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睁大你狗眼
    草药堂的清秀女子皱了皱眉头,不过听到洛尘所说,眉头舒缓了几分。

    眼前这少年毕竟是位丹药师,而主事的那位同样也是丹药师,带这少年前去,主事应该不会责怪自己!

    想着,女子点了点头。

    “跟我来!”

    洛尘跟着女子走进了草药堂后面,穿过了一条长廊后,停在了一处房间前。

    女子手指扣在房门上,轻轻敲了三下,道了一声:“主事大人!”

    不过多时,房间里传来一道声音。

    “进来!”

    女子轻轻推开房门,洛尘随即跟着进去。

    房间的正中央放着一座丹炉,通体隐隐泛着青色光芒,上面雕刻着奇形怪状的花边纹路,一眼望去,便能知道,这座丹炉绝非凡品!

    在房间的里面有一张长桌,桌子前趴着一名中年男子,不知为何,竟然是一头白发,很是引人眼球。

    这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便是草药堂的主事大人了!

    这张桌面上放着一些杂七杂八的药材,各式各样的都有,像是个杂货铺子。

    中年男子就不断地出手捏起这些药材,细细辨认,随后在一张纸面上写着什么。

    听到传来的脚步声,这位主事出声问道,不过却连头都没有抬起,依旧在忙碌地写着什么。

    “月婉,什么事情?”

    名为月婉的清秀女子来到桌前,躬身说道:“主事大人,有人想要见你!”

    主事大人手中的笔没有停顿,不过语气却是多了几分恼怒之意。

    “月婉,你也不是一天在这里工作了吧,我和你说过了,我的时间很宝贵!现在什么人想见我,你就带着来见我,把我当成什么了?”

    月婉有些懊恼自己刚才没有说清楚,随即说道。

    “主事大人,这人可是一位丹药师,我想你们应该能够探讨一下丹药的学识,所以我就带他过来了!”

    这位主事大人听说来人的是一名丹药师,旋即把手中的笔放下。

    抬头望去,见到了月婉身后的洛尘,眉头有些皱起,语气不悦地说道:“月婉说的丹药师,不会就是你吧!”

    洛尘对这位主事大人的态度心生不满,总觉得这位主事大人像是要高人一等一般。

    要不是现在有事相求,洛尘早就拂袖离去,他洛尘何曾受过这样的脸色!

    洛尘淡淡看了一眼这名中年男子,连出声都没有,只是点了点头。

    中年男子也只是看了一眼洛尘,随后便向着月婉斥责道。

    “呵!月婉,你是真的不知道我身份吗?这小子就这点年纪,无非也就是个一阶丹药师,而我呢,堂堂三阶丹药师,我和他之间什么差距你难道不明白吗?”

    “我和这样一个毛头小子有什么学识好探讨,他有这个资格吗?行了,带着他出去,下不为例!”

    说着,中年男子又低下头去,把心思再次放在桌上的一片药材上。

    月婉道了一声是,随后面露歉意地望向洛尘。

    “阁下还是跟我出去吧。”

    洛尘摇了摇头,随后望向低头的中年男子,冷笑了一声。

    “你说你是三阶丹药师,呵呵,怎么着,你不会以为区区的三阶丹药师就很了不起了吧!”

    一旁的月婉脸色瞬间变化,心中暗暗叫苦,这少年怎么敢这么和主事大人说话。

    要知道这位主事大人,不仅仅是三阶丹药师,还是整个流云宗的首席丹药师,据说很被丹药师工会的会长大人看重,有望成为下一任丹药师工会的会长!

    而这少年竟然敢这么说话,真的有点不知死活!

    月婉刚想要出声劝住洛尘,却没有想到洛尘语不惊人死不休,继续出声。

    “你都这般年纪了,还觉得成为一名三阶丹药师很了不起,在我看来,井底之蛙,愚蠢至极!”

    中年男子身上浮现起一阵浓浓的寒意,抬起头来,语气已经完全阴沉下来。

    他堂堂三阶丹药师,怎么能是一个毛头小子说羞辱就羞辱的!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区区的一阶丹药师,就这样目无尊长,现在跪下来祈求我的道歉,或许我还可以放你离开草药堂。”

    “否则,你不会活着出去的!”

    月婉叹了口气,她的心思本就善良,否则也不可能带着洛尘来见主事大人。

    只是这个时候,主事大人很明显恼怒了,她想要求情,也没有这个能力了。

    洛尘丝毫没有畏惧中年男子的威胁,反而依旧冷笑一声,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中年男子就认定自己是一阶丹药师!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一阶丹药师了,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清楚了,也让知道,你这些年都是活在狗的身上了!”

    话音落下,在中年男子和月婉的目光下,洛尘伸出手掌。

    手掌上先是凭空燃起了一团丹火,一团丹火便代表着一阶丹药师!

    随即,手掌上又生出一团丹火,两阶丹药师!

    第三团丹火生起!

    第四团丹火生气!

    四团赤红色的丹火静静浮现在洛尘的手掌间,代表着什么,自然不言而喻了!

    四阶丹药师!

    月婉的小嘴巴直接张开,露出了一个让人想入非非的口型,随即便用玉手捂住,来掩饰自己的惊诧!

    她也一直认为洛尘这么年纪,无非是一阶丹药师,天赋再强一些,也就是二阶丹药师。

    但是她没有想到,这少年竟然是一名四阶丹药师!

    比主事大人还要高上一个阶级!

    怪不得他之前敢那么羞辱主事大人,因为在丹药一途上,他比主事大人要强太多太多了。

    至于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心里的震撼比月婉还要剧烈。

    他身为丹药师,自然知道天赋对丹药师的重要性,更知道丹药师的级别攀升极其不易。

    就像那位丹药师工会的会长大人,投其一生,也不过是四阶丹药师!

    而眼前这名少年,这般年轻,便已经是四阶丹药师了,可见天赋恐怖至极呀!

    甚至以后能够达到的层次,是他无法想象的!

    洛尘望着面如死灰一般的中年男子,冷声说道。

    “现在告诉我,我到底是几阶丹药师?”

    中年男子声音有些颤抖,“四阶丹药师!”

    话音落下后,中年男子旋即站起身来,向着洛尘躬下身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傲慢,无比谦逊地说道。

    “是我韩吏有眼不识泰山,大师,你别生气,先上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