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从不会服软
    花思灵对这一幕,面无表情,算是见怪不怪了,因为她知道,洛尘不简单。

    而萧可嘉却是嘴角泛起一抹苦笑,她之前就觉得洛尘可能会有些不简单,但没有想到,洛尘竟然能够在数息之间,接连击杀曾山和范开。

    这一点,就是她自己也做不到!

    萧可嘉俏眉微蹙,心中有些担心,向着一旁的严奇说道:“严师兄,那洛尘有些古怪,我们还是先回宗门,把曾山和范开的事情报告宗门长老吧。”

    严奇摇了摇头,看着不远处的洛尘,不屑一笑。

    “萧师妹,不过是一个区区武气境五重的蝼蚁,有何好畏惧的,曾师弟他们死在这小子手里,只是一时轻敌大意罢了!”

    “他这般狂妄,敢击杀我们上剑宗的弟子,我一定会将他剔骨抽筋,让他生不如死!”

    说着,严奇划出一道白影,掠至洛尘面前。

    “我们师兄弟见你身单力弱,主动让你跟着我们,保了你一路安全,没想到你忘恩负义,接连出手击杀了我两位师弟,对你这般心思恶毒之人,我只能送你一死!”

    严奇说的正义秉然,随后目光望向一旁的花思灵。

    “花小姐,你也看到了这小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跟着他会很危险的,你到我后面来,等我结束了这小子,会把你安稳送到流云宗的!”

    花思灵连看都没看严奇一眼,向着洛尘轻声问道。

    “没问题吧?”

    洛尘知道花思灵什么意思,如果解决不了严奇,那么她就会出手,果然符合花思灵的性子!

    洛尘摇了摇头,淡然笑道:“武气境七重的家伙而已,我又不是没杀过!”

    当初他便能够击杀武气境七重的娄镇,现在他的实力又有所攀升,对付起严奇,自然不是难事!

    严奇看到花思灵并没有理会他,脸色阴鸷下来,心中生出一股恨意。

    既然这丫头敬酒不吃吃罚酒,等他结束掉洛尘,便要强行把花思灵拿下!

    反正这里空无人迹,除了萧可嘉以外,也不会再有人知道!

    唰!

    严奇想着,手中长剑破空而去。

    “小子,我一剑便能取你狗命!”

    银光层层叠起,严奇这一剑笔直地斩向洛尘。

    洛尘并没有急着出手迎对,而是直接取出了那幅幻之圣画,将脑海中的精神力投入其中。

    之前运用风之圣画,只是沟通到脑海里记下来的虚影,并不是真实的本体,所以发挥出来的力量有些不足。

    而现在,洛尘直接将精神力通入幻之圣画中,瞬间,便闪烁起一阵耀眼的光芒!

    “去!”

    洛尘一声低喝,幻之圣画的力量瞬间袭入严奇的脑海中。

    幻之圣画构建幻境,分成两种层次,一种是力量通入对方的脑海中,强迫对方看到一些幻影,进入幻境。

    另一种则是直接建造出一个幻境出来,让在场之人不由自主地进入幻境之中,这种幻境,自然也更为真实!

    在廊道里,让洛尘见到金无神的那个幻境,便是如此。

    若不是因为雪妍,说不定洛尘还置身在幻境之中,无法自拔!

    以洛尘目前掌握的圣画之力,只能完成第一种幻境!

    严奇挥剑斩向洛尘,目光中发现洛尘也奔袭而来,旋即挥剑斩出,一剑斩杀了洛尘,鲜血四溅!

    严奇望着缓缓倒在地上的洛尘,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这废物,刚才还大言不惭,却不敌我一剑之招,连性命都保不住!”

    “下辈子投胎记住了,别那么嚣张狂妄,该服软的时候就老老实实地服软,也比你丢掉性命要强!”

    萧可嘉俏眉紧紧皱到了一起。

    她看到严奇挥剑斩向洛尘,只是踏出几步,便直接一剑斩杀在空气之中,随后严奇就对着这些空气哈哈大笑,自然自语起来!

    非说已经把洛尘一剑斩杀了,可是洛尘站在那里丝毫未动,安好依旧。

    “严师兄,这是怎么了?”萧可嘉越发觉得不对劲。

    洛尘看着严奇对着一团空气,又是出剑又是笑骂的,觉得有些好笑,不过也暗暗惊叹,这幻之圣画的厉害之处。

    严奇再怎么说也是武气境七重的武者,实力不容小觑,却陷入幻境之中无法自拔。

    现在就是有人走到他背后捅他一刀,他也发现不了!

    “可惜我洛尘一生行事,从不知道什么叫做服软,也不会服软!”

    洛尘淡然出声。

    严奇突然察觉有些不对劲,眼前被自己斩杀的洛尘尸体已经不见了,赫然抬头,竟然发现洛尘正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嘴巴里还在说着什么!

    “这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

    严奇嘴角嘀咕着,赫然再次出剑,向着洛尘奔袭而去。

    这一剑笔直地刺向洛尘!

    这一次,洛尘就安然地站在这里,不是幻影!

    在严奇这一剑马上要刺中洛尘胸痛之时。

    严奇眼中的洛尘突然变成了一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面容不怒自威!

    此时看着严奇这一剑,中年男子顿时怒声呵斥道。

    “孽徒,你敢袭杀为师,做出这欺师灭祖的勾当来!”

    在严奇耳中,这声音就如同震雷一般,滚滚而来。

    这中年男子便是严奇的师尊,也是严奇心中最畏惧的人。

    之前还一脸阴狠的严奇,瞬间便扔掉了手中的长剑,向着这中年男子,或者说向着洛尘跪了下来。

    脸上充满了和畏惧和悔恨,口中更是接连嘀咕着,师尊,我错了!

    洛尘挑了挑眉头,“行了,废话少说,把你身上的灵石和空间戒指都拿出来!”

    严奇没有丝毫保留。

    站在不远处的萧可嘉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她心思缜密,无比清楚这位严师兄内心是个极其自傲的人,怎么可能会给人下跪呢,而且还是他口口声声的废物!

    洛尘炫耀一般地望向身后的花思灵。

    “看没看到,他已经被我帅气的人格魅力所折服了,而且认错就认错吧,这还给我跪上了,帅也是一种罪过呀!”

    花思灵白了洛尘一眼。

    “厚颜无耻!”

    洛尘哼了一声。

    “你懂什么,这是武道一途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

    说着,洛尘拿起严奇的那柄长剑,拍了拍严奇的脸,控制着精神力从严奇的脑海中撤出。

    “抬抬头,来看清楚,我是谁?”

    严奇抬头,发现面前的并不是自己的师尊,而是洛尘!

    正一脸笑容玩味地看着自己,而自己正在给他跪下!

    “啊!我要杀了你!”

    严奇瞬间便站了起来,再也没有之前保持的姿态,将是疯了一般,恨不得双手撕了洛尘。

    洛尘旋即又是将精神力投入。

    瞬间,严奇眼中多出了无数道他师尊的身影!

    “孽徒!”

    “孽徒!”

    “……”

    耳边滚雷之声更是不断!

    严奇面色苍白,直接又跪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