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弟妹很危险
    洛尘感觉到花思灵的目光突然袭来。

    花思灵的气质本就冰冷,此时眸子中更添几分冰冷之意。

    洛尘一时间不知道该解释些什么,他也不知道秦若思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更何况,他和秦若思之间根本也就没有什么,根本就不用解释!

    随后,洛尘将目光狠狠地瞪向徐进欢,恨不得把徐进欢的那张嘴给四分五裂!

    秦若思没有理会洛尘几人的暗中动作,而是望向那名老者出声。

    “这个少年,你不能动,无论你们有什么恩怨,现在这件事情到此结束,你可以带着他离开这里了。”

    “这臭娘们和竟然那土鳖是一伙的?”

    赵乾站在老者的身后,嘴角间不满的嘀咕了一声。

    “老夫也不想和那小子计较,只要他将乾少爷戒指里的那些东西尽数归还,老夫自然带着乾少爷离开。”

    徐进欢已经站到了洛尘的身边。

    他知道以洛尘的个性,肯定不可能只拿走戒指里的天地灵心草。

    估计赵乾的那枚空间戒指,现在已经是空空如也了!

    “洛尘,天地灵心草留着,把其他的东西全给他?”

    依照洛尘的个性,哪有拿到手里的东西往回还的,但是此时的处境并不好。

    洛尘心中多少忌惮着拍卖会所,毕竟自己坏了拍卖会所的规矩,这对拍卖会所的名声会造成很大的损伤!

    一旦拍卖会所插手此事,自己之前的丹药师身份在这里,拍卖会所或许不会为难自己。

    但是那两株天地灵心草肯定要被归还到赵乾的手里。

    想到这里,洛尘点了点头。

    徐进欢向着老者说道:“东西都可以还给你,但是那两株天地灵心草,就当做那小子一路侮辱我们的利息了!”

    老者摇了摇头。

    “我说的是尽数归还!”

    “那就是没得谈了!”

    洛尘揉了揉手心,语气淡然,留下天地灵心草已经是他最大的底线了。

    否则,一点东西都别想让他还回去!

    自己被赵乾羞辱了一路,洛尘没跟他过多计较,已经算是赵乾走运了!

    既然老者不同意,那洛尘就准备鱼死网破了!

    秦若思心思聪慧,自然明白洛尘的意思,身上的气势陡然升起。

    “我说了,你们之前的恩怨都一并了散,现在你可以带着他离开这里了!”

    之前秦若思的语气可以说是要求,那么现在完全就是命令了!

    老者一双眼睛缓缓眯起,握紧了手中的信号珠。

    “哼!没有这样的道理,既然这样,那我只能让拍卖会所的主事还给我主持公道了!也让你们知道,我赵家的东西可不是随随便便能抢的!”

    秦若思神情丝毫不变,气势更加地凌厉。

    “怎么着?我既然在这里,那么这件事情我管定了,所以你以为拍卖会所的人来了会有用吗?”

    “而且你是恐怕忘记了,这里是血阴山,你若是想将道理,我可以让你和某个人去好好讲讲。”

    “还有,最好不要拿着什么赵家的名头来恐吓我,你应该知道,当年那个人对你们这几大家族没有一点的好感!”

    老者眉头皱到了一起,原本紧紧握着信号珠的手渐渐松缓下来。

    赵乾察觉到老者的变化,顿时有些着急。

    “怎么了,南叔,我们让拍卖会所的人来,我就不信还治不了那臭娘们了!”

    老者摇了摇头,向着秦若思和洛尘几人望去,语气极其低沉。

    “今日之事,我赵家记住了!”

    说罢,便带着赵乾消失在夜色之中。

    “谢过老板娘出手相助了!”

    洛尘向着秦若思出声谢道,余光瞥了一眼花思灵,也算是无形之中给了花思灵一个解释。

    他和秦若思只是客人与客栈老板娘的关系,仅此而已!

    花思灵已经抱起了小茶茶,没有理会洛尘。

    秦若思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

    “那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谢法?”

    洛尘还没有回答呢,花思灵的小脑袋已经抬了起来,虽然没有望向洛尘,但是余光却是向着洛尘这里瞥去。

    徐进欢悄悄趴在洛尘的耳边说道。

    “家里一定要和谐,还有,弟妹很危险,采花需谨慎!”

    洛尘此时神情淡然,他堂堂丹皇能被这样的局面吓倒了,但心中却已经是万马奔腾了!

    秦若思继续开口说道。

    “行了,看在香儿的面子上,你们今晚在我客栈里休息一夜,明天再离开血阴山,放心,整个血阴山,没有什么地方比我的思香客栈更安全了!”

    徐进欢的神情有些古怪。

    “香儿?思香,莫非是老板娘的妹妹?我勒个去,洛尘,你这家伙还要不要脸了,妹妹拿下了,现在过来找姐姐了!真的是无耻至极!”

    洛尘旋即便感觉到花思灵那里传来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意。

    哪怕他沟通了六重的冰封命星,对冰寒有些免疫,但也抵御不了这股寒意。

    “洛尘,你手抖什么呀?”徐进欢问道。

    “我特么要撕了你!”

    ……

    回到了客栈里,洛尘又给花思灵开了一间房间。

    秦若思的神情有些古怪,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洛尘将那两株天地灵心草给了徐进欢,然后敲开了花思灵的房门。

    “你为什么会在血阴山?你不会一路跟着我们过来的吧!”

    花思灵的语气依旧冰冷。

    “你能不自恋吗!”

    她自然不可能把事实说出来,洛尘找她告别,她让洛尘带着茶茶,一直想要带走茶茶的洛尘,竟然推辞了起来。

    当时,花思灵便觉得洛尘有些不对劲。

    以花思灵的实力和地位,在流云宗想要问清楚洛尘的去向不是问题。

    聪明的花思灵更是联想到徐进欢那位旧疾复发的爷爷,所以,很快便明白了洛尘的目的。

    于是一路跟了过来。

    洛尘也没有和花思灵计较,毕竟,如果那时不是花思灵出现,老者的那一拳便要全部轰砸在洛尘身上。

    洛尘就这样看着花思灵,没有说话。

    最后是花思灵开口出声。

    “天不早了,你可以回去了!”

    洛尘一副听不懂的样子。

    “回去?你让我去哪啊!”

    花思灵抬起头,一双好看的眸子微微眯起。

    “回你自己的房间去!”

    洛尘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可怜。

    “我那里又冷又凉的,而且破房子又漏风又漏雨,让我在你这里借宿一夜,讨点温暖!”

    花思灵身上的寒意更盛,无尽的寒意向着洛尘拍压而去。

    “你讨不到的,我这里更冷!”

    洛尘打着寒颤离开了花思灵的房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