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向你求一死
    客栈外面,金石开眉头紧皱,见到里面依旧没有动静,再次怒喝出声。

    “我知道你们两个小畜生就在里面,还不出来是吗?看来我要把这间客栈给拆了!”

    客栈的掌柜早已经跑到了外面,听到金石开的怒喝,心里有苦说不出来。

    金石开是谁?这可是整个城镇里最巅峰的武者存在!

    就是真的拆了他的客栈,他敢说一声不吗?

    若是说了,恐怕到时候要拆的就不仅仅是他的客栈了,还有他自己!

    房间里。

    洛尘直接推开房门,徐进欢立即跟了上来,皱了皱眉头说道。

    “洛尘,你不会真的要下去吧,我刚才可跟你说了,我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从他声音上,你也能听出来,声势雄厚,这家伙的实力绝对不简单,我们两个去了就是送人头!”

    洛尘出声说道。

    “为什么不下去,你听到他在骂什么吗?在骂你是畜生呢,这样你都能忍?反正我是忍不了!”

    “就算奈何不了他,我也要强行让他付出些代价来,我要让他知道我洛尘不是随便能羞辱的!再说了,还没有打了,你怎么就知道打不过!”

    洛尘上一世可是绝代丹皇,谁见着他不说都是恭恭敬敬,但是绝对没有人敢羞辱他的!

    心中不免有所傲气,自然不可能让金石开这般羞辱!

    话音落下后,洛尘转身而去,徐进欢跟在后面,挠了挠头,神情上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凝重。

    “奶奶的,反正现在也逃不了,就跟他拼了!”

    随后,洛尘和徐进欢走出了客栈。

    洛尘见到了对面人群中的金石开,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浑身的筋肉无比健壮!

    洛尘能够认出来金石开,无非是因为金石开身上的气息,雄厚至极!

    而且,因为心中的怒意,金石开身上的气息丝毫不加掩饰,气息禀冽,锋芒如枪,隐隐刺破虚空!

    这种浓郁程度,可以说稍稍逊色于邱大长老!

    邱大长老的境界实力,洛尘探查不到,同样,金石开的境界实力,洛尘依旧探查不到!

    但是无疑,金石开很强!

    “我还以为这两个家伙偷偷跑了呢,没想到他们还敢出来!”

    “跑?他们能往哪里跑,杀了金宇光,金石开能让他们跑了?”

    “就是!就算跑到天涯海角,金石开也会追杀他们的,还不如现在过来乖乖受死!”

    人群中,不少人认出了洛尘和徐进欢。

    早在洛尘击杀金宇光的时候,他们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刻。

    在他们心中,洛尘和徐进欢早已经是必死之人!

    他们来这里,是想看看,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是如何死在金石开的手中!

    此时,金石开也见到了洛尘和徐进欢,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像是利剑一般刺向两人。

    “没想到,你们两个小畜生还敢出来受死!既然敢杀死我儿,我定要将你们两个千刀万剐!”

    金石开的语气中,充斥着无法掩饰的怒意。

    面对着金石开的怒斥,徐进欢多多少少有些变色,毕竟,金石开身上的气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而洛尘却是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望着金石开摇了摇头,淡淡出声。

    “我想你搞错了,我们出来,可不受死,而是告诉你。”

    “就你,还没有羞辱我的资格!”

    嘶!

    一言既出,客栈周围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非其他,就是在他们看来,洛尘的口气太狂妄了!

    洛尘的意思,无非就是金石开杀了他!

    无法想象!

    金石开在整个血阴山虽然算不上什么顶尖人物,但是在血阴山最外围的这个城镇里,就是天一般的存在!

    洛尘的年纪看上去这么年轻,就注定了他的实力无法和金石开较量!

    哪怕他们是两个人,也不是金石开的对手!

    你杀了金石开的儿子,金石开前来报杀子之仇,你不仅认为金石开杀不了你,还反过来说,金石开连羞辱你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狂妄的,无非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有实力有本事的人,他们身居高位,实力禀然,身份和眼界早就了他们的口气之大。

    还有一种,真正本事没有一点,却狂妄自大,看不起一切,天是老大那他就是老二!

    在这些人眼中,洛尘自然是属于最后一种人了!

    就连洛尘身边的徐进欢,也在不自然地挑了挑眉头。

    金石开身上的气息更加禀冽,距离他稍近一些的人能够感觉到身上有一种针扎般的刺痛,纷纷向后退了数步。

    “我没有羞辱你的资格?那我就让你知道,我不仅会羞辱你,还会杀了你!”

    轰!

    金石开没有再去废话,一声轰响,身形犹如炮弹一般。

    两手握拳赫然递出,带着无尽的威力,分别轰向洛尘和徐进欢。

    这拳势太过强大,周遭的空气被划破,发出嗤嗤的声响。

    金石开的身速度丝毫不满,若不是洛尘一直都在提防着金石开,恐怕根本迎接不急。

    手中梵音吟唱而起,洛尘没有丝毫的犹豫。

    一记大悲手轰然迎上!

    徐进欢的反应虽然不如洛尘,但手中也是旋即一阵烈风而起。

    烈风于手,双拳迎上!

    砰!

    洛尘和徐进欢站在客栈外面,背后便是客栈。

    一拳过后,徐进欢直接被轰进了客栈!

    而洛尘的大悲手则是和金石开的拳头迎上,虽然没有被震飞出去,但是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迅速传来。

    洛尘死咬牙关,并没有放弃!

    金石开眉头稍稍上挑了几分,他没想到洛尘竟然能抵住自己这一拳。

    旋即,身上的劲力尽数向着这一拳汇去。

    洛尘这一拳接的,本来就不容易,此时金石开劲力再起。

    洛尘手上距离疼痛,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被轰退了出去,身影直接撞在了客栈的门框上。

    木质的门框顿时四分五裂!

    一旁的客栈掌柜顿时一阵心痛。

    “我上好的黑梨木门呀!那可是好几千银两买来的呢!”

    客栈掌柜心里有苦说不出,他哪里敢让金石开赔钱,至于洛尘和徐进欢,已经是死人一对了,他上哪找人赔钱嘛!

    金石开收回拳掌,目光望向面色泛白的洛尘。

    “告诉我,我可有这个资格!”

    洛尘甩了甩手,面色凝重了几分,他最讨厌这样的处境之中!

    因为对他来说,这便是介于生和死之间,洛尘的战意瞬间被点燃而起!

    洛尘怎愿一死,所以那便战!

    “你说你要杀了我,你能杀了我!”

    “那好,今日我洛尘便向你,求一死!”客栈外面,金石开眉头紧皱,见到里面依旧没有动静,再次怒喝出声。

    “我知道你们两个小畜生就在里面,还不出来是吗?看来我要把这间客栈给拆了!”

    客栈的掌柜早已经跑到了外面,听到金石开的怒喝,心里有苦说不出来。

    金石开是谁?这可是整个城镇里最巅峰的武者存在!

    就是真的拆了他的客栈,他敢说一声不吗?

    若是说了,恐怕到时候要拆的就不仅仅是他的客栈了,还有他自己!

    房间里。

    洛尘直接推开房门,徐进欢立即跟了上来,皱了皱眉头说道。

    “洛尘,你不会真的要下去吧,我刚才可跟你说了,我们两个加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从他声音上,你也能听出来,声势雄厚,这家伙的实力绝对不简单,我们两个去了就是送人头!”

    洛尘出声说道。

    “为什么不下去,你听到他在骂什么吗?在骂你是畜生呢,这样你都能忍?反正我是忍不了!”

    “就算奈何不了他,我也要强行让他付出些代价来,我要让他知道我洛尘不是随便能羞辱的!再说了,还没有打了,你怎么就知道打不过!”

    洛尘上一世可是绝代丹皇,谁见着他不说都是恭恭敬敬,但是绝对没有人敢羞辱他的!

    心中不免有所傲气,自然不可能让金石开这般羞辱!

    话音落下后,洛尘转身而去,徐进欢跟在后面,挠了挠头,神情上露出一丝前所未有的凝重。

    “奶奶的,反正现在也逃不了,就跟他拼了!”

    随后,洛尘和徐进欢走出了客栈。

    洛尘见到了对面人群中的金石开,一个其貌不扬的中年男子,浑身的筋肉无比健壮!

    洛尘能够认出来金石开,无非是因为金石开身上的气息,雄厚至极!

    而且,因为心中的怒意,金石开身上的气息丝毫不加掩饰,气息禀冽,锋芒如枪,隐隐刺破虚空!

    这种浓郁程度,可以说稍稍逊色于邱大长老!

    邱大长老的境界实力,洛尘探查不到,同样,金石开的境界实力,洛尘依旧探查不到!

    但是无疑,金石开很强!

    “我还以为这两个家伙偷偷跑了呢,没想到他们还敢出来!”

    “跑?他们能往哪里跑,杀了金宇光,金石开能让他们跑了?”

    “就是!就算跑到天涯海角,金石开也会追杀他们的,还不如现在过来乖乖受死!”

    人群中,不少人认出了洛尘和徐进欢。

    早在洛尘击杀金宇光的时候,他们知道肯定会有这一刻。

    在他们心中,洛尘和徐进欢早已经是必死之人!

    他们来这里,是想看看,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是如何死在金石开的手中!

    此时,金石开也见到了洛尘和徐进欢,眼睛微微眯起,目光像是利剑一般刺向两人。

    “没想到,你们两个小畜生还敢出来受死!既然敢杀死我儿,我定要将你们两个千刀万剐!”

    金石开的语气中,充斥着无法掩饰的怒意。

    面对着金石开的怒斥,徐进欢多多少少有些变色,毕竟,金石开身上的气息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而洛尘却是面色没有丝毫的变化,望着金石开摇了摇头,淡淡出声。

    “我想你搞错了,我们出来,可不受死,而是告诉你。”

    “就你,还没有羞辱我的资格!”

    嘶!

    一言既出,客栈周围的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

    无非其他,就是在他们看来,洛尘的口气太狂妄了!

    洛尘的意思,无非就是金石开杀了他!

    无法想象!

    金石开在整个血阴山虽然算不上什么顶尖人物,但是在血阴山最外围的这个城镇里,就是天一般的存在!

    洛尘的年纪看上去这么年轻,就注定了他的实力无法和金石开较量!

    哪怕他们是两个人,也不是金石开的对手!

    你杀了金石开的儿子,金石开前来报杀子之仇,你不仅认为金石开杀不了你,还反过来说,金石开连羞辱你的资格都没有!

    这么狂妄的,无非只有两种人。

    一种是真正有实力有本事的人,他们身居高位,实力禀然,身份和眼界早就了他们的口气之大。

    还有一种,真正本事没有一点,却狂妄自大,看不起一切,天是老大那他就是老二!

    在这些人眼中,洛尘自然是属于最后一种人了!

    就连洛尘身边的徐进欢,也在不自然地挑了挑眉头。

    金石开身上的气息更加禀冽,距离他稍近一些的人能够感觉到身上有一种针扎般的刺痛,纷纷向后退了数步。

    “我没有羞辱你的资格?那我就让你知道,我不仅会羞辱你,还会杀了你!”

    轰!

    金石开没有再去废话,一声轰响,身形犹如炮弹一般。

    两手握拳赫然递出,带着无尽的威力,分别轰向洛尘和徐进欢。

    这拳势太过强大,周遭的空气被划破,发出嗤嗤的声响。

    金石开的身速度丝毫不满,若不是洛尘一直都在提防着金石开,恐怕根本迎接不急。

    手中梵音吟唱而起,洛尘没有丝毫的犹豫。

    一记大悲手轰然迎上!

    徐进欢的反应虽然不如洛尘,但手中也是旋即一阵烈风而起。

    烈风于手,双拳迎上!

    砰!

    洛尘和徐进欢站在客栈外面,背后便是客栈。

    一拳过后,徐进欢直接被轰进了客栈!

    而洛尘的大悲手则是和金石开的拳头迎上,虽然没有被震飞出去,但是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迅速传来。

    洛尘死咬牙关,并没有放弃!

    金石开眉头稍稍上挑了几分,他没想到洛尘竟然能抵住自己这一拳。

    旋即,身上的劲力尽数向着这一拳汇去。

    洛尘这一拳接的,本来就不容易,此时金石开劲力再起。

    洛尘手上距离疼痛,根本无法抵挡,直接被轰退了出去,身影直接撞在了客栈的门框上。

    木质的门框顿时四分五裂!

    一旁的客栈掌柜顿时一阵心痛。

    “我上好的黑梨木门呀!那可是好几千银两买来的呢!”

    客栈掌柜心里有苦说不出,他哪里敢让金石开赔钱,至于洛尘和徐进欢,已经是死人一对了,他上哪找人赔钱嘛!

    金石开收回拳掌,目光望向面色泛白的洛尘。

    “告诉我,我可有这个资格!”

    洛尘甩了甩手,面色凝重了几分,他最讨厌这样的处境之中!

    因为对他来说,这便是介于生和死之间,洛尘的战意瞬间被点燃而起!

    洛尘怎愿一死,所以那便战!

    “你说你要杀了我,你能杀了我!”

    “那好,今日我洛尘便向你,求一死!”

    :说断更掉粉的小可爱别走,公子回来了嘛,这两天在王者峡谷迷路了,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