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是死了吗
    洛宇出剑之后,无尽的烈焰熊燃而起,整个院落里充斥着令人畏惧的炙热。

    在这股炙热中,虚空发出阵阵的嗤响之音,甚至就连地面上的泥土都在这股炙热中,枯缩发焦!

    洛宇感受到这股炙热,脸上浮现出一股无比的自信。

    因为这可是他最强的底牌!

    “赤焰剑法,焚海堙没!”

    低喝声中,洛宇已经挥动长剑,向着洛尘轰杀而去。

    释放在虚空中的熊熊烈焰,也在这一瞬间迅速收敛,尽数向着洛尘焚烧而去!

    “小畜生,你当初敢那般羞辱我父亲,我父亲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只是可惜了,我现在只能将你一剑斩杀!”

    洛宇手中的长剑更是斩出一道剑意,无比锋利,气势如虹!

    一旁的花思灵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力,芳心顿时一紧,俏眉微蹙,这一剑太强了,比之前的一剑焚杀要强上数倍!

    就算流云宗的一些外门长老过来,都不见得能够抵住这样一剑!

    所以,她不能让洛尘一个人去面对。

    她要燃烧自身的精血,只有这样才能替洛尘抵住这一剑,才能轰杀洛宇!

    就因为洛尘说的那句,他的女人!

    然而就在花思灵脚步刚刚轻点出去的时候,洛尘的声音却在她的耳边轻轻响起。

    “你体内气机还没稳定,若是出手,对你自身会有一定的损伤,所以听话回去,眼前这家伙交给我就行了,我定会将他镇杀!”

    “而且我之前警告过你了,你要是再敢燃烧精血,我就打你的屁股!”

    花思灵还是不放心,不过稍稍迟疑了一下后,还是退到了一侧。

    熊熊烈焰和锋芒剑意已经扑面而来。

    洛尘脑海中的精神力瞬间沟通了那幅风之圣画。

    洛尘只凭武气境八重的境界,却敢与武师境四重强者对战。

    圣画便是他的底气所在!

    毕竟圣画生于天地,蕴含着无比恐怖的天地自然万物之力!

    否则就算他的天赋再强,手段再多,也不可能一连跨过这无数境界与之一战!

    圣画出,狂风起!

    一道气息扶摇而上,虚空中生出一道冰寒之意。

    洛尘出剑,剑出如蝶舞,声如雨落!

    风雪已经卷席来到剑锋之上,与手中的长剑互鸣出声。

    “我这一剑,再加上圣画与命星的双重之力,虽然还从未见识过威力如何,但是定然能斩杀洛宇!”

    “剑雨蝶恋!”

    洛尘一声低喝,挥动长剑,剑意卷席着狂风,卷席着冰雪,卷席着雨声!

    大风大雪起,剑意如雨落!

    砰!

    两道剑意卷席着各自的武道之意已经到了轰撞一起,一道轰鸣之声赫然响起。

    剑意荡开。

    锋芒如刃的气息四散而去!

    在这一声中,院落地面上所有的石砖尽数碎裂成粉!

    砰!

    又是一声响起,剑意荡开的更为恐怖!

    整个院落的墙壁房屋,在这一声中直接轰塌!

    洛宇心中一颤,这焚海堙没可是他最强的一击了,就说和他同一境界的武者了,就是武气境五重的强者也难以应付。

    而眼前这个只有武气境八重的少年却挥剑抵了过来。

    而且少年的剑意澎湃,竟然丝毫不弱于自己,这对洛宇来说,可是一件无比恐怖的事情!

    砰!

    第三道砰响之声响起。

    所有的剑意都在这一声之中荡开。

    最后一次的剑意荡开,威力可想而知!

    就算是向来自负的洛宇,面对着眼前的剑意余波,也起了一身的冷汗,旋即动用了自身所有的力劲,来抵住这一道剑意余波。

    洛宇一边奋力抵住这一道剑意余波,一边望向对面的洛尘。

    在他的眼中,剑意余波荡去。

    大概是之间的一剑,耗尽了洛尘所有的气息劲力,所以在这一道剑意余波前,洛尘已经毫无抵挡之力。

    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绝望。

    然后,便被这一道剑意余波生生绞杀。

    顿时,耳边传来了洛尘的惨叫声,然后地面上只剩下了一团血肉。

    洛宇抵住了这一道剑意余波,不过自身的气息劲力已经完全消耗殆尽,身体无比虚弱。

    不过就是这样,他还是望着地面上的那团血肉,哈哈笑出了声来。

    “哈哈!你就算是天才又能如何,现在终究不是我的对手!动手前,把说的那么荡气回肠,还要和我一剑定生死,可是结果呢,我依旧活的好好的,而你只能死在我的剑下!”

    “这便是你狂妄嚣张的下场!”

    洛宇心里前所未有的痛快,因为他镇杀了洛尘!

    不仅替父亲报了耻辱之仇,断掉了洛海的想法,更是除掉了一个最大的隐患!

    “是吗?”

    突然,在洛宇的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

    对洛宇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洛宇的脸色哗然大变,旋即转身。

    然后就在洛宇转身的一瞬间,一道森寒冰冷的长剑已经刺穿了他的胸口!

    在他的身后,站着一名少年,便是洛尘!

    洛尘嘴角泛起了一抹弧度,冷声笑道:“光天化日之下,就别说梦话了,而且我之前告诉过你了,就凭你还杀不了我,你怎么就不相信呢!”

    洛宇看着胸口上的一柄长剑,又看着站在眼前的少年,旋即癫狂一般地摇起了头。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站在这里?你不是死了吗,我亲眼看到,你被那道剑意余波斩杀,血肉还落在地上!”

    洛宇的语气无比激动。

    相较于胸口被刺进了那一剑,他更无法接受眼前的情形。

    他可是亲眼见到洛尘被剑意镇杀,特别是那一道惨叫声,他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那么,洛尘怎么又会站到自己身后!

    死而复生?

    不!他无法理解!

    其实在剑意余波荡开的瞬间,洛尘便取出了那幅幻之圣画,当初的洛宇全心应付那道余波,圣画极其容易地控住了洛宇。

    并在洛宇的脑海中,制造出了幻境!

    就像洛尘当初在寒林山脉见到金无神那样,洛宇之前见到的,听到的,都只不过是幻境罢了!

    而洛尘则是抵住这一道剑意余波后,运用蝉鸣步来到了洛宇的身后。

    “我知道你很不理解,但是很对不起,我可没有闲心给一个死人解答疑惑!”

    说着,刺进洛宇胸口的长剑微微颤动。

    洛尘握着这柄长剑,嘴角微微出声。

    “剑雨蝶恋!”

    洛宇察觉到了什么,脸色瞬间大变。

    “不……”

    在一声嘶喊中,洛宇被雨蝶剑法镇杀!

    :第一更,还有两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