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现在清楚了
    “这……”

    常家的这名下人面露难色,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洛尘是怎么说的,你就怎么说出来!”常雪云蹙着眉头说道。

    “他,他说你们是狗改不了吃屎,是以前的事情还没有给你们长好记性,这个世上有些人是你们惹不起的,既然招惹了,那就要付出代价!”

    “他还说既然你们敢把心思打在洛家的身上,那么他就会将常家从地巧城除名!”

    砰!

    这名下人刚刚说完,常雪云便一拍桌子,紧咬银牙。

    “他还真是好大的口气,能让我常家在地巧城除名!”

    常青松有些无奈,摆了摆手,让这名下人出去。

    “云儿呀,爹早就跟你说了,洛尘这小子真的不简单,既然已经吃了一次亏,那就不要再招惹他了,爹待会就去洛家找他道歉去吧!”

    常青松叹气了一声。

    常雪云摇了摇头,说道:“爹,不用担心,这只不过是洛尘那厮口出狂言罢了,我常家再怎么说也是地巧城四大家族!”

    “他一个区区武气境的家伙,除了无知和狂妄以外,有什么能力能让我常家除名?”

    “再说了,只怕到时候他还没把我洛家除名,自己早被娄家给灭了!”

    常雪云这么一说,常青松松了一口气。

    确实,洛尘这口气着实大了一些,就是全盛时候的洛家都不一定能够除掉常家,毕竟他们可是有聚丹阁坐镇!

    更不要说现在又是洛家内忧外患的时候。

    洛尘的那些话再回想起来,常青松甚至都觉得有些可笑!

    就凭洛尘,想要常家除名,简直是痴人说梦!

    ……

    洛尘回到洛家,只是过了一夜,嘱咐了洛广一些事情,便离开了地巧城。

    他并不是前去地武城娄家复仇,而是来到了地平城,直接进入了地平城的丹药师工会。

    因为洛尘在那次丹药师比赛大放异彩,惊艳四方。

    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一眼便认出了洛尘,旋即态度无比恭敬地说道。

    “洛大师,您来我们丹药师工会是购买药材的吗?我们会长之前发话了,只要是您来,所有的药材全部最低折扣与你!”

    洛尘笑了笑,在心里暗道,叫墨河的那老家伙还挺会来事的。

    那么这一次可以少费些嘴皮子功夫了!

    “我来是有事找你们会长,你带路吧!”

    这名工作人员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们会长最近收了个弟子,今天会长要教他炼制虎心丹,他脾气不是太好,不喜欢有人在他学习炼丹的时候打扰,而会长又看重他丹道天赋极高,只能由着他闭门谢客!”

    “所以洛大师,真是不好意思,只能委屈你下次再来了!”

    洛尘这次来就是为了娄家的事情而来。

    袭香还在娄家,所以他必须尽管将袭香救出来。

    而洛家刚刚平稳内乱,哪有实力再去应对娄家,所以这件事情只能由洛尘解决。

    更何况,与娄家的恩怨也是由他引起的!

    洛尘心中虽然愤怒,但并未未去理智,就他现在的实力想要从娄家手中救出袭香,根本不可能,甚至就连他也极有可能会折在里面。

    所以,他便来到丹药师工会,有丹药师工会的帮助,定然能够震慑娄家,让他们放出袭香!

    时间急迫,洛尘怎么可能会等到下次再来,旋即对着这名工作人员冷声说道。

    “我找你们会长有急事,没有时间等到下一次,你尽管带路就行,出了事情全由我担着!”

    听到洛尘这么说,这名工作人员没有办法,只好带着洛尘前去。

    两人来到一处丹炉房前,工作人员停下脚步,面带犹豫地对着洛尘说道。

    “会长他们就在这里面了,洛大师,我还是想提醒你一下,会长的这名弟子脾气真的不是太好!之前我有一名同事,就是无意打扰到他了,就被他打成了残废!”

    洛尘冷笑了一声。

    “什么脾气不好,都是惯的!放心吧,我脾气比他还不好,若是他敢招惹我,我也不介意把他打成残废!”

    这名下人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暗叹。

    这位洛大师在丹药一途上实力着实极高,天赋更不用说了,就是有些狂妄,爱说些大话!

    会长大人的那名弟子,哪里是那么容易好应付的!

    在这名工作人员的暗叹中,洛尘已经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飘荡着一些丹香,在房间的里面放置着一座丹炉,此时两道身影正围坐在丹炉前。

    便是丹药师工会的会长墨河,和那位脾气不是太好的弟子了!

    “虎心丹最为关键的一步,便是虎心草放入丹炉的时间……”

    墨河正在教导这名弟子炼制虎心丹的步骤,听到洛尘进来的脚步声,这位老会长抬了头。

    那位弟子也抬起了头,见到洛尘,旋即脸上浮现起了怒意和厌恶!

    墨河还未来得及出声,这位弟子已经是指着洛尘出声骂道。

    “不长眼的东西,谁允许你进来的,不知道老子在这里炼丹吗?今天老子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不想变成残废的话,就跪下了磕个头,然后赶紧滚出去!”

    洛尘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身上的气息开始浮动。

    没有理会墨河,而是把目光落在了这名年轻的弟子身上。

    “看来你不仅是脾气不好,嘴巴还跟吃了那啥一样,奇臭无比!不过正好,我这个人别的本事没有,就治你们这种家伙特别在行!”

    “古莫,不得无礼!”

    这时,墨河已经出声,呵斥了一声这名年轻的弟子。

    只是名为古莫的弟子压根就不听他的,向着洛尘继续说道。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敢这么对我说话,看来今天我不收拾你一顿,你是不知道谁是老子,谁是孙子!”

    古莫提起一旁的铁棒,向着洛尘咬牙切齿的走去。

    嘶!

    只是他还没有来得及挥动铁棒,耳边便传来一阵蝉鸣之声。

    旋即,虚空中便传来一股无比强悍的力劲!

    砰!

    洛尘一道身影破空而来,直接捏住古莫的脖颈,将古莫的脸轰然砸在了丹炉之上。

    嗤的一声,一阵白烟飘起。

    炽热的温度旋即将古莫脸上的皮肤烫伤,钻心的疼痛让他发出一阵哀嚎!

    “谁是老子,谁是孙子,你现在清楚了吗?”

    洛尘的声音淡淡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