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倒是好算计 跪求订阅
    张贵听了,赶紧道:“回大王话,我家老爷张天舒张老爷乃是西安府城“鼎食酒楼”的掌柜,一直以来,我家老爷都是极其的仰慕大王您的英雄事迹,对大王您也是钦佩不已!

    老爷还经常说现在朝廷横征暴敛,把老百姓都是逼得活不下去了,这样的王朝不灭亡都是没天理,大王您举事正是上应天命,下顺万民。得知大王您来攻打潼关,我家老爷特地让小的前来,

    说是大王只要有用得上我家老爷的地方,大王您尽管吩咐,我家老爷万死不辞,一定给大王您尽心效忠!”

    万华听了,不禁就是微微一笑,道:“你家老爷不过是一个酒楼的掌柜,又能为我办什么事?”

    张贵赶紧回道:“大王有所不知,我家老爷虽然家业不大,可家族在关中已经是上百年了,人脉广阔,至交好友遍及关中大地,若是大王您能一举打下潼关,我家老爷可立即联系亲朋故旧,便是为大王您偷偷打开西安城门,那也是有可能的!”

    “哦!”

    万华不禁是哦了一声,顿时也是来了兴趣,若是他真的有这番本事,把他抓在了手里,倒是可以为以后省下不少的麻烦。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许杰就是站起来对张贵问道:“不知你家老爷可否为我们赚得潼关的大门?”

    万华见许杰这样问,也是看着张贵,对他的回答也是期待。

    张贵不好意思的摇摇头,语气不似方才那般豪气,低声对许杰说道:“回这位老爷的话,我家老爷虽然是亲朋不少,可是在这潼关却是不识得什么人,加之潼关乃是关中四关之最,防备甚是严密,想要赚开这潼关,却是有心无力!”

    说完,张贵便是又对万华连连告罪。

    “呵呵呵,,,”

    万华呵呵笑了几声,回道:“无妨无妨,你家老爷有这心思我已经很欣慰了,这潼关不比其他,这个中厉害我自是知晓!”

    见万华通情达理,张贵一脸的感激涕零之色,又是对万华连连称谢。

    而后张贵又是对万华说道:“本来此次我家老爷备下了一点薄礼想要孝敬大王您的,可是潼关进出盘查严密,特别是现在大王您攻打潼关的消息已经是不胫而走,那更加是带不出来了,所以还请大王您多担待。

    等到大王您打下了潼关,到时候我家老爷定然为大王您牵马坠蹬,为大王您占领整个关中,效犬马之劳!”

    “哈哈哈,,,”

    这个张贵,不愧是商贾人家出来的人,这嘴皮子就是利索,说的万华都是忍不住哈哈大笑几声。

    笑过后,万华见时候不早,他张贵又没什么现成的油水可捞,自然也是懒得和他再废话,

    于是万华对张贵说道:“现在这时候不早了,你这一路也是辛苦,不如你就先下去休息一会?”

    “不敢不敢,小的如今话已经是带到,不敢再多打扰大王,大王如果是没什么吩咐,那小的就先回去了!”

    万华看看许杰,见他也没什么要说的,自然是挥挥手,让人送张贵走了。

    张贵走后,万华不禁是对许杰笑道:“这些个王八蛋倒是打的好算盘,啥也没送,就是想跟老子套上交情,还说什么备下了薄礼,不方便带出来,还要等到我打下了潼关才能见着。我要打下了潼关,还能由着他们给不给!”

    “呵呵呵,,,”

    许杰听了万华这话,也是忍不住呵呵笑了几声,道:“商人嘛,都是这般,首领不必介意。”

    说完,许杰又是对万华问道:“不知首领对这张天舒主动示好,有何看法?”

    万华微微一笑,手指点着许杰,笑道:“先生你这是考教我来了,看来我可要认真回答,要不然,这主公只怕是当得有愧了!”

    “不敢不敢,首领言重了。”

    许杰做出一副否认的样子,不过面上却也是微笑着看着万华,等待着万华的回答。

    万华略一思量,而后便是回道:“张天舒不过一个小小的酒楼掌柜而已,天塌下来,要砸到他身上,那还差着几百条街呢,他瞎操个什么心!所以他派人过来,不是他的主意,他也不过是别人推出来的代表而已!”

    许杰听了万华这话,也是赞同,道:“首领说的不错,学生以为这张天舒都极有可能是个化名,那张贵别看神情不似作假,可是此人一看也是见过世面的,这样的人,最是说话当不得真!”

    “先生所言有理,而且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背后之人之所以推出一个张天舒来,不过是在做两手准备罢了,现在与我接触,若是我打下了潼关,他们就可以趁机上我的船,取得我的信任,保得身家富贵。

    若是我打不下潼关,他们也是没有任何损失,该干嘛,还干嘛,即便事情不周,泄露了,朝廷追究下来,他们最多也就是把那个张天舒推出来当替罪羊,日子还照样过!”

    “啪,啪,啪,”

    许杰见万华如此说,不禁是拍了几声巴掌,很显然,万华的这一番话,和他的料想也是不谋而合。

    “那么首领以为我们应当如何做呢?”

    这时候,许杰又是抛出了一个问题。

    “呵呵呵,,,”

    万华呵呵笑了几声,而后便是说道:“先生心中已有定计,又何必来拿我寻开心呢!”

    许杰见万华如此说,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是被万华猜透,便是直接说道:“学生以为既然他们想要投靠首领,却是还要遮遮掩掩,不如首领便直接让他们大白天下,让所有人都是知晓,这样岂不是为我们攻打潼关省去了许多麻烦!”

    万华听许杰这话,略一思量,道:“先生是说把他们投靠我们的事情宣扬出去,逼迫他们在关中举事?”

    “不错,他们既然敢于下注,那必定也是家资不菲之人,如此,自是有一番势力,若是他们的行为被官府知晓,那也许就能在关中逼出一场全武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