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信的狂妄
    严奇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恶狠狠地瞪着洛尘!

    一旁的花思灵旋即听明白了,冰冷的面容上竟泛起了一丝笑意,如若桃花盛开,一时间,惊艳一方!

    范开和曾山两人年纪不大,哪里见过这样的倾城绝色,两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花思灵。

    只是瞬间,他们便听到了自己心动的声音。

    严奇身为师兄,见多识广,定力自然要好过那两名师弟,神情上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心里已经彻底将花思灵,视为了自己的禁脔。

    这样的绝色,他一定要得到手中,然后放在床笫之上,慢慢把玩!

    严奇很好地将这份心思藏在心中,神情温文尔雅地向着花思灵说道。

    “没有想到,思灵你们竟然是流云宗的弟子,正好我有一个朋友也在流云宗,是你们弟子榜单上的前几名,叫娄镇,你们回去后在他面前提我的名字,他肯定会好好照顾你们的!”

    “娄镇?莫不是地武城的娄家弟子?”萧可嘉出声问道。

    严奇点了点头,“没错,我这位朋友正是娄家的嫡系少爷,也就是未来娄家的家主!”

    娄家是地武城的第一世家,名声显赫。

    在整个惊月王朝都有一定的分量,不然惊月王朝也不可能不在地武城中设立城主府!

    “那娄家可不简单呀,一个家族便有一部七阶功法坐镇,要知道我们上剑宗目前也就只有一部七阶功法!”

    “我听宗门师兄说,娄家家主曾经到我们上剑宗做客,我们上剑宗的长老都跟在一边客客气气的,没有想到严师兄竟然认识娄家的少主!”

    范开和曾山清楚娄家的实力地位,而严奇认识洛家的少主,顿时无比崇拜地望着严奇。

    萧可嘉蹙了蹙俏眉,心中很是嫉妒。

    “严师兄,你和他们只是萍水相逢,就这样把娄家的人脉送出去,是不是太草率了!”

    萧可嘉说的没错,这种人脉的关系都是用一次少一次。

    但是严奇为了在花思灵面前表现自己,摇了摇头,“无妨!相遇便是有缘嘛!相信有娄镇的照顾,他们在流云宗的日子要好过一些嘛!”

    娄镇!当洛尘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一愣。

    娄镇的天赋实力俱是不错,特别是修炼了他们娄家的战武神诀,日后定然会成为一方强者。

    只是这家伙千不该万不该,招惹到了自己,那么管你是谁,我洛尘都会让你灰飞烟灭!

    “这倒不用了!”洛尘摇了摇头,向着严奇说道。

    一旁的范开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这小子不会是傻了吧,他竟然拒绝了严师兄的好意,这可是一个接近娄家少主的机会啊!”

    曾山冷笑了一声,“等他清楚娄家的真正实力,后悔都来不及,说不定会跪在严师兄面前,苦苦哀求再给他一个机会呢!”

    严奇没有想到洛尘会直接拒绝。

    在他的想象中,洛尘应该会对他万般感恩,花思灵也会对他另眼相看。

    风头没有出成,严奇心中有些恼怒,向着洛尘冷声说道,“自以为是,希望到时候你可别后悔!”

    “我为什么要后悔?”洛尘冷笑一声,随即说道,“一个死人而已!”

    严奇有些不明白:“死人?”

    “对,你口中的娄镇,就死在我们流云宗的排名战上!”

    严奇摇了摇头,“这不可能,以娄镇的实力,你们流云宗弟子还没有人能轻易杀的了他,更不要说,他还修炼了狂武神诀!”

    “狂武神诀!不就是娄家的那部七阶功法嘛!”

    “修炼了一部七阶功法,娄家少主怎么可能会死在排名战上,这小子简直是信口开河!”

    “小子,你怎么不说,是你把娄家少主杀了的!”

    范开和曾山纷纷耻笑出声。

    洛尘挑了挑眉头,“的确是我!”

    范开和曾山两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这小子不会是傻了吧,就凭他这点实力,连走出寒林山脉都要跟着我们。”

    “别说娄家少主了,就是我要杀他,就是如同捏死蝼蚁一般简单!”

    “他要是能把娄家少主杀了,那我就能让流云宗宗主给我跪下来叫祖宗呢!”

    洛尘面无表情,没有理会范开和曾山的耻笑。

    毕竟离走出寒林山脉还有一些距离,洛尘还指着这几个家伙给自己保驾护航呢!

    当然了,这些耻笑洛尘都已经记下来了,等走出了寒林山脉他会慢慢算的!

    严奇面容阴沉,这小子真的是狂妄自大,必须要打压他两句。

    “小子,你敢在我面前羞辱我的朋友,要不是看在思灵小姐的面子上,恐怕你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

    洛尘冷笑了一声,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威胁他了!

    严奇虽然是武气境七重,实力斐然,但是洛尘心中并不畏惧。

    “你也不是个哑巴,说大话也不怕闪到舌头!”

    严奇顿时怒意纵横,洛尘打压他的风头不说,现在还羞辱于他,他严奇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旋即,身上浮现一股气息,战意昂然!

    花思灵见到这一幕,皱了皱眉头,声音冰冷,“你们若是不想走,就呆在这里吧!”

    话音落下后,花思灵向前走去。

    洛尘压根就没有理会严奇,跟上了花思灵。

    范开和曾山纷纷过来安慰严奇。

    “严师兄,你这样的身份,何必和这小子一般见识,不知天高地厚,迟早会被人打死!”

    “严师兄,你消消气,等会儿我就收拾这小子,给你出出气!早就看这小子不顺眼了!”

    因为要在花思灵面前保持一定的气度,严奇还真的不好向洛尘出手。

    但是曾山要出手,那就不一样了!

    严奇拍了拍曾山的肩膀,嘴角隐隐泛起了一抹笑意,“教训一下就行了,可千万别把这小子给打残了!”

    曾山嘿嘿笑道:“放心吧,严师兄,我心里有数!”

    萧可嘉因为心情不好,一直没有出声,此时看着洛尘的背影,心里却生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不得不说,这个少年确实很狂妄!

    但她觉得,这不是那种无法无天的狂妄,而是一种极致自信的狂妄!

    萧可嘉想着,便向曾山说道:“你小心一点,我觉得这小子有些不一样!”

    曾山发出一道不屑地笑声。

    “萧师姐,你放心吧,区区一个武气境五重的小子,待会就让他给我跪下来叫祖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