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皆一剑而死
    在地武城众人诧异两人身份的时候,这位娄家长老已经把眼前两人的身份认了出来。

    面色不禁一寒,心中生出了一丝忌惮!

    他向着一指碎灭了自己气波的那人道了一声。

    “惊云指杨云!”

    又向着用气息和目光将自己锁定的那人道了一声,“震天蛟白起!”

    “你们两人都是丹药师工会的供奉,所以你们这是代表着丹药师工会对我娄家出手了!”

    “而我记得没错的话,你们丹药师工会可是有一项死规定,无论哪里的丹药师工会都不能对当地的势力和世家无故出手!”

    “我娄家与你丹药师工会素无瓜葛,你们丹药师工会这是要坏了自己的规定吗!”

    不错!

    这两人便是丹药师工会的两大供奉!

    洛尘早就预料到娄家有可能会不顾脸面,直接派出长老人物,将自己镇杀。

    而他之所以还敢登门而来的原因,就是他和墨河的交易!

    他指点墨河成为五阶丹药师,而墨河派出丹药师工会最强的两名供奉,随他前去娄家。

    因为丹药师工会的规定,所以这两人不需对娄家动手。

    洛尘要挑战娄家所有的年轻一辈,而这两人的任务,便是替洛尘挡住所有来自娄家老一辈人的出手。

    这也就是,在这名娄家长老对洛尘出手时,他们才现身的原因!

    “那两人竟然是来自丹药师工会?”

    “怪不得洛尘敢登门挑衅娄家,原来背后有丹药师工会这尊庞然大物撑腰!”

    “娄家以武起家,虽然强盛,但毕竟不如丹药师工会,丹药师工会才是真正的庞然大物,就连惊月皇室都招惹不起!”

    “看来,娄家这回要吃个哑巴亏了!”

    “不对呀,丹药师工会的人可都是相当的傲慢,洛尘只是小小的洛家家主罢了,丹药师工会怎么帮他出手?”

    ……

    震天蛟白起对于这名娄家长老的质问,并没有多大的反应,淡然说道。

    “丹药师工会的规矩,我们比你清楚,放心吧,我们不会对你们娄家直接动手的。前提是,你们娄家老一辈人不得对洛家主动手!”

    娄家长老悻悻道。

    “你们确定要护着这个孽畜是吗?他给你们丹药师工会什么好处,竟能让你们堂堂两大供奉出手!”

    别人可能不清楚,但是这名娄家长老可是无比了解眼前两人的实力。

    震天蛟白起,数年之前就已经是武师境六重强者了。

    武道实力雄厚,曾经只身屠杀过一只七阶异兽震天蛟,而得到此名。

    惊云指杨云,自幼指尖力劲便是奇大无比,后来更是修炼了一道高阶指道功法惊云指。

    曾有人见过,杨云曾经一指,便断掉了数道拍岸而来的浪涛!

    实力同样不可小觑!

    两人都是加入丹药师工会,成为首屈一指的供奉。

    在丹药师工会丹药那些丹药的增幅下。如今的实力只怕更加强悍。

    所以,这两人要保住洛尘,只怕他们娄家的老一辈人真的难有办法。

    毕竟,总不能直接向这两人出手。

    这两人可是代表着丹药师工会,丹药师工会有规定,绝不能肆意出手。

    但若是有势力敢对丹药师工会动手,那么它将会迎来整个丹药师工会的怒火和报复!

    震天蛟白起没有再去理会这名娄家长老。

    对于他这样实力的人来说,话只说一遍,剩下的就是动手和不动手了!

    这名娄家长老又把目光望向洛尘,恨不得现在就出手将洛尘镇杀!

    “小孽畜,不要以为有丹药师工会给你撑腰,你就能够逃的了一死了!”

    “今日,你必死无疑!”

    娄家长老咬牙切齿说道。

    洛尘神情则是无比淡然,既然这两名供奉出来了,那么他就彻底不用担心娄家的老一辈强者会对自己动手。

    “是吗?我也很期待呢,到底今天谁能将我镇杀在此!”

    “不过你还是不要废话,你们娄家年轻一辈若不是怂货,就出来一战,别跟一群王八一样,缩在里面,要像你们娄家少主那样!”

    “还有,把我的丫鬟给我放了!”

    “你……”

    论嘴皮子功夫,这名娄家长老哪里会是对手,旋即拂袖而去。

    “孽畜,你猖狂不了几时的,马上我娄家的年轻一辈便会将你诛杀!”

    “我洛尘但求一死!”

    ……

    这名娄家长老回到娄家大厅,将府门外发生的种种尽数讲了出来。

    旋即便有长老拍桌而起。

    “他们丹药师工会这是什么意思?”

    “是看我们娄家好欺负吗!”

    “那小畜生也真是狂妄,杀我娄家那么多子弟,绝对不能饶了他!”

    坐在最上首的娄古听着大厅里的议论纷纷,突然拍了拍桌子。

    整个大厅安静了下来。

    娄古望向娄家的那些核心弟子,出声说道。

    “你们谁去斩了那孽畜,娄家自会重重奖赏!”

    旋即,便有一名年轻弟子站了起来,武气境七重的实力。

    他向着娄古出声,声势洪亮。

    “家主,看我去斩了那孽畜,替镇少主报仇!”

    娄古摇了摇头,“听刚才三长老所言,那小子已经武气境八重的实力,你不是对手还是坐下吧!”

    这名年轻弟子却没有坐下,脸上的战意越发浓郁起来。

    “家主!我虽然只是武气境七重的境界,但是我爆发起来,足以面对武气境八重武者,斩杀那小子,自然不在话下!”

    说着,这名年轻弟子便转身而去。

    娄古见拦不住,也只好任由他出去。

    这名年轻弟子出了府门之后,便指着洛尘喝道。

    “小子,不得不说,你很狂妄!”

    “但是在你娄化爷爷的面前,你的狂妄也就到头了!”

    说着,便运转起自己的气海灵气,向着洛尘轰杀而去。

    洛尘面色淡然,只是挥出一剑。

    “娄化,不过是笑话罢了!区区武气境七重,娄家是派你出来送死的吗?”

    洛尘一言落下,剑光如蝶舞一般轻灵而过。

    直接斩杀这名武气境七重的娄化!

    ……

    这一幕再次传到娄家大厅,娄古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洛尘当初能够镇杀修炼狂武神诀的娄镇,就足以证明此子并不简单。

    娄化以武气境七重境界过去只能是送死!

    “还有谁愿意出去斩杀此子?娄家奖赏一千枚灵石,十枚化灵丹!”

    “我去!”

    又一名年轻弟子站了起来。

    “家主,我武气境八重巅峰的境界,遇到武气境九重也有一战之力,灭杀那小子,绰绰有余!”

    说着,这名年轻弟子转身离开。

    娄古的眉头稍稍舒缓了一些,这名弟子的实力确实不错,对上洛尘绝对有一战之力。

    就算不能诛杀洛尘,但是车轮战也能将其耗死!

    而后,马上传来了消息。

    这名弟子依旧一剑而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