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带宠物遛弯
    这把巨大的亡神之镰出现,周围黑色的气息如同沸水一般不停地冒着气泡。

    有些恐怖,又有些瘆人!

    白起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出手握住了虚空中的这柄亡神之镰。

    更准确地说,是他的命星!

    “滚!”

    一声低喝过后,白起挥动手中的亡神之镰,如同拨动了一池湖水,黑色的气息便像潮水一般四处荡去。

    死亡的气息之中更是带着一股恐怖的压迫!

    周围的娄家长老一时间抵挡不住,纷纷退去。

    “啊!!!”

    有一名境界实力低下的娄家长老甚至来不及闪躲,让这股黑色的气息直接沾染到了手臂之上。

    瞬间,这条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了下去。

    这名长老反应也是迅速,马上手起刀落,斩掉了这只手臂。

    马上这只手臂便彻底消失,化作一丝尘埃,仿佛从未出现过!

    而他也忍受不住疼痛,疯狂地嘶喊出声!

    这一幕,让一些长老心中发毛,只是沾染了这股黑色气息丝毫,整个手臂便腐烂下去,若不是那名长老反应够快,只怕现在整个人都会腐烂下去。

    然后消失在他们的眼中,彻底死亡!

    可见,震天蛟白起能在丹药师工会,成为首屈一指的供奉,实力自然无法小觑!

    而白起并没有理会这些,向着洛尘所在的地方疾步而去。

    他和洛尘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但是娄古的出拳无比迅速。

    转瞬间,虚空中这数百道拳罡便轰轰烈烈地砸向洛尘。

    可以想象,如果这些拳罡真的打在小洛大师的身上,那真的是必须无疑!

    白起瞬间挥起手中的镰刀,体内的气海大开,磅礴的灵气疯狂涌动。

    亡神之镰向着那数百道拳罡挥斩而去。

    如同斩出了一条长河一般,黑色的气息如同流水一般喷涌而去,无比湍急!

    “亡镰之河!”

    湍急的黑色气息直接冲向了那数百道拳罡!

    顿时,那一片虚空无比地扭曲起来,湍急如河流的黑色气息并没有冲走那数百道拳罡,只是将其僵持住,仿佛定在了虚空一般。

    黑色气息存在的力量开始腐烂起那数百道拳罡,在虚空之中发出嗤嗤的声响!

    但那毕竟是娄古挥打而出的拳罡,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腐蚀!

    白起到没有多大的诧异,他并不是想要真正腐蚀掉数百道拳罡。

    只要能停住!

    伤害不到小洛大师便就足够了!

    白起已经踏步而来,再次挥动手中的亡神之镰,既然腐蚀不了,那就一并斩了吧!

    于是这把亡神之镰便真正地斩落在百道拳罡之上!

    砰!

    镰锋落下的瞬间,命星之力显现,数百道拳罡瞬间爆碎!

    那把亡神之镰颤了颤,周围的黑色气息有些湮灭,白起向着洛尘问道。

    “洛大师,你没事吧?”

    洛尘摇了摇头,收回了手中的两幅圣画,既然有白起出手,那么这两幅圣画作为他最后的底牌,能不暴露还是为好!

    “洛大师,你先离开,去我们丹药师工会避一避,这里有我和杨供奉断后!”

    白起的声音刚刚落下,娄古的声音便接着响起。

    “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你们给我拦住那个孽畜,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杀了他!”

    娄古手指指向洛尘,几名娄家长老纷纷奔袭而去,目光和气息将洛尘彻底锁住!

    白起转过身来,望向娄古,语气有些怒意道。

    “娄家主,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说到后面,白起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威胁。

    “你确定要和我们丹药师工会为敌?”

    娄古摇了摇头,说道。

    “谁都知道你们丹药师工会是什么样的存在,我娄家巴结还来不及呢,哪里敢与你们为敌!”

    “只不过,此子诛杀我娄家那么多子弟,辱我娄家脸面,如此血海深仇,若是不报,无法面对娄家的列祖列宗!”

    “白供奉,我话也就说开了,这孽畜并非是你们丹药师工会之人,能让你们二位保驾护航,定然给了你们不少的好处,只要你们撒手此事,所有的好处,我娄家定然数倍奉上!”

    白起冷笑了一声,有些不屑地说道。

    “洛大师给的好处,你恐怕你永远给不了!”

    白起虽然不知道洛尘究竟给了墨河什么好处,让墨河这般照顾洛尘。

    但是他了解墨河的脾性,一个一心扑在丹药一途的老人。

    那么能打动他的,只能要是丹药一途的事情!

    丹药师之间的交易,你娄家能出的起吗?

    说句再难听点的,你们娄家出过丹药师吗?

    娄古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丹药师工会他是真的不愿意去招惹。

    毕竟丹药师的高贵身份摆在那里,招惹一个就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更不要说,去招惹丹药师工会这样的庞然大物。

    只是,洛尘今日必须得死!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他离开!

    所以,他只能选择下策了。

    娄古望着白起,动了动身上的筋骨,面色泛起一抹阴狠之色。

    “既然白供奉依旧坚持,那么就别怪我娄古出手不知轻重了!”

    娄古身上的战意瞬间沸腾而起。

    以娄古的实力并不畏惧震天蛟白起,他只是忌惮丹药师工会罢了。

    既然现在别无选择,那么他只能对白起出手,因为洛尘必须要死!

    白起知道自身的境界实力并不如眼前的娄古,毕竟娄古乃是娄家的家主,更是修炼那套七阶武道功法,实力无比强悍。

    但是白起并没有因此畏惧,因为退缩!

    当初他刚入武师境不久,便以弱胜强,镇杀异兽震天蛟。

    那么现在也未曾不可!

    白起的眸子中也泛起了浓郁的战意。

    两人之间的战意一触即发,然而就在这里,人群的后面响起了一道声音。

    这道声音听上去有些苍老,但是无法掩饰语气中的霸气。

    这种霸气,只能在那种久居高位之人才能够体现!

    毋庸置疑,不容侵犯!

    “谁敢对我丹药师工会动手?”

    之后,便是一阵脚步之声,围观的地武城众人纷纷让开一条路来,一群人走了过来。

    洛尘望去。

    走在最前面的是墨河,之前那句话自然便是墨河所说无疑。

    甚至让洛尘诧异的是,之前被自己胖揍一顿的古莫,也跟在了墨河的身边。

    本来一路走来,满脸的傲气,但是察觉到自己的目光后,瞬间低下了头,像焉了气的公鸡。

    洛尘虽然不知道墨河为什么会出现,但是见到墨河后,心中总归是松了一口气。

    墨河并没有理会一战即发的两人。

    而是直接来到洛尘的面前,见到一身血污的洛尘,墨河皱了皱眉头,出声问道。

    “洛大师,伤的重不重?”

    洛尘并不是矫情的人,最起码不会跟一个老头子在大庭广众之下矫情。

    如果面前是花思灵嘛,洛尘说不定会捂着心口接连说痛,但是墨河,洛尘只能摇了摇头。

    “我没事,不过我倒是挺好奇的,你怎么会来地武城?”

    说着,洛尘目光向着古莫挑了挑。

    “怎么,是带着小宠物出来遛弯呀!”

    :一本真正的好书,离不开作者的构想和笔墨,更离不开可爱读者的支持!

    那些什么装可怜的话就不说了,没意思。

    只希望明天,小可爱们能给些我底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