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三章 还要不要脸面 跪求订阅
    于是刘宇亮赶紧又是对何通一番叮嘱,让万华尽管放心,这请降的事情包在他的身上,让万华不用着急,更加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只要一心一意等消息就是了。

    何通不住的道谢自是不必多说,等待刘宇亮交代完了,何通这才是高兴的回去复命去了。

    何通走后,刘宇亮便是命人先将那王嘉胤好生看管,只是对于这两箱财宝的处置却是犯了难!

    一众将军都是眼神热切的看着刘宇亮,所谓见者有份,加之人家贼兵头领都说了,这是送给大家的礼物,不是送给他刘宇亮一个人的,这箱黄金,你刘宇亮可没有独吞的道理!

    见一众将军如此神情,刘宇亮心里也是不禁对万华感到一阵恼火,你说你偷偷的送给我一个人就是了,不就是请降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给你办了就是,

    你倒好,送给大家所有人的人,这叫我如何舍得把这一箱黄金给分了,那些个丘八顶个什么用,要不是有我的威信在,哪来的请降一事!

    见刘宇亮一阵犹豫不决,这下一众将军就是心里不满了,怎么着,怎么感觉这家伙想要独吞啊!

    “咳,咳,”

    刘宇亮重重的咳嗽两声,而后就是对一众将军说道:“此次米脂头领主动请降,这般如此,皆乃是全赖当今圣上英明神武,威加海内所至!

    我等身为臣子,得逢圣天子在朝,实乃是三生有幸,无上荣光啊!”

    说着,刘宇亮竟然是对着京城方向跪地遥拜,态度之恭敬,令人动容!

    刘宇亮都下跪磕头了,账下一众将军自然也是个个跟着跪拜磕头,哪个还敢端着!

    遥拜过后,刘宇亮站起身来,看着一众将军,就是说道:“那贼兵头目王嘉胤,本官即刻便是要押解进京,

    至于这两箱财货,本官以为我们当进献皇上,如今我们大明内忧外患,赋税很是难以征收,以至于财政紧缺,而我们皇上呢,贵为天子,竟是穿着打补丁的龙袍上朝!

    每每念及以此,本官这心里真真是犹如那刀搅一般,痛彻心扉!现在米脂头领送来了两箱财货,我等身为臣子,怎可视君父苦难于不见,而将之财宝据为己有,如此,我们还是人吗?”

    刘宇亮这话一出,一众将军都是忍不住义愤填膺,他娘的,果然这家伙想要独吞!

    说得好听,要送到京城,要送给皇上,可是你这一送出去,鬼知道你把这两箱财宝送到哪里去?

    还真当我们这些人是傻子不成!

    然而刘宇亮毕竟是大军统帅,而且说的这话又是忧国忧民,为君分忧的大道理话,天然的占据着道德制高点,让人无从反驳。

    纵使大家对他刘宇亮打的什么鬼主意,那都是心知肚明,可是却也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所以一众将军尽管心里十分不忿,对刘宇亮极是瞧不起,可是面上也是不敢说什么,都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失望之情,愤慨之情,不消多说。

    见他们不敢反对,刘宇亮也是得意,便是大手一挥,说道:“既然诸位将军也是如本官这般心思,本官很是高兴,待到此间事了,本官定然会在皇上面前为诸位将军美言几句,到时,皇上龙颜大悦,定然也是少不了诸位将军的前程富贵!”

    他都这样说了,一众将军还能说什么呢,一个个的都是蔫巴巴对刘宇亮抱拳道谢。

    “好了,时候不早了,今天就先议到这里,诸位将军一路辛苦,不如先去休息吧!”

    “是。”

    一众将军无精打采的就是出了中军大帐。

    他们走后,刘宇亮兴奋的就是招来亲信家仆,对他说道:“快,拿出一千五百两黄金,其余的全部收好,择日运回老家。”

    这家仆乃是刘府的家生子,和刘宇亮关系极好,于是那家仆就是忍不住对刘宇亮说道:“老爷,这么多的财货,不分点出去,岂不是要被那些将军私下里埋怨,以后老爷还如何指挥的动他们啊!”

    刘宇亮丝毫不在乎,便是说道:“你懂什么,等到那贼子归顺了朝廷,这些将军也就打哪来,回哪去,谁还认识谁!这白捡的财货,老爷我又岂能便宜了他们!”

    “老爷说的也有道理,可是别人,老爷可以不管,那从京城出来的三位将军,老爷可得好生打点,要不然,他们嚼起舌根来,老爷怕是有麻烦啊!”

    “呵呵呵,,,”

    刘宇亮得意的呵呵笑了几声,道:“老爷我为官多年,这些事情还要你教!刚才老爷我不是让你拿出一千五百两黄金吗?这就是送给那三个将军的,每人五百两,他们得了好处,还不得乖乖的给老爷我遮掩!”

    家仆听了刘宇亮这话,也是放下了心,不过他还是对刘宇亮的贪心感到不安,前番已经是送了五十万两银子回老家了,这么多的银子,几辈子也是用不完,哪里还需要为了这些黄金,生生把那么多的将军给得罪了,真是感觉有点不大好!

    当然,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面上那也是不敢说的,毕竟他只是一个家生子而已,许多的事情也是不好多嘴的。

    却说那王秉迁和赵四海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小营盘后,那赵四海直接就是重重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我呸!他娘的,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亏得还是读了圣贤书,就他娘的读出这么个德性,他要不是统帅,老子我今天拍死他!”

    那赵四海嘴里嘟囔着,脚上也是不闲着,对着吐在地上的几口吐沫,就是重重的踩上了几脚,仿佛就跟踩在了刘宇亮身上一般!

    王秉迁也是对刘宇亮的做法感到十分不满,你说哪怕是少分一点也好,这走遍天上地下,那也没有他一个人独吞的道理,这吃相未免也太难看了一点吧,

    好歹也是个圣人子弟,天子门生,当朝的大员,你还要不要点脸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