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没文化可怕
    于仇在洛尘手中吃过大亏。

    甚至心中多少都有了阴影。

    如果不是有李荣和杜昊在一旁撑腰,于仇是打死也不会再到洛家来了。

    现在李荣和杜昊两人已经离开。

    就剩下于仇一个人。

    于仇的腿脚有些颤抖。

    显然,他能够预测到自己的下场肯定不会太好。

    但他还是向着洛尘出声道。

    “洛家主,之前的事情多有误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一般见识了!”

    于仇出声小心翼翼,声音之中还带着些颤抖。

    洛尘觉得这于仇有些好笑,简直就像是来搞笑的。

    随即便冷笑出声道。

    “我记得没错的话,你刚才不还说我死到临头了吗?”

    于仇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心中泛起了一丝苦笑。

    他早就应该知道。

    洛家这个家主虽然年纪不大,但绝对不是轻易能够糊弄的。

    于仇想了想,咬了咬牙,心中一狠。

    啪!

    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在洛家大厅里响起。

    整个洛家大厅的众人再次愣怔。

    因为这一巴掌是于仇自己挥掌扇在自己脸上的。

    于仇可是二阶丹药师呀!

    地位高贵至极!

    怎么会一巴掌扇在自己的脸上。

    于仇忍着脸上的火辣疼痛,望向洛尘,装出一脸的笑意说道。

    “洛家主,刚才算是我说错话了。”

    “这一巴掌算我向你陪个不是!”

    洛尘被这于仇搞得有些哭笑不得。

    他本来还想要好好出手教训一番于仇。

    而没有想到于仇竟然很有自知之明,自己出手了。

    不过就是这样,洛尘也不会轻易放过于仇。

    惹我一尺,必定还你一丈!

    洛尘摇了摇头,啧啧出声说道。

    “你刚才说话的语气那叫一定响亮,而这一巴掌显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于仇咬了咬牙,又是一巴掌。

    洛尘依旧摇了摇头。

    “不行,还是不够响亮!”

    啪!

    又是一巴掌。

    “于大师,你是没吃过饭吗?”

    “要不要我让下人们做点饭给你吃,吃饱了有劲了再打!”

    于仇现在心中生出了无尽的悔意。

    他为什么要招惹这个小阎王!

    心中虽然后悔,但是没有办法,手掌依旧不断地问候着自己的脸庞。

    当洛尘放于仇离开的时候。

    于仇不仅仅是脸肿了,就连手掌也是红肿起来。

    于仇的事情对洛尘来说,只是一个不痛不痒的小插曲。

    风波很快过去。

    不过洛家上下对于洛尘的态度有了很大的变化。

    再也没有人敢直言嘲讽或是羞辱洛尘。

    毕竟洛尘能够让一名三阶丹药师道歉而退。

    让一名二阶丹药师自打嘴脸。

    试问一下自己,他们都没有这样的本事。

    洛尘这几日在武技阁里继续感悟着风之圣画。

    而在地巧城的城主府中。

    有一群如水桶般粗重的木桩。

    成昌硕就站在这一群木桩之中。

    喝!

    成昌硕赫然出手。

    双拳轰然砸出!

    一阵阵雷鸣之音狂暴而来。

    成昌硕的双拳之中释放出无尽的雷电。

    如蟒蛇一般粗壮。

    在虚空中噼噼作响。

    轰!

    一阵轰鸣声过后。

    这一群木桩尽数碎裂。

    地面皆是木屑。

    空气中散淡着一股灼烧的气味。

    木屑焦黑一片。

    “大雷鸣之拳不愧是三阶武道功法,威力竟然这般恐怖!”

    成昌硕的目光中泛起一丝阴狠之意。

    “洛尘,流云令争夺战之上,我一定会双拳轰碎你!”

    “将你轰成炭渣!”

    ……

    很快,数日过去。

    整个地巧城这几日沉陷于一种兴奋之中。

    酒楼茶馆里人们谈论的话题都是流云令争夺战。

    只要是武者,都渴望着拿到那枚流云令。

    因为不仅仅能够加入流云宗之中,增强自己的实力。

    更能够让流云宗为其做一件事情。

    这一日,流云令争夺战开启。

    洛尘早早洗漱完毕,换了一件干净的白衫。

    随后便来到了地巧城的中心广场。

    洛尘砸了砸舌头,他以为自己起的够早了。

    但是没想到,此时的中心广场已经是人山人海。

    有小部分是来参加流云令争夺战的。

    而大部分都是为了过来看热闹的。

    甚至这些人之中有不少人是为了看洛尘与成昌硕那一战。

    这两人之间不仅有极大的恩怨情仇。

    更是代表着地巧城年轻一辈的巅峰人物。

    究竟洛尘在命星沟通失败后已经能够屹立地巧城年轻一辈。

    还是成昌硕能够亲手埋葬洛尘,从而坐上巅峰。

    这一战,万众瞩目。

    很快,有一名身着青色长袍的中年男子走到了广场中心的战台之上。

    在这件青色长袍前绣了流云二字。

    显然,此人是流云宗之人。

    这名男子站到高台上后,广场上的声音立即小了下去。

    中年男子出声。

    “流云令争夺战,那些客套的话我就不多说了。”

    “不过我多说几句的是,这一届的流云令争夺战与之前有所不同。”

    “为了节省时间和精力,年纪超过二十岁以上的不得参加。”

    “境界实力低于武气境二重的同样不得参加!”

    中年男子声音落下。

    广场上随即一片哗然。

    很多人发出了不解的声音,甚至是懊恼的声音。

    显然这两项规定便淘汰了不少人。

    不过想想也是,武气境低于二重的就算参加了,也只是浪费时间罢了。

    而年纪的限制,显然流云宗是为了更好的培养年轻弟子,为宗门注入新鲜血液。

    “现在,想要参加流云令争夺战的到这里报名!”

    别看广场上人山人海,但是真正能够满足这两项的人只有少数。

    毕竟在二十岁之前步入武气境二重,对于那些世家子弟来说,不是问题。

    但是对这些家世普通的年轻人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

    洛尘在中年男子那里报了名。

    中年男子递给了洛尘一块木牌。

    上面只是简单地用黑色颜料涂了一笔。

    期间还遇到了成昌硕。

    成昌硕望向洛尘的目光,就像一只老猫见到了一只老鼠一般。

    眼神充满了不屑。

    但是并不打算放过。

    “洛尘,我说过了,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成昌硕出声说道。

    洛尘对于成昌硕的出声,显然是不屑一股。

    神情稍显懒散地出声说道。

    “几日不见,你吹牛逼的本事依旧不见长。”

    “来来回回就是那么几句!”

    “啧啧,没文化,真是可怕!”

    (本章完)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