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霸气如雪妍
    血阴山最外围的小镇。

    金石开已经赶回金府,刚踏步进入金府大院后,便看到金府大院里正蹲着一群人。

    金府的丫鬟下人,金家的一众子弟,都蹲在这里,拥拥挤挤的,就像是一群俘虏!

    蹲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妇人,神情哀伤,眼角不断有泪水划过。

    正是金石开的夫人!

    旋即,金石开心中生出一阵怒意。

    他金石开在这个城镇里可以说是霸主一般的存在,就算在整个血阴山,也没人敢随意招惹。

    如今,却有人闯进了自己的府邸,将自己府上的众人都押在了大院之中。

    他金石开怎能不怒,不过这份怒气并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在金家大院里有一座假山,此时一道身影正坐在假山之上,大概因为是无聊吧,正低着小脑袋,把玩着自己的纤细手指。

    穿着一件雪白的小碎花连衣裙,露出两只洁嫩如玉的小腿正悬在半空中,来回地摆动着。

    这样一幅场景,就如同诗画一般,清新淡雅!

    金石开知道这道身影,便是始作俑者。

    “雪姑娘,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金石开的声音有些低沉,毕竟心有怒意。

    这道身影收起了如葱玉般的小手,抬起头来,露出一副无比精致的容颜。

    就像是深冬时节的自天而落的雪花!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和洛尘在地平城分开的雪妍。

    雪妍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丝毫不曾理会金石开是否不满,望向面有怒意的金石开说道。

    “哪里过分了?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呀!”

    在这个时候,如果换做其他人敢这么和金石开说话,金石开肯定毫不犹豫,将那人轰成肉泥。

    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瘦弱少女,金石开可不敢这样去做。

    眼前的少女看上去清新脱俗,人畜无害,但是实力高深莫测,不是强过自己一丝半点的那种,而是直接能够碾压自己的那种!

    少女刚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被自己儿子看中,便要强行掳走。

    结果被少女轻轻一挥,便飞出数十米之远,后来躺在床上半个月才能下来。

    当时金石开替儿子报仇,在城镇中找到少女,还未出手,便被少女一拳轰飞出去。

    堂堂的金刚之身,在少女的这一拳下竟不值一提,筋骨直接错乱!

    这还只一拳,若是少女真正起了战意,恐怕自己这金刚之身真的能被打成肉泥!

    自从那次之后,金石开回去第一次训诫了金宇光,并告诉整个金府,坚决不能招惹雪妍!

    所以金石开就算心中怒意再盛,也只能忍着不能发作出来。

    “我不明白雪姑娘你这是什么,我们金府好像没有何招惹到雪姑娘吧?”

    雪妍低头望向金石开,小脑袋点了点。

    “你是没有招惹我,但是你招惹了那个少年,招惹了他,比招惹到我还要严重!”

    “少年?”

    金石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马上便想起来,雪妍口中的少年,应该就是客栈那里的洛尘。

    想起来洛尘,金石开语气中的怒意有些不加掩饰了!

    “他可是杀了我儿子?”

    杀子之仇,怎么能不愤怒!

    雪妍则是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吗?那有如何!”

    “别说是杀了你儿子,就是他将你金府屠杀殆尽了,你也不能动他丝毫!”

    在雪妍的记忆里,有个少年曾陪在她身边,陪她吃饭,陪她笑靥如花。

    在最脆弱的时候安慰她,也保护着她!

    所以,她也要保护好那个少年,绝不会让别人动他丝毫!

    金石开拳头紧握,摇头说道:“他可是杀了我儿子,我若不报此仇,枉为人父!”

    雪妍从假山跳了下来,向着金石开走去。

    “我话已经告诉你了,你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管不到。”

    这时,雪妍来到金石开的面前,不知道何时身上泛起了一阵森冷的寒意,让整个金府大院都陷入了极致地寒意之中。

    金石开是金刚之身,没有多大感觉,但是金府其他人都瞬间冷得直打啰嗦!

    “但是,那个少年要出一点事情,天涯海角,我都会灭了你们整个金府!”

    相貌无比精致的雪妍,此时就如同天上的九天神女一般,气势凌然,不容置疑!

    雪妍说出完这句话后,双手放在身后,蹦蹦跳跳地离开了金府。

    整个大院里的寒意瞬间消散,虽然雪妍走了,但是蹲在大院里的众人没有一个敢起来的,生怕这个雪姑娘突然回来。

    金石开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修武这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如此憋屈过。

    但是毫无办法!

    “都起来吧!”

    金石开的话音落下,大院里的人们才一个接着一个地起来。

    金府夫人来到金石开身边,面容上尽是泪痕。

    “老爷,光儿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吗?这样光儿可怎么瞑目啊!”

    金石开闭上了眼睛。

    “不要再说了,光儿的事情到此为止,任何人不得再去招惹那个少年,当然,更不要去招惹那个少女!”

    ……

    血阴山,白骨为门里面的高台上。

    赵乾自然震惊。

    要知道这白骨为门的阵法,他都无法破开,就是燕叔实力再强,也只能勉强破开数秒!

    而眼前的洛尘和徐进欢竟然破开阵法进来了。

    两人周围并没有其他身影,也就是说,这两人是自己进来的!

    血阴山最外围的小镇。

    金石开已经赶回金府,刚踏步进入金府大院后,便看到金府大院里正蹲着一群人。

    金府的丫鬟下人,金家的一众子弟,都蹲在这里,拥拥挤挤的,就像是一群俘虏!

    蹲在最前面的是一名妇人,神情哀伤,眼角不断有泪水划过。

    正是金石开的夫人!

    旋即,金石开心中生出一阵怒意。

    他金石开在这个城镇里可以说是霸主一般的存在,就算在整个血阴山,也没人敢随意招惹。

    如今,却有人闯进了自己的府邸,将自己府上的众人都押在了大院之中。

    他金石开怎能不怒,不过这份怒气并没有刻意表现出来。

    在金家大院里有一座假山,此时一道身影正坐在假山之上,大概因为是无聊吧,正低着小脑袋,把玩着自己的纤细手指。

    穿着一件雪白的小碎花连衣裙,露出两只洁嫩如玉的小腿正悬在半空中,来回地摆动着。

    这样一幅场景,就如同诗画一般,清新淡雅!

    金石开知道这道身影,便是始作俑者。

    “雪姑娘,你这么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金石开的声音有些低沉,毕竟心有怒意。

    这道身影收起了如葱玉般的小手,抬起头来,露出一副无比精致的容颜。

    就像是深冬时节的自天而落的雪花!

    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和洛尘在地平城分开的雪妍。

    雪妍嘴角泛起一抹笑意,丝毫不曾理会金石开是否不满,望向面有怒意的金石开说道。

    “哪里过分了?我觉得一点也不过分呀!”

    在这个时候,如果换做其他人敢这么和金石开说话,金石开肯定毫不犹豫,将那人轰成肉泥。

    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瘦弱少女,金石开可不敢这样去做。

    眼前的少女看上去清新脱俗,人畜无害,但是实力高深莫测,不是强过自己一丝半点的那种,而是直接能够碾压自己的那种!

    少女刚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被自己儿子看中,便要强行掳走。

    结果被少女轻轻一挥,便飞出数十米之远,后来躺在床上半个月才能下来。

    当时金石开替儿子报仇,在城镇中找到少女,还未出手,便被少女一拳轰飞出去。

    堂堂的金刚之身,在少女的这一拳下竟不值一提,筋骨直接错乱!

    这还只一拳,若是少女真正起了战意,恐怕自己这金刚之身真的能被打成肉泥!

    自从那次之后,金石开回去第一次训诫了金宇光,并告诉整个金府,坚决不能招惹雪妍!

    所以金石开就算心中怒意再盛,也只能忍着不能发作出来。

    “我不明白雪姑娘你这是什么,我们金府好像没有何招惹到雪姑娘吧?”

    雪妍低头望向金石开,小脑袋点了点。

    “你是没有招惹我,但是你招惹了那个少年,招惹了他,比招惹到我还要严重!”

    “少年?”

    金石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不过马上便想起来,雪妍口中的少年,应该就是客栈那里的洛尘。

    想起来洛尘,金石开语气中的怒意有些不加掩饰了!

    “他可是杀了我儿子?”

    杀子之仇,怎么能不愤怒!

    雪妍则是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吗?那有如何!”

    “别说是杀了你儿子,就是他将你金府屠杀殆尽了,你也不能动他丝毫!”

    在雪妍的记忆里,有个少年曾陪在她身边,陪她吃饭,陪她笑靥如花。

    在最脆弱的时候安慰她,也保护着她!

    所以,她也要保护好那个少年,绝不会让别人动他丝毫!

    金石开拳头紧握,摇头说道:“他可是杀了我儿子,我若不报此仇,枉为人父!”

    雪妍从假山跳了下来,向着金石开走去。

    “我话已经告诉你了,你要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管不到。”

    这时,雪妍来到金石开的面前,不知道何时身上泛起了一阵森冷的寒意,让整个金府大院都陷入了极致地寒意之中。

    金石开是金刚之身,没有多大感觉,但是金府其他人都瞬间冷得直打啰嗦!

    “但是,那个少年要出一点事情,天涯海角,我都会灭了你们整个金府!”

    相貌无比精致的雪妍,此时就如同天上的九天神女一般,气势凌然,不容置疑!

    雪妍说出完这句话后,双手放在身后,蹦蹦跳跳地离开了金府。

    整个大院里的寒意瞬间消散,虽然雪妍走了,但是蹲在大院里的众人没有一个敢起来的,生怕这个雪姑娘突然回来。

    金石开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

    修武这几十年来,他从来没有如此憋屈过。

    但是毫无办法!

    “都起来吧!”

    金石开的话音落下,大院里的人们才一个接着一个地起来。

    金府夫人来到金石开身边,面容上尽是泪痕。

    “老爷,光儿的事情就这样算了吗?这样光儿可怎么瞑目啊!”

    金石开闭上了眼睛。

    “不要再说了,光儿的事情到此为止,任何人不得再去招惹那个少年,当然,更不要去招惹那个少女!”

    ……

    血阴山,白骨为门里面的高台上。

    赵乾自然震惊。

    要知道这白骨为门的阵法,他都无法破开,就是燕叔实力再强,也只能勉强破开数秒!

    而眼前的洛尘和徐进欢竟然破开阵法进来了。

    两人周围并没有其他身影,也就是说,这两人是自己进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