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云家的震撼
    ”至于周围的云家,杨暮是不会去想了。

    毕竟杨暮记得清清楚楚,据说眼前这个名为洛尘的少年,曾经一剑挥出,将地武城娄家斩为两半。

    强悍无比!

    云家虽然是天字好城池的世家,但已经面临破败,俨然不如以武起家的娄家。

    洛尘可是连娄家都能一剑挥斩,更别说现在日益凋零的云家了。

    云家众人冲在最前面的不是别人,而是云洁。

    云洁面容上满是怒意!

    毕竟她把杨暮带来就是显摆给自己长脸的,没想到被洛尘尽数打乱了。

    云洁怎么可能不怒。

    “云韵,你果然是个贱婢所生,什么样的人都敢乱往家里带,这小子我先不管,今天我就要教训教训你贱婢!”

    云洁张牙舞爪地向着云韵扑去。

    她从小也看着云韵不爽,云韵的容貌气质要远远地超过自己。

    再加上云韵的身份,云洁向来没有给过云韵好脸色看。

    而且云洁也不傻,她能够感觉到杨暮可能对云韵起了些心思。

    所以云洁一定要收拾一番云韵,替自己出口气!

    而就在这时,杨暮突然大步走来,一只手很粗鲁地把云洁拽到了身后。

    咚!

    然后直接向着洛尘跪了下来!

    杨暮突然的举动让云家的众人傻了眼。

    这是什么情况!

    杨暮可是堂堂的一阶丹药师,身为无比尊重。

    而且刚才还在咬牙切齿的,恨不得将洛尘先杀之而后快,现在却直接向着洛尘跪了下来。

    云家众人面面相觑,杨大师这是中邪了还是?

    特别是被杨暮拽到后面的云洁,一脸的不可思议。

    相反洛尘却是神情淡然。

    就在这个时候,杨暮向着洛尘颤抖说道。

    “洛大师,我不知道是您,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冒犯了您,全是我的错!”

    “我向您磕头认错,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计较,饶了我吧!”

    当初娄家招惹到洛尘,洛尘不仅仅一剑劈斩了娄家半个宅院,更是斩杀了无数的娄家子弟。

    杨暮能够察觉到洛尘已经对自己起了杀意。

    连娄家都敢硬着正撼的洛尘,难道还会畏惧自己一个一阶丹药师吗?

    绝对不可能!

    自己这一阶丹药师的身份虽然说是尊贵,但也是相对而言的。

    在那些二阶三阶丹药师面前,自己这一阶丹药师没有丝毫的尊贵可言。

    更不要说在洛尘面前了,这可是连会长大人都要尊称一声大师的存在!

    杨暮心里清楚,自己在洛尘面前,甚至可以说连屁都不是!

    一旁的云家众人仿佛被雷劈到了一般。

    杨暮竟然向着洛尘认错!

    洛尘神情淡然道。

    “你知道我?”

    杨暮慌忙点头道。

    “知道!知道!我们丹药师工会现在没有人不知道洛大师您的名字!”

    “你既然知道我,那么你就应该清除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

    洛尘话音落下,杨暮神情无比慌乱。

    “洛大师,我真的知道错了,您给我一个机会,别杀我,我杨暮发誓可以给你做牛做马!”

    周围的云家众人忍不住咧了咧嘴。

    他们都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幻听了!

    堂堂的一阶丹药师,竟然要给这少年做牛做马!

    而洛尘冷笑了一声。

    “给我做牛做马,你觉得你配吗?”

    周围的云家众人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堂堂的一阶丹药师跪下来,求着要给你做牛做马,你竟然还说他不配!

    你是优秀到了何等的地步!

    杨暮神情一怔,继续向着洛尘哀求道。

    “洛大师,我是家里独子,若是我不在了,我担心家里的两位老人……”

    洛尘挑了挑眉头,又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杨暮。

    说实话,洛尘确实是对杨暮起了杀心。

    按照洛尘以往的脾性来说,杨暮做了这么多触犯他逆鳞的事情,是绝不可能活下去的。

    但是洛尘看到,杨暮在提到家里两位老人的时候,神情无比的真诚。

    很多罪大恶极的人,其实另一面都是尽人皆知的孝子。

    对于洛尘来说,孝心是最为重要的!

    一个人若是连对自己长辈的孝心都没有,那么可想而知,这个人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眼前的杨暮有认错的态度,就算在洛尘说明了他今日只能一死的时候。

    杨暮也没有丝毫的狗急跳墙。

    更何况,还留有一丝孝心!

    洛尘突然伸出一脚,直接踹在了杨暮的身上。

    砰!

    这一脚直接将杨暮踹在了云家的餐桌上。

    整个餐桌都翻了过去,碟碗噼噼啪啪碎了一地。

    可想而知,洛尘这一脚用了多大的劲力!

    “先饶你一命,但活罪难逃!”

    咳咳!

    杨暮满脸痛苦地从餐桌废墟里爬了起来,再次跪倒洛尘面前。

    顾不上身上的痛苦,向着洛尘接连道谢。

    “杨暮多谢洛大师不杀之恩!”

    洛尘缓缓蹲到了杨暮的身边,用只有杨暮能够听到的声音说道。

    “你不是要做牛做马吗,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

    “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云家,去地巧城一个叫香药阁的地方,找到程西海,就说你是丹药师,是我让你过去的,他会安排你的!”

    “知道了,洛大师!”

    “记住了,替我做牛做马,那就把你那些小心思都给我收起来,千万不要怀有二心,否则我真的会灭你全家!”

    杨暮无比郑重地点了点头。

    旋即起身,没有和云家众人说话,也没有和云家说话,在众人满脸诧异中,直接离开了云家的餐厅。

    餐厅里一片寂静。

    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洁忍不住向着洛尘出声问道。

    “你和杨暮说了什么?他怎么走了!”

    云洁可是和杨暮说好了要订婚的,现在杨暮突然走了,别说说话了,就是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可想而知,这门婚事肯定就这样没了!

    杨暮可是丹药师,一旦结婚了,云洁也就飞黄腾达了。

    而现在这个机会没了,云洁怎么可能不激动!

    洛尘则是根本就没有理会云洁,而是目光落在云痕的身上。

    “你们云家刚才不是要杀我的吗?现在可以动手了,我就站在这里等着!”

    云洁见到洛尘压根没有理会她,便越发地激动起来。

    泼妇一般地向着洛尘扑去。

    “你说呀,你到底和杨暮说了什么!”

    砰!

    洛尘一掌挥出,直接将云洁轰出了云家餐厅。

    然后依旧望向云痕,目光之中没有丝毫的畏惧慌乱,甚至还有一些挑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