就是靠这些黑钱活着,靠这些黑钱养家糊口,再加上他们也要给县令办些见不得人的事,毕竟县令也要刮地皮,所以都要通过捕快的手,正是因为捕快专门干些这个缺德的勾当,所以他们的社会地位非常低,他们的名声非常臭,也因为他们办些这个缺德勾当,有辱斯文,所以他们的后代不能考科举,哪怕是他不当捕快,三代之内他的后代也不能考科举,所以很多老百姓瞧不起他们,当然,瞧不起归瞧不起,老百姓还惹不起他,要知道捕快是属于朝廷的爪牙,他拥有逮捕人和审问人的权利,所以你如果惹了他,他就可以随便安个理由把你抓到县衙牢房,对你一番拷打,最后把你放出来,你也只能自认倒霉,所以对于老百姓而言,捕快又是位卑而权重,虽然他属于贱役,但是一般人惹不起。

    赵显根烦恼的便是捕快赵铁牛的失踪案了,要说这个赵铁牛也是有福气,娶了一个好老婆,以前这赵铁牛对老婆是非打即骂,对他的岳母也是如此,自从他岳母和赵显根相认后,当然他是不敢再打了,别说打,讨好还来不及,就全指着这关系活命了。要说老婆还是原配的好,赵铁牛失踪后,他的小妾对他不闻不问,可是他的原配老婆却是坐不住了,托母亲来找赵显根,赵显根无奈,毕竟是自己的乳娘,于是也就把赵铁牛的事情揽了下来,要说依赵显根的脾气,这赵铁牛还不如死了的好,活着还有什么用?当初与乳娘相认的时候,看着乳娘被打,赵显根当时就要把这赵铁牛打死,无奈岳母和他的原配老婆求情,才留了他一条小命。

    “他招了吗?”赵显根问道。

    “还没有招,他那骨头倒是挺硬,头,估计不让他试遍我们的家伙,他是不会认罪啊。”一个跟班的捕快讨好的说道。

    “真是贱骨头,不到死地不回头。反正现在左右无事,我亲自去问问他。”赵显根说道。

    于是赵显根来到了县衙的牢房,打开牢门,一股腐臭之气扑面而来,赵显根本能的遮了遮鼻子。牢房内有大小房间二十余个,大的房间约十五个平面,里面干干净净,有一张小木板床,一个小的长方形木桌,两把椅子,角落还放着一个马桶,墙上还有一个足球般大小的圆形窗户用于通风,不用说,这当然是为有钱的富贵人家准备的,正所谓财能通神,有钱能使鬼推磨,说的便是如此。小的房间约五六个平面,里面什么都没有,吃喝拉撒睡全在这五六个平面里解决,这当然是为那平头小民准备的。整个牢房里面关押着十几个犯人,他们都挤在三个小房间里,这些犯人萎靡不振,眼中已看不到任何希望,给人感觉死气沉沉。

    赵显根也懒得去看他们,径直走到了专门用刑的房间,这个房间约有三十个平面,北面摆着一把太师椅,南面用绳子吊着一个犯人,东西两面摆满了刑具,如木驴,断指夹,烙铁片,牛筋鞭,老虎凳,尖头凳,碎头机,铁耙子,铁刷子,竹签等,每样刑具都被鲜血染成深红,让人不寒而栗。便说这不起眼的竹签,如果犯人不招,就拿竹签尖的一头刺入犯人的指甲里,另一头用铁板用力拍,那钻心的痛足以让人崩溃,而犯人往往十个手指都要如此,所谓十指连心,真真是生不如死,而这竹签在所有刑具里只能算威力一般,再比如这铁刷子,便是将犯人的手或脚,有时甚至是后背,在上面用刚烧开的水反复浇淋,然后用铁刷子去刷,一刷便见白白人骨,任你再历害的英雄好汉都要求娘叫天。真是不得不佩服发明这些刑具的人是有多么的病态。

    这个被吊着的犯人就是吴家村的外来户何火根,上一次,赵铁牛在他家闹了半天,将他打个半死,并且威胁三天后便要来带走自己的女儿,这是什么世道?何火根一家几乎已经陷入了绝境,可是奇迹出现了,三天后赵铁牛没有来,第四天也没有来,第五天还是没有人,当他们一家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的时候,万万没想到,第八天,便有两个捕快凶神恶煞的跑到自己家里来,二话不说又将自己打个半死,并且要自己老实交待赵铁牛在哪里?天哪?我哪知道他在哪里?两个捕快将何火根狠狠的打了一顿后,问不出个结果,于是便用铁链将何火根抓了起来,关进了牢里,昨天在牢里对何火根进行严酷的审问,可是却依然一无所获。

    赵显根大马金刀的坐在了太师椅上,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何火根,满脸的不耐烦,想我堂堂米脂县衙捕头,在这米脂地面上可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多少大事要事等着我去办,多少人情往来等着我去处理,多少财源等着我去开拓,今日竟要与你这种刁民在这废话,浪费我的时间,一想到这里,赵显根便是怒上心头,大声喝道:“你个刁民,还不老实交代,说,赵铁牛在哪里?是不是被你给害了?你要是老实交代我还能给你个痛快,再在这里胡搅蛮缠,便是你铁打的身子,我也能让你化为粉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