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会死在这里
    洛尘的话音彻底落下后,这些人族武者之前的想法瞬间戛然而止!

    果然,这世上最深的还是套路!

    什么同为人类!

    什么患难见真情!

    什么相亲相爱的一家人!

    这小子明显是要敲诈他们嘛!

    他们平日里可都是高高在上的武道强者,怎么会心甘情愿被一个只有武气境的小子威胁。

    旋即,便有一名武宗境强者语气阴沉的说道。

    “小子,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我们同为人族,都这个时候了,你难道还想着要趁火打劫?”

    洛尘闻言笑了笑,说道。

    “不过分呀,我这个人这辈子都不可能过分的,除非是你们先招惹到我,那么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些代价!”

    “那么再来说说,刚才对我出手的是不是同为人族的你们,我很好奇,你现在怎么还有脸说出来的!”

    “你若是不愿意的话,那我也不会强求,你要是真有实力,那就从这里冲出去,我无法可说!”

    这名武宗境强者挑了挑眉头。

    他们这一群武宗境强者都无法从这里突破出去,那么就凭他一个人,这更不可能了!

    这名武宗境强者稍作沉思了一会儿,便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枚丹药,递向洛尘。

    “小子,这是一枚六阶丹药,境师丹!”

    在血阴山的拍卖会上,就有武师境武者专门为了境师丹而去。

    可见,境师丹确实有一定的份量!

    但是洛尘只是淡淡瞥了一眼这枚丹药,并没有从这名武者的手中接过,语气中带了几分不屑。

    “就拿出一枚境师丹来,你这是要打发叫花子吗!”

    这名武宗境强者一怔,心中顿时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这可是境师丹呀!

    不过想到洛尘的境界,旋即便认为洛尘恐怕连境师丹是什么都不知道。

    没见过世面,更是见识短薄,自然不知道境师丹的好处了,于是语气中多了几分傲慢和不屑。

    “小子,以你现在的境界恐怕还不知道境师丹的好处,等到了武师境你就明白了,这小小的一枚丹药足以让那些武师境疯狂!”

    洛尘自然知道境师丹的好处,他确确实实就是看不上眼。

    “一枚只有五成药力的境师丹,确实能让很多武师境争抢,但是我不会!”

    洛尘淡然出声说道。

    这名武宗境强者神情一怔,他没有想到,洛尘竟然能够看出这枚境师丹的品阶!

    这小子不是孤陋寡闻,见识短薄,而是真的看不上不屑于!

    他咬了咬牙,又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了一只琉璃玉瓶出来。

    “这是我前段时间刚刚得到的净心玉瓶,虽然只是低阶,但一些珍贵的丹药放在里面,依旧能够保存数年之久!”

    丹药放在普通的玉瓶中,只能维持一两年的期限,而净心玉瓶则能够提升到数年的期限。

    特别是还能保证丹药里的药力不会流散!

    洛尘点了点头,接过了这只净心玉瓶。

    “那枚境师丹谁让你收起来的?拿过来!”

    洛尘虽然看不上境师丹,但是有总比没有要好,自己不屑于用,放在洛家自然会有人用到。

    这么武宗境武者神情一怔。

    随即有些恼怒的说道。

    “你不是看不上这枚境师丹吗?再说了,你刚才也拿到了那只净心玉瓶!”

    洛尘淡然说道。

    “我是看不上这枚境师丹,但是我也没说我不要啊!”

    这枚武宗境武者恼羞成怒道。

    “小子,你这是敲诈!”

    洛尘摇了摇头,说道:“你情我愿的事情,这怎么能是敲诈呢?”

    说着,洛尘指了指身边的镇魂蟒。

    “你要是不信的话,你可以问问它,相信它会有比我更好的答案!”

    这名武宗境强者捏了捏拳头,心中已经是气急败坏,但也无可奈何。

    将那枚境师丹交到了洛尘的手中。

    而洛尘则是一脸满意的点了点头,用一种很是赏识的目光望向这名武宗境强者。

    “识时务者为俊杰嘛!好了,你可以走了,我就不送了,我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这名武宗境强者一个踉跄,我跟你什么关系!

    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要不是因为这里是万蛇谷,他肯定要好好教导一番洛尘,人族是要相亲相爱的!

    剩下的这些武宗境强者见状后,纷纷效仿,从各自的空间戒指找到一些宝物,递给洛尘。

    而洛尘也没有和这些人族武者们过多计较。

    毕竟这些人族武者要真的合起伙来,背水一战,也是一件不小的麻烦。

    就算这里面有些人洛尘不打算放过,那么也要将这些人分开了再说。

    很快,这里的人族武者都走的差不多了。

    白石雨皱了皱眉头,带着身后的两名中年男子也走到了这里。

    白石雨并没有直接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什么东西,毕竟身为惊月八大家族嫡系子孙的他,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些傲气。

    “小子,我想你还……”

    白石雨傲慢的话语还没有说完,洛尘便打断出声说道。

    “你先给我跪下!”

    洛尘可不打算就这么放过白石雨。

    要知道,刚才就是眼前这家伙暗算自己。

    还想着要夺走自己手上的空间戒指!

    白石雨一怔,旋即,那张年轻的脸庞上便浮现出一阵怒意!

    恼羞成怒!

    让他这样高贵身份的人向其他人下跪,这本身就是一种羞辱!

    白石雨向着洛尘怒声说道。

    “真是好大的口气!你这蠢货知道我是谁吗?也敢让我下跪,你配吗?”

    白石雨说着,隐隐察觉到洛尘身上泛起的一丝杀意,顿了顿说道。

    “当然你现在把路让开,我可以原谅你,这件事情当做从未发生过!”

    洛尘冷笑了一声。

    “你想多了,让你下跪只是对你最简单的惩罚,你以为凭你刚才对我做的,今天你会活着走出这里吗?”

    白石雨自然明白洛尘的意思。

    感受到那头镇魂蟒的锋利气息,瞬间,白石雨心中多了几分慌乱!

    “我可告诉你,我是来自惊月王朝白家的嫡系少爷,你应该知道我白家作为惊月八大家族的份量!”

    “所以,你若是敢动我丝毫,那么我白家是肯定不过放过你的!”

    白石雨将白家搬了出来。

    毕竟惊月王朝的八大家族,连那些人族强者都要敬畏三分。

    那么,眼前这个小家伙肯定也不用多说!

    “之前我遇到过一个叫赵乾的家伙,也是来自什么惊月王朝八大家族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问问他,惊月八大家族在我眼里算什么!”

    “不过很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因为,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