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甚是荒妙 跪求订阅
    “谢吾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众百官又是山呼一声,而后齐齐站起身来。

    这时候,崇祯帝就是微笑着对百官说道:“众卿家今日可有本奏?”

    崇祯帝话音一落,那钱谦益就是立即迫不及待的出班对崇祯帝说道:“启禀皇上,此次剿匪统帅刘大人刻尽全功,一举平息陕西匪患,解押逆贼王嘉胤于圣前,招抚米脂巨贼于阵前,如此大胜大功,我大明从此无忧亦!

    故臣以为得逢如此喜事,皇上当择选吉日,祭告太庙,向我历代大明先帝报喜,如此,方显庄严!”

    钱谦益这话一出,自然是引来了一众官员的纷纷唱和。

    “钱大人所言极是,如今我大明由难转安,由忧转喜,此皆乃皇上仁义无双,感动天地,我大明方才有如此时刻。即为大喜,理当祭告太庙,告慰历代先皇,以示庄严!”

    “是极是极,如此大胜,皆乃我皇文成武德,天下至尊,恩泽百姓,广布施雨,方才受上天垂爱,得此胜利。如此,自是要隆重祭告太庙,以向天下百姓弘扬我皇仁心。”,,,

    见一众大臣都是如此说,崇祯帝心里也是高兴,这祭告太庙可是只有遇上了极其重要的大事,喜事,方才要祭告,

    现在好不容易平息了匪患,得到了安宁,这自然也是要祭告太庙,向历代先帝述说一声,这样也好彰显自己的功绩,在史书上留下风光的一笔!

    想到这里,崇祯帝就是忍不住得意的笑了笑,不得不说,钱谦益他们这些东林党官员的这个提议,很是得崇祯帝的欢心,让崇祯帝很是自鸣得意!

    只听崇祯帝就是对一众大臣说道:“诸位爱卿所言甚合朕意,朕亦是有此打算。”

    说完,崇祯帝便是对礼部尚书李腾芳说道:“李爱卿,祭告太庙一事,便着爱卿办理。”

    李腾芳出班领命,道:“臣领旨。”

    而后崇祯帝又是对一众大臣问道:“此次米脂巨贼来降,朕心甚慰。他们虽是贼子,然也是朕之子民,虽罪无可赦,然毕竟迫于天灾,情有可原。故朕决意接受他的请降,不知诸位爱卿以为当以何官职授于他?”

    现在既然那贼子请降,崇祯帝又是明说了接受,那自然是不会有人再站出来反对,毕竟只要招安那贼子后,把他手下人马拆散,以后看他不顺眼,要收拾他也就是一句话的事,这还不容易嘛!

    于是一众官员都是点头赞同接受那贼子的请降。

    那周延儒作为内阁首辅,听了崇祯帝这话,就是出班回道:“皇上,那贼子既愿请降,臣以为以正三品参将官衔授予他,足显皇恩浩荡!只盼那贼子从此改过自新,好自为之!”

    周延儒后面那句话咬字极重,他其实是在说先给那贼子一个三品参将当,等到此间事了,到时候随便抓个错,把他杀了,也好杜绝后患!

    “臣附议。”“臣附议。”,,,

    许多官员也是纷纷站出来表示赞成。

    崇祯帝见此,也是觉得有理,就是不知道周延儒最后那句话的意思他听没听明白。

    “爱卿所言极是,参将亦是正三品高官,足以使他显耀门楣。”

    崇祯帝说完,就是对吏部尚书王永光说道:“王爱卿,关于授予米脂降贼参将官衔之事,便交于爱卿办理,务必要办的妥当。”

    王永光立即是出班领命,道:“臣领旨。”

    此事一了,崇祯帝心情大好,再想到过些时候就要祭告太庙了,那心里的得意之情就更是藏不住,都是浮现在脸上,任谁都是看的出来。

    这时候钱谦益见崇祯帝十分高兴,感觉时机难得,于是又出班说道:“皇上,这些时日东南各地乡绅纷纷上书请愿,言矿场开采多年,如今资源匮乏,加之大旱日久,劳工闷热而死者甚多,以至矿场难以为继,请求朝廷减免矿税。

    臣以为如今我大明匪患已平,理当普天同庆,不如皇上降下恩典,撤销东南矿税,将监矿太监召回朝廷,以彰显我皇与民为善,不与民争利之心。如此,我百姓,幸甚,我大明,幸甚!”

    钱谦益这话一出,立即就是有东林党小将跳出来助拳。

    “钱大人所言有理,自古君不与民争利,当年神庙老爷为了筹措救援朝鲜大军所需军需粮草,方才派遣太监前去收取矿税,如今朝鲜战役早就是过去了几十年,矿税早就该撤了!”

    “不错不错,现在我大明取得大胜,此皆乃皇上之仁德感动苍天,苍天才佑我大明取得如此胜利,为感谢苍天之恩德,皇上理当与民休息,让利于民,藏利于民,如此,才能不负苍天所望!”,,,

    一众东林党小将叽里呱啦的说了一通,直把这矿税说的是祸国殃民,再不撤消,大明就要毁在这矿税手里了!

    这时候户部尚书毕自严实在是忍不住了,站出来就是对一众官员喝道:“如今我大明财政入不敷出,缺口一年更甚一年,光是辽东一地,每年就要四百万两军饷填进去,现在国库空空如也,你们竟然在这个时候提出裁撤东南矿税,你们究竟是何居心!”

    这话说的一众东林党官员就是恼怒了,钱谦益就是第一个站出来抗辩道:“毕大人此言甚是荒妙,所谓在其位,谋其政,你身为户部尚书,总理全国财政收入,如今每年财政入不敷出,你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反而是一味的责怪别人,这岂不是可笑至极!

    再则我汉家王朝自古以来就是以农业立国,税收也皆赖农税,除此之外,一切财政收入皆乃旁门左道也!皆乃舍本逐末也!

    现在我大明得逢大胜,正是收拢天下人心之时,减免些许矿税,就能换来我东南百姓归心,使得他们人人感念皇上恩德,如此,东南之地必然固若金汤,这样简单明了的账目,毕大人你身为户部尚书,难道还算不清得失吗?”

    


    


    :书友们,我是老白猪,推荐一款免费小说,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