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这如何使得 跪求订阅
    “你看,这就是那米脂头目的人马,这长枪,这盾牌,比我们边军的还值钱呢!”

    “可不是嘛,幸亏他婊子从良,捞够了要上岸,要不然,这打起来也够人命填的!”

    “那是,好在不用打了,要不然,老子还能站在这?老子早跑了,他娘的,连军饷都不发,还指望老子给他卖命!”

    看着保卫队长枪如林,兵戈似森的方阵,许多官军士兵就是忍不住窃窃私语,

    不过他们心情都是不错,毕竟今天是招降仪式,他们站在这里也不过是充场面,给朝廷长脸而已,完了就回去了,上官还说了,今天又有肉吃。

    他们如此,可是有的人却没这么轻松。

    此时的王秉迁,赵四海,郭淮等九边军镇将军,看着保卫队的方阵,尽管离着三里地,可还是感觉到杀气腾腾!

    杀气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闻不到,没有办法形容,可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东西,

    凭着多年的战场厮杀,王秉迁他们此时确确实实的从保卫队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子杀气,一股子浓烈的杀气,这种感觉是无数次的生里死里走出来的,错不了!

    不由得,王秉迁就是面色凝重的对刘宇亮说道:“大人,末将看他们这气势,这不像是来投降的啊,只怕这里面有诈啊!”

    赵四海也是在一旁跟着说道:“不错,别看他们现在枪头都朝着地上,反过来拿,可是那东西,掉转头来,那还不是一眨眼的事嘛!”

    “是啊是啊,他们毕竟是贼兵,不得不防啊!”

    郭淮等一众将领也是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看他们样子,都感觉不安。

    “哈哈哈,,,”

    见一众将军这样,刘宇亮不禁是哈哈大笑起来,然后看也不看他们,指着对面的保卫队,就是说道:“诸位将军多虑了,

    他摆出这样的架势,与之前击退我们四路人马一样,不过也是为了给自己多赚点本钱,好让朝廷不敢轻视他,到时候给他一个高官罢了。如此雕虫小技,又岂能瞒得过本官的法眼!”

    见刘宇亮如此说,王秉迁他们自然也是不好再多说什么。

    这时候,按照之前说定的流程,万华就是带着王二的一千陷阵营队员,迈出了本阵,一步一步的向着刘宇亮走来,来接受他的招降。

    见万华如此,刘宇亮更加是不会有什么疑心,便是指着万华说道:“你们看,他现在带着千余人马就是踏出本阵,若是他敢使诈,我方八万天兵,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把他淹死!”

    王秉迁他们见刘宇亮说的也是事实,自然也是不好反驳,心里对万华的戒备也是多少去了几分,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

    刘宇亮他们看着万华一步一步的向自己走来,可是当万华他们走到一半的时候,却是停住了脚步,不再上前。

    哦,他们这是怎么回事?

    很快,那何通就是小跑着到了刘宇亮的跟前。

    刘宇亮就是对他问道:“你家头领为何停住了脚步,可是有事?”

    何通脸上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这个,,,也不敢欺瞒大人,我家虎爷看见大人您这十几万人的大阵,兵威赫赫,杀气滔天,心里有点害怕,虎爷说,要不干脆还是过几日再来吧!”

    “哈哈哈,,,”

    何通这话一出,立即是惹来刘宇亮等一众文官的轰然大笑,

    便是王秉迁等人,那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再联想起这十几日万华一次次的大礼相送,这诚意没的说,不由得也是再次去了几分疑心,看来确实是自己多心了。

    笑过后,刘宇亮便是对何通说道:“你尽可告诉你家头领,本官代表的是皇上,代表的是朝廷,本官的一言一行都是要向天下以示表率,如此,又怎会加害于他,且叫他尽可放心就是。”

    开玩笑,事情都说定了,阵仗也摆出来了,现在都到了这一步,若是让他左拖右拖,那本官的脸面往哪里放!

    说来也真是的,好歹也是一方头领,曾经也闹出过那么大的动静,怎么这般胆小?

    想到这里,刘宇亮就是不由得在心里轻看了万华几分,感觉这人也不过是个浪得虚名之辈。

    何通听到刘宇亮的话,也是无可奈何的点点头,便是回去传话了。

    不多时,何通去而复返,又是对刘宇亮说道:“我家虎爷说,也不是信不过大人您,可毕竟我们保卫队和你们官军比起来,那就是螳臂挡车的那只螳螂,微不足道!

    虎爷说要不这样,还请大人您发布一个命令,让您手下的士兵不能伤我保卫队任何一人,只有这样,我家虎爷才好放心来投降!”

    刘宇亮听了,不由得又是对万华鄙夷三分,这个胆小鬼,竟然还怕我杀降,真是戏文看多了,难道他连杀降不祥这句话都没听说过吗?

    罢了罢了,你这个胆小鬼,本官依你就是了。

    “你家头领啊,真是太多心啦,也罢,本官传今便是。”

    说着,刘宇亮便是对身边的传令兵说道:“传本官命令,”

    “且慢!”

    谁知刘一亮话才刚一出口,却是被身旁的王秉迁打断。

    刘宇亮心中很是不快,眼睛就是瞪了王秉迁一眼,这个丘八,竟然敢当众打断本官的话,还是打断本官的军令,真是太放肆了!

    “怎么,王将军对本官似乎是有所质疑啊!”

    不由得,刘宇亮就是不悦的对王秉迁说道,话里的那种气愤之情,不满之情,那是任谁也听得出来!

    王秉迁也是一愣,不过他还是说道:“大人,这种军令怎么能下?一旦那头目临阵翻脸,向我军冲杀而来,那我军被这道军令自缚手脚,岂不是如待宰羔羊!”

    刘宇亮听了,心里也是不免有所警觉,毕竟王秉迁的话也有三分道理。

    可现在是三军阵前啊,所有将士都在看着,如果自己听从了他的话,就此作罢,那自己岂不是颜面扫地!

    这如何使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