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长灵玄冰斩
    洛尘的话音落下,花思灵的手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她什么时候成洛尘的女人了,若不是这个时候有正事要做,她肯定要把这个满嘴胡说八道的家伙给剁了!

    “尼玛,这小子也太无耻了吧!”

    “躲在女人的后面当小白脸,还说的这么振振有词,我见过不要脸的,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金府的子弟站在一侧,忍不住小声地诋毁道。

    金石开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因为他从洛尘身上察觉到了杀意,禀冽至极!

    同样,这个小姑娘身上也有。

    看来,今天只能一战,自己当初虽然答应了雪妍,不会对洛尘动手,但是现在洛尘要对他动手,他总不能站在这里等死吧!

    “就凭这个小姑娘便想杀我,真不知道小子,你是哪里来的这份自信?”

    金石开语气充满了不屑,他再怎么说也是在武道浸淫数十年,又是入了金刚之身,还会不如一个这般年轻的小姑娘。

    毕竟,金石开可不相信,谁都有雪妍那么恐怖的实力!

    金石开想到这里,又看到洛尘怀中的茶茶,心中的贪婪之意再次生起。

    战王神虎的血肉对他的炼体可是有莫大的好处。

    雪妍只是说了不允许动洛尘,但可没说不允许动那只小神虎。

    “也罢!你既然来了,总要你付出些代价,你我可以不动,但是那只战王神虎嘛,就留下来吧,待我宰了它,沐浴兽血,吞噬兽骨!”

    金石开向着洛尘阴阴说道。

    “你必死!”

    洛尘还没有出声,花思灵已经咬牙切齿起来。

    嗤!

    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到了极点,在这一瞬间,花思灵的背后突然生出了一双巨大的羽翼。

    这些羽翼并不像洛尘之前见到的晶莹剔透,如若琉璃,而是由无数的寒冰凝成!

    下一瞬间,这双巨大的羽翼突然分散来开,分散成一道又一道的极寒长冰!

    这些冰块如若长剑一般,泛着森冷的寒意,杀气如龙,锋利至极!

    在花思灵的身后,就如若一座巨大的剑阵!

    这股气势,仿若毁天灭地!

    这是花思灵最近才领悟的招式,也算是她作为真正底牌的最强杀招。

    若是寻常,花思灵可以用其他的招式来对付金石开,但是她现在就想直接杀了金石开!

    “长灵玄冰斩!”

    话音刚落,这无数道森寒玄冰直接向着金石开破空而去。

    嗤!

    金石开丝毫不以为意,没有理会花思灵的长灵玄冰斩,毕竟他可是堂堂金刚之身,那点小把戏还伤不了自己。

    他的心思和目光尽数放在洛尘身上。

    准确地说,是放在茶茶的身上!

    长灵玄冰斩的速度极快,瞬间便破空而至。

    一道森寒玄冰直接刺破了金石开的皮肤,顿时,皮开肉绽,鲜血四溅!

    一阵疼痛袭来,金石开脸色哗然而变。

    这怎么可能!

    他堂堂炼体已入金刚之身,别说寻常那些兵器,就是上了品级的锋利兵器也无法破开自己的皮肉。

    而现在,竟然万器不入的皮肤,竟然一道长冰给刺破了。

    而且他能够感应到,这道玄冰竟然在摧残自己的生机。

    金石开无法理解!

    惊诧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金石开的心境马上恢复。

    只是形式却无法改变,只怪他太过于轻敌!

    一道又一道的玄冰已经接连刺进金石开的皮肉之中,看上去就如同刺猬一般,极其恐怖。

    金石开这是第二次感觉到了死亡的危险,他想逃离,却已经被这些长灵玄冰封锁住了所有的退路。

    金石开咬起牙来,他没有想到,堂堂的金刚之身,竟然会溃败在一个小姑娘的手中!

    “既然我已是必死,那么临死之前,我也拉上你这个垫背的,算是报了我的杀子之仇!”

    金石开一声怒喝,向着洛尘踏步奔袭而去。

    嗤!

    依旧有无数的玄冰刺进金石开的身体!

    金石开体内气力运转起来,身上的肌肤显现出金刚一般赤金之色!

    长灵玄冰斩的威力极大,刺进金石开的血肉后,疯狂地摧残着金石开体内的生机。

    此时金石开只是硬撑着一口气,在体内疯狂蓄力,想要一击轰杀洛尘。

    花思灵面色一冷,脚步轻点,来到洛尘身边。

    洛尘向着花思灵摇了摇头,“放心吧,他杀不了我,相反,我会杀了他!”

    洛尘让花思灵出手,只是想要她对金石开造成些创伤。

    而最后斩杀金石开的事情,他会自己完成!

    只是洛尘没想到,花思灵的出手竟然这么狠烈,几乎是击杀了金石开。

    呼!

    金石开拳势蓄满,已是挥拳而来。

    这一拳,算是用尽了金石开的最后之力!

    “去死吧!这一拳我必杀你,算是为了光儿复仇!”满身布满玄冰的金石开面色无比狰狞。

    洛尘身后大风起。

    风之圣画卷席而去!

    在拳与卷风相轰撞之时,一道蝉鸣声悄然响起。

    “之前,你乃金刚之身,我破你不得!而现在你金刚身已破,我取你狗命就如同斩杀蝼蚁一般容易!”

    一道森寒的剑光瞬间亮起。

    洛尘的身形已经来到了金石开的背后。

    有眼尖的金府子弟已经发现,金石开的脖颈上露出一道剑痕,开始有鲜血不断地流下。

    这位城镇第一人满脸不甘。

    “不!”

    “我说过了,不论是谁,敢对茶茶生出一丝歹念的人,我洛尘都不会放过,这便是你的代价!”

    洛尘宛如杀神一般,语气冰冷,杀意沸腾!

    收回手中的长剑后,洛尘望向那群金府子弟。

    “想要报仇的,现在就可以出手了,来一个我便杀一个!”

    这些金府子弟没有一个敢出声的。

    “走了!”

    少年少女杀了人之后,仿佛什么事情没发生过一样,就这样安然离开了这里。

    无数金府子弟见到自己的家主倒在血泊中,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拦住洛尘和花思灵。

    毕竟,连家主这样的存在,都只能死在那少年少女的手中。

    他们出手,无异于自寻死路!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才感觉到那少年的可怕,远远要比少女可怕。

    甚至还要比那位小姑奶奶可怕!

    ……

    洛尘带着花思灵走出了血阴山。

    花思灵看着前方的路线,挑了挑眉头。

    “这不是回流云宗的路!”

    洛尘点了点头,“暂时先不急着回宗门,我打算先回一趟地巧城,回家看一看,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样了!”

    说实话,见到徐进欢为他爷爷拼尽力气,得到天地灵心草,洛尘心中也想起了那个慈祥和蔼的老妇人。

    上一世,洛尘无亲无故。

    这一世,洛尘知道了亲情的羁绊,血浓于水。

    “我回宗门了!”

    花思灵摇了摇头,便转身要离开,却被洛尘一把抓住了手臂。

    “你跟我一起,正好我带你去见一见奶奶!”

    ……

    数日之后,洛尘已经带着花思灵走进了地巧城。

    这时,洛家大厅里,洛海高高坐在家主的位置上,一旁坐着二长老洛远林。

    在洛远林的身后,站着一名中年男子,只是看上去便不简单。

    一名下人走进了大厅,向着洛海恭恭敬敬道了一声家主。

    :小可爱们,求推荐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