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被吓跑了的
    蝰蛇不相信洛尘能够破开他的防御。

    然而,洛尘就这样挥剑长驱直入。

    嗤!

    蝰蛇的防御在洛尘的剑气之下,如同豆乳一般不堪一击,被洛尘直接破开。

    蝰蛇心中的惊诧已经达到了极点。

    他再怎么说也是武师境强者,怎么可能在区区武气境的小家伙下毫无还手之力!

    蝰蛇心中无比惊诧。

    惊诧过后,蝰蛇心中开始慌乱起来,已经生出了退意。

    怪不得这小子会这么有恃无恐。

    洛尘发现了蝰蛇的意图,冷笑了一声。

    “我说了你今日必死,你以为你还能够逃得掉吗?”

    蝰蛇不甘心地怒哼了一声。

    “我承认你小子确实不简单,但是想要杀我,绝不是那么简单!”

    说着,蝰蛇转身便逃。

    我堂堂的武师境强者,打不过你,难道还逃不过你吗!

    而洛尘则是则是运用蝉鸣步,并且将雨蝶剑法挥斩到了极致。

    向着蝰蛇一剑斩去。

    剑气直接破开了蝰蛇的防御,而锋利的剑刃则是刺进了蝰蛇的后背。

    一旁的店掌柜见到这一幕,呆在那里,完全忘记了挣扎。

    这……

    这怎么可能,蝰蛇再怎么说,也是堂堂的武师境一重强者,怎么可能会被洛尘一剑斩杀。

    其实洛尘的实力虽然很强,但想要这么轻易地解决武师境的一重强者,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不过蝰蛇不一样,听店掌柜说是他修炼了一种采阴补阳的功法。

    其实,这种采阴补阳的功法很多,但是真正能够有效果的,难得罕见,就算是山海域中都找不到几种来。

    更别说大荒界这样的虚界了。

    所以,蝰蛇修炼的这种毫无效果的功法,不仅起不到什么好处,还将自身的精气耗掉。

    而且加上蝰蛇这天生淫邪的性子,整个身体已经是处于亏虚的状态。

    说是武师境一重,其实真正的实力也就是在武气境八重这样的境界。

    所以,洛尘才能够轻易镇杀蝰蛇。

    之后,洛尘来到店掌柜面前,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声该你了。

    解决了两人之后。

    洛尘和花思灵回到房间。

    洛尘并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站在花思灵的房间前,一副振振有词地说道。

    “我还是不回去了,就在这里吧,毕竟我担心还会有危险。”

    花思灵看着洛尘的样子,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

    “好吧!”

    洛尘心中一喜,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革命已经成功!

    然而花思灵从房间里取出了一副被褥,扔在了门前。

    “那你今晚就睡在这里吧!”

    说着,花思灵把房门一关。

    剩下洛尘和一床被褥站在门外。

    洛尘心中风雨交加,悲愤不已!

    他堂堂山海域的丹皇,何时受过这样的待遇,还给人守门?

    简直是过分!

    洛尘这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忍下这口气。

    绝不可能!

    于是洛尘便气愤不已地将被褥铺在了地上,然后盖上被子,两眼一闭!

    睡觉!

    一切事情梦中解决!

    ……

    这样过了数日,洛尘和花思灵回到了流云宗。

    洛尘将花思灵送到了花神美境,花思灵将茶茶抱走,小茶茶看着洛尘,有些念念不舍。

    走在流云宗的道路上,一些外门弟子见到洛尘,神情多少有些惊讶。

    在洛尘走过后,这些弟子才忍不住面面相觑,出声说道。

    “刚才走过去的是洛尘对吧?他现在怎么敢回来了?”

    “听说当初他招惹了伏昂,伏昂便找来了墨莽,墨莽放出话来,要打的洛尘给伏昂跪下道歉。”

    “是啊!结果这小子一听到之后,马上逃出了我们流云宗,有好长时间没见到他了!”

    “他肯定要跑啊!墨莽可是我们流云宗内门弟子中排名前五的存在。”

    “听说他早就步入了武师境,而且修炼了我们流云宗的五阶功法,由内门长老亲自指点。”

    “墨莽要是对洛尘出手,那还不是跟捏死一只蝼蚁一样简单!”

    “洛尘这小子估计是摸索着风头过去了,才想着回来,不过他也太小看伏昂的嫉恨了。”

    “是啊!看着吧,这一次伏昂肯定不会再让洛尘跑掉了!”

    ……

    这些外门弟子们议论着,都以为洛尘当初离开流云宗,是被这个叫墨莽的外门弟子吓破了胆。

    他们当然不知道洛尘其实为了去血阴山才离开的流云宗。

    当然,洛尘也不知道这一些。

    而是去了一趟流云宗的丹药堂。

    韩吏正在炼制一枚很重要的丹药,但是见到洛尘,还是急忙放下了炼制丹药的事情。

    孰轻孰重,韩吏自然能够分得清楚。

    韩吏带着洛尘推开了一扇房门,兰山就在里面。

    与之前相比,兰山的脸色差了许多。

    兰山见到洛尘,神情有些激动,想要开口,却被洛尘示意平稳了下来。

    “你先不要说话,我查看一下你的经脉气息。”

    洛尘探查了一番后,当初的丹药虽然有效制止到兰山的生机消逝,但并没有起到真正治疗的作用。

    所以,替兰山修复气海的事情,要尽早解决了!

    洛尘看着兰山。

    “兰山,这里很安全,你先在这里静养着,气海的事情,我肯定会帮你修复!”

    “你想回家,也要等你完好如初了,再回去,明白了吗?”

    兰山点了点头。

    一旁韩吏则是心中一怔。

    他没听错吧!洛尘刚才说了什么?

    修复气海!

    气海生于体内,和五脏六腑一样重要,但是又不同于五脏六腑。

    因为最起码五脏六腑破碎了的话,还可以进行一定的治愈。

    而气海一旦破毁,便会很难治愈,因为气海的产生就非常的玄奥。

    反正韩吏成为丹药师以来,就没有听说过谁的气海破碎了,还能够修复的!

    韩吏看了一眼洛尘。

    心中以为洛尘不过是在安慰那个叫兰山的少年。

    洛尘来到韩吏面前,递给韩吏一封纸张。

    “这是一张四阶丹药的药方,你看一下,可以尝试着修炼。”

    “里面若是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等着下次我来问我,如果你能够炼制出来,那么你距离成为四阶丹药师也就不远了!”

    韩吏接过这封丹方,脸上布满了激动。

    毕竟,这可是四阶丹药的丹方!

    “好好炼制,如果你悟性足够的话,我可以考虑着以后多指点你两下!”

    韩吏脸上旋即浮现出一股狂喜之意。

    他可是堂堂的三阶丹药师啊,在一个少年如同施舍一般的话语下,竟然表现的这么开心兴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