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不会恨他
    石安能够感觉的到,每一个呼吸后,喉咙上的力度便会越发的加重,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困难,但石安还是咬着牙,断断续续地说出来。

    因为不说,他真的会死!

    “许天成来找过你……发现你不在这里,就把兰山给抓走了……现在正绑在练武广场上,他说了你若是不出现,就一直绑到死……”

    嗤!

    洛尘身上顿时泛起一股滔天的怒意。

    他万万没有想到,许天成会因为自己和花思灵之间的事情,把怒气牵扯到无辜的兰山身上。

    洛尘感觉到石安的喉咙依旧在涌动,知道石安的话还没有说完,旋即将手掌松开,语气冰冷道。

    “继续说下去!”

    石安顾不上去揉捏发痛的喉咙,马上说道。

    “兰山已经被绑在上面好几天了,而且许天成每天都派人过去,用鞭子抽打,早已经皮开肉绽,奄奄一息,看样子,也支撑不了几天了!”

    嗤!

    虚空中这股滔天的怒意尽数化为杀意,锋芒至极!

    洛尘没有再去理会宅院里的石安,转身向着练武广场走去。

    石安重重地吐了一口气,像是刚从生死边缘走回来一般。

    ……

    练武广场。

    啪!啪!啪!啪!啪!

    一名内门弟子正挥动着手中的长鞭,一鞭子接着一鞭子,抽打在兰山的身上。

    这鞭子乃是蟒皮制成,粗厚沉重,挥动而出后,虚空中都传来呼呼的破空声,鞭子上面更是布满了一圈圈锋利的刺钩,每一鞭子下去,兰山身上都血肉飞溅!

    周围有很多外门弟子看不下去,但却无可奈何,只能纷纷摇头散去。

    不多时,走来一群人,最中间一人相貌轩昂,气势凌人,正是许天成。

    见到许天成,手中挥鞭的内门弟子旋即道了一声许老大。

    许天成毫不在意地问了一句,“洛尘那小子还没有出现吗?”

    持鞭的内门弟子摇了摇头,“还没有出现,不过许老大放心,那小子只要敢出现,我就直接打残了他,让他哪都跑不了!”

    许天成点了点头,“把你手掌的鞭子给我!”

    这么弟子马上把长鞭递到了许天成的手中,许天成接过长鞭,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鞭子向着兰山抽打过去。

    啪!

    一道响亮鞭声!

    一鞭过后,许天成没有继续挥鞭抽去,而是向着兰山走近了一些。

    许天成嘴角泛起了一抹笑意,笑的异常地阴狠,或者不能够称为笑,而是狰狞!

    “每一鞭子都打的你很疼吧?你要知道,我和你之间没并没有什么仇恨,我真正要对付的人是洛尘。”

    “可是洛尘我一时间找不到,有人跟我就跟我,你和洛尘的关系最好,我没办法,只能把你带来了,想要用你来让洛尘出现。”

    “也就是说,原本被绑在这里的,被鞭子抽打的不是你,而是洛尘。他知道招惹我的下场,他害怕了,所以不知道躲在哪里,像个缩头乌龟一样,不敢出来。”

    兰山缓缓抬起头,面目上尽是血痕和灰尘,已经完全没有了当初稚嫩的模样,看上去很是让人心疼。

    不过兰山的那双眸子依旧明亮,依旧坚定!

    “你想多了,洛尘哥不会害怕你的,更不会躲起来!”

    虽然兰山的声音很是虚弱,似有若无,但是那双眸子依旧明亮,依旧坚定,他坚信洛尘绝对不会躲起来!

    “呵呵!”许天成的喉咙里传来一阵笑声,相貌俊朗的他,此时的笑声竟然十分阴森可怖。

    啪!

    在笑声中,许天成又是一鞭子抽了过去。

    “嘴硬是吗?既然他没有躲起来,那为什么不出来呢,让你在这里遭受折磨。这件事情,你们整个外门都知道了,我相信他不会不知道的吧,难道说,他是被吓的逃出了流云宗!”

    “啧啧!他要真的这么做了,那还真是个怂货玩意儿!”

    兰山虚弱地摇了摇头,“洛尘哥绝不是那样!”

    许天成冷笑了一声,“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现在我废了你的气海!”

    说着,许天成手掌间旋起一片狂暴灵气,如同烈焰一般熊熊灼烧。

    砰!

    许天成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掌轰在了兰山的小腹之上。

    这股狂暴的灵气穿过了兰山的血肉,来到了兰山的气海前。

    随后,如同江海泄堤一般,向着兰山的碾压而去。

    气海无比地娇弱,怎么可能经受住这么狂暴的轰击。

    “啊!”

    瞬间,兰山的喉咙间发出一道凄惨的叫声,一口鲜血喷了出去,面色异常痛苦,更是惨白至极。

    兰山刚刚抬起来的头,又无力地垂了下去。

    所有人都知道气海的重要性,气海破碎,不仅仅会毁了一名武者,更会取走他的性命。

    现在兰山已经命不多时了!

    许天成收回手掌,面色狰狞至极,望着兰山问道。

    “如果洛尘早点出现的话,你不仅仅不用受这些折磨,气海也不会被我一掌破碎。”

    “这一切,都是因为洛尘,告诉我,你恨不恨他。如果你说恨,说不定我还会让你死的轻松一些。”

    兰山的声音已经虚弱到了极点。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杀了我吧……”

    许天成有些不敢相信,他刚才都已经说了,如果兰山说恨,他会停手,让兰山死的轻松一些。

    但是兰山竟然没有这么说!

    许天成心中的怒火顿时熊熊燃起,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反驳他的话了。

    啪!

    瞬间,手中的长鞭向着兰山的身上招呼而去。

    “让你嘴硬!让你嘴硬!”

    之前挥鞭的那名弟子见状,一脸谄笑地来到许天成的身边。

    “许老大,这点小事就交给我吧,您抽鞭子打他,那是脏了你的手啊!”

    许天成看了一眼兰山,把鞭子放在了这么弟子手里,依旧不解气地说道。

    “给我往死了抽,抽死了有我担着!”

    这名弟子接过鞭子,眼睛笑的快要眯成一条缝了。

    “许老大,交给我,保证打的你解气!”

    许天成退到了一边。

    旋即,破空声接连响起,鞭子如同雨水一般砸落在兰山的身上。

    “小子,让你敢惹我们许老大,真的是觉得活着不耐烦了是吧,现在我就好好地教训教训你,惹火我们许老大的下场。”

    周围的不少没有离开的外门弟子,都摇了摇头,显然,这样下去,兰山撑不过今天了。

    不少弟子心中都在暗暗唾弃着洛尘的懦弱。

    嘶!

    突然,在这片广场上响起了一道蝉鸣之音。

    声音不大不小,但正好,所有的人都能听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