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我登门而来
    在一群娄家子弟之中,洛尘的身形显得格外亮眼。

    洛尘体内的灵气疯狂流淌,肆意蓬发,整个人宛如沐浴在灵海之中!

    “那气息浓郁的程度,应该是武气境八重的境界!”

    有武道强者一人看出来洛尘的境界,旋即出声说道。

    一言激起千层浪!

    武气境八重境界虽然并不高,但对于洛尘这个年纪,已经是足够恐怖惊人了。

    “什么!这般年纪便是武气境八重了,这是哪里的天骄少年?”

    “娄家什么时候招惹了这样的天骄少年,而且看上去还是恩怨极大,若是日后成长起来,真的能让娄家伤伤筋骨呢!”

    “这少年还是太冲动了,不该现在和娄家硬碰,毕竟他还没有成长起来,并不是娄家的对手!”

    “就像现在这样,只凭他武气境八重的一己之力,在这群娄家疯子面前,还是不够看的!”

    ……

    人群之中。

    洛尘沟通起六重天的冰封命星,无形之中,足以冰封一切的寒意笼罩而下。

    娄家府门前的温度瞬间将至了极点,除了洛尘,这些娄家子弟皆被寒意笼罩,无论是身形速度还是反应尽数放缓!

    用命星牵制住这些娄家子弟的身形速度后,洛尘手中长剑,剑气缭绕如云。

    一剑斩出,直接斩杀了几名冲在最前面的娄家子弟!

    一剑杀数人!

    洛尘身形灵动,躲过一波攻势之后,再次挥剑斩出。

    又是一剑斩杀数人!

    两剑过后,地面上已经躺下了数十具尸体。

    剩下的娄家子弟已经被震慑住了!

    两剑!

    只是两剑,便斩杀了他们这么多的娄家子弟,而他们却未能伤及到洛尘丝毫!

    不少人心中已起了退意,相较于灵石和女人来说,若是再不退的话,恐怕他们是无命去享受!

    “想退?”

    洛尘察觉到眼前娄家子弟的退意。

    “既然对我洛尘起了杀心,那就不是你们想退就能退的!”

    一声落下,洛尘身形旋即跟了上去。

    剑出如蝶,大雨磅礴,剑意肆意!

    “剑雨蝶恋!”

    洛尘将雨蝶剑法的剑意施展到了极致,在这些时日,洛尘闲下时间,也在修炼这套雨蝶剑法。

    毕竟,他要利用雨蝶剑法作为跳板,而来提升自己对剑道的理解。

    对剑道理解越是精湛,修炼剑道功法便越是轻松!

    更是能提升自己的剑意剑气!

    这样一来,当他武道境界攀升至武师境,实力再提升一些后,便能修炼脑海中所记忆的那些剑道功法。

    无悔剑诀!

    青莲剑歌!

    灭世一剑等等……

    特别是现在,洛尘施展出来的雨蝶剑法,已经完全不输于苦修数年的云韵!

    无论是剑意剑气,还是出剑的气势都远远超过云韵。

    也就是云韵现在不在这里,不然的话,肯定让她无比震惊,再开眼界!

    洛尘一步踏出,这一剑,再斩娄家子弟十人!

    地面之上,尽是娄家子弟的尸躯,血液更是流淌了一地。

    洛尘提剑立在这里,宛如一尊杀神一般!

    不可撼动,杀意鼎沸!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才有人反应过来。

    望着娄家府门前那道年轻的身影,有人语气轻轻颤抖的发出了一声疑问。

    “这少年真的只是武气境八重吗?”

    其实不仅仅是他,周围很多的人都有同样疑惑。

    这绝不是武气境八重武者能够做到的!

    至少,他们从未见过武气境八重的武者,能够做到一人敌一群!

    更未见过一剑斩十人!

    他们之中就有不少人是武气境八重的境界,他们扪心自问,只凭他们,绝对做不到这样的地步。

    就连不少武气境九重的武者,都摇了摇头!

    此子到底是何人?只是武气境八重的境界,便有如此的实力!

    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这少年究竟是何方的妖孽!

    ……

    接连斩杀数人之后,娄家府邸里面竟然难得的安静了下来,一时间,再没有人出来。

    “开胃小菜已经吃完,那么现在该到了我洛尘宣战的时候了!”

    嘀咕了一声后,洛尘一脚踩在一块断裂一般的匾额上,鞋底正好踩着那个娄字,然后向着娄家府门里面,赫然出声。

    灵气卷席着洛尘的声音,向着里面扩散而去。

    “你们娄家不是一直想要杀我吗?现在,我洛尘登门而来!”

    一声落下,人群之中发出了一声惊呼。

    “洛尘!是地巧城洛家的家主,听说就是他在流云宗击杀了娄镇,娄家去流云宗要人,被拒绝了之后,便对洛家进行了疯狂的报复!”

    “原来是他!那么,他今日而来是为了复仇的?只是这样就有些不明智了,凭他一己之力,恐怕难以撼动娄家呀!”

    “撼动?那是不可能的,而且以娄家对他的恨意,恐怕他今天也要交代在这里!”

    “果然是年轻呀,在流云宗里有流云宗的庇佑,娄家就算再恨,也拿他没办法,但是他出来了,而且还一人来到娄家,这与送死有何区别!”

    ……

    洛尘的脚掌间悄然运力,将那块匾额踩碎成屑,语气越发地强势起来!

    “我洛尘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堂堂正正,你娄家少主确实被我所杀,我洛尘绝不否认!”

    “此事,乃是我和你娄家的恩怨,与他人无关,更与我洛尘的丫鬟无关!我洛尘今日而来,便是为此,你娄家若是还有武道之心,还有身为武道世家的气节与脸面,便停止对我洛家子弟的暗杀,再放了无关之人!”

    “这笔恩怨,就我洛尘与娄家年轻一辈来结算!”

    “我洛尘挑战你们娄家所有年轻一辈,若我死在这里,无怨无悔,恩怨两清!”

    ……

    洛尘话音落下,周围的声音小了不少。

    这些人再望向洛尘,瞬间觉得洛尘的气势更盛了不少,见到那道身影,甚至很多人都自愧不如!

    他们议论了这么长时间,说洛尘愚蠢前来送死,说洛尘狂妄自大。

    然而事实却是,此子登门娄家,并非是鲁莽冲动,更不是一时年轻好胜!

    而是因为不愿连累洛家子弟,不愿牵连无故之人。

    一人做事,一人承担!

    所以现在,他站在了娄家的门前!

    愿与娄家所有年轻一辈一战!

    此等气势气魄,难得罕见,更不要说,还是出现在这般年纪的少年身上。

    所有人都认为,今日若此子不死。

    日后必将名震惊月,甚至震动他们大荒一界!

    只是面对娄家这样庞然大物的怒火,洛尘想要离开,恐怕不太现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