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武师境强者
    萧可嘉见到这一幕,惊讶地用小手捂住了嘴巴。

    特别是她看到了洛尘身前的那一幅画,脑海中瞬间像是想到了什么,脸蛋顿时一片苍白,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了几分。

    至于严奇,依旧跪在地上,耳边尽是他师尊的怒喝之声,如同念咒一般,压迫地他连头都不敢抬起。

    再也不是之前那般高傲的模样了!

    “敢问阁下可是圣画师?”

    突然,洛尘耳边传来一道声音,抬头后,见到萧可嘉已经踏步而来。

    洛尘对这个叫萧可嘉的女子并没有什么好感,只是没想到,萧可嘉竟然看出来自己圣画师的身份,不由得让洛尘对她多看几眼。

    “你知道圣画师的存在?”洛尘的出声算是向萧可嘉默认了自己的身份。

    萧可嘉点了点头,神情无比恭敬地回答道。

    “我爷爷便是一名圣画师,所以我对圣画师知道一些。”

    萧可嘉自然也清楚圣画师的厉害之处,当年她萧家与人结怨,被十几名武师境强者杀入萧家府邸,萧家子弟抵挡不住,尸横遍地,整个萧府一片哀嚎。

    最后是他爷爷出手,手中持着一幅画卷,凭空扬起。

    天上轰然电闪雷鸣,砸下来三道赤色雷罡,只是瞬间,便镇杀了三名武师境强者,剩下几名强者见状,纷纷逃走。

    后来,萧可嘉才知道,他爷爷手中拿着的那幅画卷,叫做圣画!

    所以洛尘只是击杀了曾山和范开,然后逼迫严奇下跪,还不足以让萧可嘉对洛尘这般恭敬,最多便是心生畏惧。

    但知道洛尘是一名圣画师后,神情顿时无比恭敬起来,因为圣画师的力量无比强大。

    洛尘挑了挑眉头,没有想到在大荒界这样一个下等虚界中,竟然会出现三幅圣画。

    一幅在他洛家,一幅在他手上。

    还有一幅则是在萧可嘉的爷爷手中。

    “那也就是说,你萧家里有一幅圣画?”

    “是的,圣画师阁下。”

    萧可嘉点了点头,眼眸的余光轻轻瞥了一眼严奇,出声道:“圣画师阁下,我严师兄对你确实有所冒犯,但您也惩罚与他了,能否饶他一命?”

    洛尘确实对严奇起了杀心,先是羞辱自己不说,还对花思灵起了贪婪的心思。

    但看着萧可嘉的模样,洛尘挠了挠头,将心中的杀意散去。

    洛尘看的出来,这萧可嘉对严奇还是有几分情愫,他还想着去萧家一趟,观摩一番那幅圣画。

    若是出手击杀了严奇,这萧可嘉肯定会嫉恨上自己,到时候要到去萧家,肯定就会打水漂了!

    洛尘点了点头,顺水推舟道了一声。

    “行吧,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这家伙一条狗命!”

    “不过你可要好好跟他说清楚,若是他起了什么报复的心思,到时候杀到我面前来,没人救得了他!”

    洛尘看的出来,这严奇可不是个能消停的主儿,就像条毒蛇一样,只要不杀了他,他总会想法设法的报复回来!

    萧可嘉心中聪灵,暗暗苦笑了一声。

    这哪里是看在她面子上,无非是看在他萧家的那幅圣画上。

    “日后严师兄若是再去滋事,惹怒阁下,便是自寻死路!”萧可嘉松了一口气,说道。

    洛尘将手中的圣画放回空间戒指中,但是依旧强行在严奇的脑海里留下一道精神力。

    “不过他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

    “在他脑海中留着一道精神力,两个时辰之后便可自行解散,这两个时辰里,就让他跪着吧!”

    洛尘一脸淡漠说道,说完并没有理会萧可嘉,而是走向了花思灵。

    “现在飞回流云宗没问题了吧?”

    其实花思灵在服用下洛尘那枚丹药后,身体已经恢复了不少,毕竟那枚丹药乃是洛尘炼制。

    虽然无法出手御敌,但是伸展琉璃羽翼飞回流云宗还是可以的!

    花思灵点了点头。

    “那我们走吧!”

    花思灵背后赫然伸出那对琉璃羽翼,带着洛尘离地而起,如若一抹长虹般,向着流云宗飞去。

    萧可嘉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再次惊讶起来。

    “飞行功法?难道说那少女是武师境界!”

    萧可嘉并不知道花思灵的真实身份,认为花思灵背后的琉璃羽翼是运用了某一部飞行功法!

    境界修为达不到武师境是无法修炼飞行功法的,因为凌空而行,需要耗费极大的灵气,武气境武者的气海无法承担起这样大量的灵气消耗。

    花思灵背后伸展出一双琉璃羽翼,在萧可嘉眼中,自然就是武师境界了。

    萧可嘉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严奇,嘴角泛起了一丝苦笑。

    洛尘和花思灵,一个是深不可测的圣画师,一个是实力雄厚的武师境,出入寒林山脉还用得了他们保护。

    这一路上,严师兄和两位师弟还一直自大地嘲讽洛尘废物,更是对了花思灵起了贪婪之心。

    也就是洛尘和花思灵没有和他们一般见识,若是当时就翻脸了,恐怕他们早已经是一具尸体。

    两个时辰之后,严奇脑海中的那道精神力渐渐散去,耳边如滚雷一般的斥责声消失不见。

    严奇从地上站起来,身上流露出一股浓郁的杀意,锋芒毕露!

    他可是上剑宗的天才弟子,展露出来不俗的武道天赋,连他师尊也说了,宗门极有可能会把他当做核心弟子来培养。

    而他本身又是极其自负,怎么能受得了跪地的屈辱。

    还是对着一个他眼中的废物!

    “萧师妹,那个废物呢?”

    严奇环视一圈,并没有看到洛尘和花思灵的身影,旋即咬牙切齿地向着萧可嘉问道。

    萧可嘉不知道正在想些什么,听到严奇的声音,直接回答了一声。

    “他们已经走了!”

    “走了?”严奇一怔,旋即面色狰狞起来。“流云宗洛尘是吗?你以为你逃得了吗?天涯海角我都会了杀了你!”

    萧可嘉暗暗叹息了一声。

    果然以严奇的自负,无法承受住这股屈辱,想要报复回去。

    可是他难道就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会对着洛尘下跪吗?

    想到这里,萧可嘉心里对严奇的那点情愫渐渐散了不少,严奇的反应确实让她失望了!

    萧可嘉向着严奇摇了摇头,“严师兄算了吧,目前你还不是他们的对手。”

    萧可嘉的话,说得很直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快地让严奇从愤怒中清醒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