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孝心不可辜
    娄管家满心气愤地离开大厅,向着流云宗外走去。

    走了没有几步,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是叫住他的声音。

    娄管家停下脚步,转身望去,身后急急跟上来一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卓乐山。

    之前在大厅里,卓乐山说了几句话,都是站在娄家的角度上,这让娄管家对卓乐山心有好感,脸上的怒意稍稍散去了几分。

    “卓长老,有何事找我?”娄管家出声问道。

    卓乐山已经来到娄管家面前,故装叹了一息。

    “哎!娄管家,我一直很喜欢娄镇这个孩子,武道天赋难得罕见,待人又谦逊礼貌,日后娄家有这样的家主,定能再盛一步,可惜了呀……”

    娄管家闻言,想到娄镇,也是叹息了一声,虽然和自己并没有血肉关系,但毕竟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就这么没了,他心里也不是滋味。

    卓乐山继续说道。

    “洛尘这小子就是该死!都是同门弟子,哪有这么大的仇恨,非要分出你死我活,要说我,就应该取下那小子的贱命,让娄镇瞑目!”

    娄管家点了点头,说道:“只是你们邱大长老已经发话了,想把那小子带走是不可能的了!”

    卓乐山眼珠子旋即一番转动,轻声说道。

    “娄管家,这小子毕竟是流云宗弟子,想要在流云宗把他带走确实是不可能,不过我有一个办法,娄管家可以试一试。”

    “卓长老请说!”娄管家眼前一亮,旋即说道。

    “我打听过了,这洛尘来自地巧城的洛家,到时候以你娄家的实力,把这小子的父母姐妹什么的都抓到娄家,然后放出话,不想让自己的家人惨死,就让洛尘自己上门去换。”

    娄管家有些疑惑,“只是,那小子愿意送上门来吗?”

    卓乐山胸有成竹说道,“放心吧,以我对他的了解,他肯定会去的!”

    娄管家在脑海中又细细思索了一番,觉得卓乐山的办法没有什么问题,脸上旋即露出一丝笑意。

    “今日可要多谢卓长老指点迷津了!”

    卓乐山摆了摆手,脸上装出一丝悲伤。

    “无妨,我只是想让娄镇这孩子能够瞑目!”

    ……

    洛尘从竹峰回到宅院后,又将雨蝶剑法试炼了一番。

    随后便回到屋子里,身子盘坐在床榻之上,脑海中的精神力汇聚一处,手掌缓缓伸出。

    四团丹火凭空而出,悬浮在手掌之上,轻轻摇曳着。

    但是这并没有完,在四团丹火生出之后,一丝微弱的火苗悄然生出,和之前的四团丹火不同,这道丹火异常微小。

    洛尘将精神力尽数投入到这第五团丹火上!

    半日的时间过去,第五团丹火就像嫩芽生长一般,渐渐生长成和那四团丹火一样的势头。

    洛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将手掌上的五团丹火收了回去。

    能够凝结出五团丹火,这也就意味着,洛尘已经恢复到了五阶丹药师的实力。

    当然,对于其他丹药师来说,凝结出五团丹火,这只是能够成为五阶丹药师的基础,并不代表着完全成为五阶丹药师!

    成为五阶丹药师,还必须能够完整地炼制出五阶丹药!

    而洛尘上一世乃是绝代丹皇,现在别说五阶丹药了,之前就连六阶的至圣精元丹,都能够炼制出来!

    恢复到五阶丹药师的实力后,洛尘稍稍休息了一会儿。

    在空间戒指中取出一堆灵石放在身边,随后便运用起九域魔轮心法。

    在洛尘的手掌中,五道勾丝血链生出,旋即便落在这一堆灵石之上。

    在九域魔轮心法的催动下,灵石内蕴含内天地灵气,如同江河泄堤一般,借着勾丝血链,疯狂地涌入洛尘的身体之中。

    洛尘的体内泛出一道道轻轻的轰鸣声。

    又是数个时辰过后,在灵气的冲灌之下,洛尘的武道境界已经来到了武气境六重中期!

    这时夜色已深,洛尘也疲累不堪,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第二日,洛尘还没有睡醒,便被一阵敲门声闹醒了。

    洛尘推开院门,敲门的是徐进欢。

    自从上次弟子排名战之后,洛尘就没有见过徐进欢。

    洛尘想起来,当时还给了徐进欢一枚威力加强版的泻药,这时再看到徐进欢,洛尘心里面多少有些愧疚。

    不过再想想,当时也不是自己硬塞给徐进欢的,是他自己主动要的。

    这样一想,刚才心里的那丝愧疚全部一扫而空!

    洛尘打了个哈欠说道:“有什么急事,让你一大早来找我?”

    徐进欢丝毫不客气地直接走进了院子,指了指洛尘的房间:“进去再说!”

    说着,并没有理会洛尘,自己先走了进去。

    洛尘站在院门那里,很是无奈。

    “这家伙的脸皮,真的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无奈过后,洛尘走进了自己房间。

    “说吧,你到底来找我有什么事?”

    徐进欢说道:“我前几日都在我爷爷那里,一直没出来,所以不知道兰山的事情,不然的话,绝不可能让兰山兄弟发生这样的事情!”

    “兰山兄弟?”洛尘挑了挑眉头,疑惑问了一声,“你跟兰山很熟吗?”

    “兰山不是你的兄弟嘛,是你的兄弟,自然也就是我徐进欢的兄弟了!”徐进欢出声说道。

    洛尘拍了拍脑门,实在有些跟不上徐进欢的思维。

    “我跟你,好像也不是很熟吧!”

    徐进欢一手拍在洛尘的肩膀上,“瞎说什么大实话,不是,咱俩怎么就不熟了,我跟你讲,这就是缘分懂吗,茫茫的人海中……”

    洛尘直接瞪了一眼满嘴放风的徐进欢。

    “说人话!”

    徐进欢嘿嘿笑了两声,脸色渐渐凝固起来。

    “我来找你,确实是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我爷爷乃是武技阁的守阁长老之一,年轻的时候曾遭仇人暗算围剿,虽然保住了性命,但是身受重伤。”

    “听爷爷说,当年有一位丹药大师给了他一株天地灵心草,缓解了一身伤病,这些年过去了。”

    “但是最近,爷爷的旧伤又犯了,现在因为疼痛,躺在床上不能动弹,所以我想去找一株天地灵心草,来缓解爷爷的伤势!”

    徐进欢说的很认真,洛尘能够感觉到他的一片孝心。

    虽然徐进欢表现地很不正经,但是这片孝心真真切切。

    洛尘顿时就想到了洛家的那位老祖宗,自己的奶奶。

    天下孝心不可辜!

    在洛尘眼中,人行一世,无论权势多重,钱财多富。

    若是连孝心都无半点,那么依旧是可悲可唾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