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给你个机会
    广场上的这些人中,只有兰山知道蝉鸣声代表了什么。

    旋即,本来虚弱无比的他挺着最后一口气,把头抬了起来。

    手中持鞭的弟子只觉得身边一阵风疾过,然后挥鞭的手悬停在了半空中,被人死死地捏住,动弹不得。

    他抬头望向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道身影,随即怒声说道。

    “小子,识相一点,就给我让开,否则你的下场和上面这小子一眼,死路一条!”

    出现在这里的身影,正是洛尘!

    洛尘皱了皱眉头,咬牙冷笑道:“你们不是都在找我吗?怎么我来了,反而要让我走开呢!”

    这名弟子脸色哗然大变,“你,你是洛尘?”

    洛尘没有理会他的惊诧,手中赫然出现一柄长剑,寒意禀冽,锋利至极,如若玄冰!

    正是从花思灵手中拿到的长剑!

    嗤!

    虚空中一道寒光掠起,斩碎虚空!

    瞬间,在这名弟子的脖颈上多出了一条血线,随后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他的神情异常痛苦,目光还充满了一丝不解,他不理解,自己怎么就喘不过气来,怎么就这样死去了。

    这名弟子被洛尘一剑斩杀!

    “若不是你只有这一条狗命,我恨不得杀你千次万次!”洛尘的声音异常冰冷。

    咣!咣!咣!

    洛尘一剑斩断了十字架上的粗壮铁链。

    那些围观的弟子见到这一幕,神情无比惊诧,面面相觑之后,忍不住小声地嘀咕起来。

    “那名内门弟子竟然被人一剑封喉了,这人不会就是洛尘吧?”

    “是他,我在弟子排名战的时候见过他,真的是他,他真的来了!”

    “来了又有什么用,他的下场肯定比兰山还要惨,迟早会被许天成给折磨致死。”

    “而且他斩杀的一名内门弟子,还是许天成的一条狗,许天成这下更不可能放过他了!”

    ……

    此时的兰山虚弱至极,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

    洛尘将兰山轻轻放在地上。

    如果不是因为之间从石安那里得到了消息,洛尘根本无法将眼前这个血肉模糊的人,和兰山联系到一起!

    看着眼前这一副模样,洛尘可以想象出来,兰山到底遭受了多少生不如死的折磨。

    洛尘身上的怒气忍不住一节一节地向上攀升,几乎宛如实质一般!

    兰山能够察觉到这一点,嘴角强硬咧出一抹笑意,断断续续说道。

    “洛尘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你赶紧离开这里……他们这么做,就是为了要对付你……”

    洛尘心中一颤,兰山之所以被折磨成这样,就是因为自己。

    但是洛尘没有想到,兰山不仅没有怪他,甚至这个时候,还担心他的安危,让他离开这里。

    洛尘知道兰山生性有些懦弱,但是这个表现出来的坚硬让洛尘万万没有想到。

    总之,兰山这个兄弟,洛尘现在是认定了!

    “你先不要说话。”

    洛尘说着,将手指点在兰山的身上,一丝精神力游入兰山的血液经脉中,查看着兰山的身体上的创伤。

    这些创伤对洛尘这个丹皇来说,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但是察觉到这些创伤,洛尘心中的火气依旧忍不住节节攀升!

    突然,洛尘眉头一皱,这丝精神力来到了兰山的气海周围。

    在精神力的感知下,那里原本娇弱的气海已经碎裂不堪!

    没有人不知道气海对于一名武者的重要性!

    气海自体内凝结而出后,完全就相当于五脏六腑一般,一旦破碎,就相当于宣告了他的死刑!

    砰!

    洛尘身上的怒气攀升到了极点,像是煮水沸腾了一般,在虚空中轰然炸开。

    洛尘咬着牙,死死地忍住心中的怒气,向着兰山轻声说道。

    “兰山,别担心,有我在这里,就肯定不会让你死的。”

    “至于破碎的气海,相信我,我一定会有办法让它完好如初的!”

    洛尘知道恢复破碎的气海,很是刺手,但并不没有一丝希望,他可是丹皇洛尘,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就绝不会放弃!

    可兰山并不知道眼前的洛尘,便是曾经站在山海域巅峰的丹皇。

    他只知道气海一旦破碎,几乎没有恢复的可能,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在通往死亡的道路上。

    但是兰山并没有表现出来,他觉得,洛尘这是在安慰他。

    兰山嘴角咧出一抹笑意,如若阳光一般,血污和灰尘遮挡不住的灿烂。

    “洛尘哥,我相信你!”

    洛尘站了起来,再也不去压制心中的怒意,一掌轰在这座高大的十字架上。

    一声轰响过后,随之暴怒出声!

    “许天成,给老子滚过来,你一心求死,老子今日便赐你一死!”

    声音如若平地起惊雷,滚滚散去。

    “太霸气了,我一直还认为洛尘是个怂货呢,没想到,竟然这么霸气!”

    “呵呵!光霸气有什么用,他自信了,不逃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要杀许天成,他怎么可能会是许天成的对手!”

    “就是,就算他有这个实力,他也绝对不敢杀。”

    “谁不知道宗主最宠溺许天成了,他若是杀了许天成,能逃得了我们宗主的追杀!”

    “那岂不就是说,洛尘只有死路一条了!”之前那名弟子面有不甘地嘀咕着。

    “这能怪谁,谁让他招惹了许天成!”

    ……

    许天成将鞭子还给那名弟子后,便没有多留。

    他过来只是发泄一下罢了,现在发泄完了,便带着身后的一群内门弟子离开。

    只是还没有走出练武广场,身后便传来这一道让他滚过去受死的话。

    许天成脸色顿时一片阴沉。

    他之前便见过洛尘,自然知道站在那里的便是洛尘。

    “我还一直以为你躲在哪个地方,当缩头乌龟,吓得不敢出来了!”许天成的语气中带着几分嘲讽。“没有想到,你还真的不怕死!”

    洛尘也望向许天成,目光中的杀意丝毫不加掩饰。

    “你一心想要求死,我有什么好怕的!”

    许天成目光中的杀意也渐渐浮现出来,不过在他心中却是想着,一时就把洛尘杀了,岂不是太便宜洛尘了。

    他要狠狠地羞辱洛尘!

    他要让花思灵知道,洛尘和他相比,只有被他踩在脚下,肆意羞辱的份!

    “洛尘,我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今天我可以给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许天成出声说道:“整个流云宗都知道,我喜欢花思灵,所以你告诉思灵,你们之间并不合适,以后离思灵远远的,绝不能靠近她一步。”

    “然后你自废修为,我可以饶了你这一条狗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