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 尊严是什么
    墨莽呵呵一笑,不屑一顾。

    手掌上遍布着阵阵的流云向着洛尘轰拍而去。

    流云中蕴含着无比恐怖的气息。

    “小子,我说了,你要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洛尘手掌中暗暗取出了风之圣画,在洛尘的身后旋即生出一股剧烈的劲风!

    在风之圣画的本体加持下,风声赫赫,仿佛能够绞杀一切!

    在遥远浩渺的星空六重天中,一座星辰闪烁起了一阵璀璨的光芒。

    瞬间,一阵雪花落下,卷席极致的寒凉充斥着整个院落。

    洛尘将雨蝶剑法施展到了极致,身后的风雪随着剑意一并斩杀而去。

    风雪一剑斩!

    洛尘现在对于风雪一剑斩的掌控,可以说达到了小成的地步。

    这一剑斩去,磅礴的威力瞬间在宅院这个不大的地方里荡开。

    外面围观的弟子都能够感受到这股威力的恐怖,个个满脸皆是忌惮。

    墨莽自然也感受到了,顿时神情凝固,如临大敌!

    他想要收回手掌,但是已经晚了。

    这一剑的威力已经近至眼前,墨莽来不及闪躲,马上沟通起他的命星。

    五重天之中,一座命星闪耀而起。

    震土命星!

    旋即,墨莽脚下的地面突生异变。

    地面之中,无数的泥土如同蛟龙一般破土而出,交缠着,纷纷挡在了墨莽的身前。

    “土蛟之御!”

    然而洛尘这风雪一剑斩的威力着实太大了。

    要知道,当初洛尘的一剑可是斩开了半个娄家。

    墨莽的震土命星防御旋即奔溃消散。

    墨莽知道,如果真的让这一剑的威力斩在自己身上。

    那么自己就算不死,以后也注定是个废人!

    所以,墨莽爆发了极强的求生**,两手之间尽数生出浮云。

    墨莽双手皆是挥出了流云掌!

    双掌聚合,挥向洛尘的风雪一剑斩!

    砰!

    在一道轰响声之中,墨莽的身影直接被轰出了洛尘这个宅院。

    浑身破碎,伤痕遍布,看上去很是狼狈!

    周围的弟子们见到这一幕,已经惊诧的说不出话来了!

    这可是墨莽呀!

    流云宗内门弟子中排名前五的墨莽!

    能够一拳将韩悬轰飞的墨莽!

    现在却被一个入门不久的外门弟子给一剑斩成了这般模样!

    要是他们亲眼所见,根本就不可能相信这一幕的发生。

    有弟子小心翼翼地望向洛尘。

    这一次,对宅院中的那个少年,眼神之中,满是敬畏。

    伏昂也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幕,但是他现在更清楚自己要做一件事情!

    那就是赶紧从这里离开!

    只是伏昂身形刚刚打算转动,洛尘的声音便在他的耳边响起。

    “既然来都来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两手空空就回去呢!”

    “虽然咱俩没什么深厚的感情,但我离开流云宗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一回来,你就登门拜访,可见你一直把我放在心里,就冲着这一点,也不能让你就这样回去了!”

    伏昂挑了挑眉头。

    他才不会相信洛尘能有这么好客!

    洛尘望向伏昂。

    “那就这样吧,刚才你请来的那个逗比让我给你跪下,你就给我跪下吧!”

    洛尘说完,外面的弟子们又是一惊。

    这伏昂和之前的墨莽可不一样。

    墨莽只是单单的武者罢了,而伏昂可是一名丹药师呀!

    自古以来,丹药师的身份就无比的尊贵。

    怎么可能给你一个武者下跪呢,就算你再强,那也有些过分了!

    伏昂同样是面露怒意,他可是有身为丹药师的尊严。

    然而这一点尊严,在洛尘眼中可以说是视而不见!

    洛尘将手中的长剑轻轻地拍打在伏昂的脸上。

    笑眯眯地出声说道。

    “那家伙再怎么说也是个武师境,都承受不住我这一剑之力,你说就你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家伙,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伏昂身上顿时一阵寒意袭来。

    洛尘越是笑,他心里越是发慌。

    于是,双膝一软,身为丹药师的他跪了下来。

    现在对他来说,跪下来便是最好的选择。

    “伏大师竟然真的下跪了!”

    “天呐,我的小心脏都承受不住了!”

    “一剑斩飞了墨莽,又逼得伏大师下跪,我感觉我们流云宗已经没有谁能够奈何的了洛尘了!”

    “我就想问,他还能不能再猖狂一点!”

    ……

    这群吃瓜弟子们感觉心中再次受到了一万点的震惊。

    而洛尘仿佛听到了这些吃瓜群众的议论。

    从房间里搬出了一张椅子,又搬出了一张小桌子,就放在伏昂跪下来的地方。

    洛尘坐在桌子前,泡了一壶茶水,悠哉至极!

    一旁的吃瓜弟子又从洛尘那里受到了一万点的震惊!

    所有弟子看着伏昂的下场,心中忍不住唏嘘着,以后宁愿闷头吃亏,也绝不能招惹洛尘。

    “记住了,看在你身为丹药师的份上,这是最后饶你一次,再有下次,我保证你绝对没有下下次的机会了!”

    洛尘一壶水泡完后,也没有心思和时间继续浪费在伏昂身上。

    对伏昂下了最后的通牒之后,便让伏昂滚了出去。

    并且将躺在地上的墨莽拎了起来。

    直接扔在了自己破碎的院门旁。

    “这是你弄碎的,明天之前必须给我把门修好了,不然以后在流云宗,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一旁的弟子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墨莽再怎么说也是内门弟子中排名前五的存在,多少也有些尊严的好不好!

    他们可以确定肯定以及一定,不敢以后他们走过多少路,见过多少人。

    洛尘永远是他们见过最猖狂的一个!

    ……

    很快,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韩吏果然有一定的本事,把洛尘纸张上的药材全部找来了。

    而洛尘这几日偶尔修炼悍天手,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修炼丹药之上。

    在流云宗的另外一处,白何背着一只行囊走进了云韵的房间。

    见到坐在房间里发呆的云韵,白何旋即埋怨道。

    “云韵,你怎么还没有收拾东西呀!我们再不抓紧时间回天水城,可赶不上你爷爷的寿诞了!”

    云家的老爷子最近寿诞,所以云韵和白何要回一趟天水城。

    然而云韵并不想回去。

    因为她父亲在来的信上说了,这一次回去,不仅仅是云家老爷子的寿诞,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把她和严青羽的婚事确定下来。

    毕竟,目前云家在柳家和严家的夹缝中生存的太艰难了。

    必须要拉进了严家的关系!

    他才不会管云韵愿不愿意了!

    “我帮你稍稍收拾收拾,赶紧赶路吧!”

    白何无奈地说了一声,便开始将云韵收拾东西。

    云韵叹息了一声。

    “还是我来吧!”

    云韵真的不想嫁给严青羽。

    可是目前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突然,她想到了一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