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火须人参根
    在管术的胸口处挂着一枚圆形的金片,上面雕刻着两团火焰。

    这便是丹药师工会发给二阶丹药师的证明。

    程西海的胸口处也有这样一枚金片。

    而反观洛尘的胸口上空空荡荡。

    管术冷笑了一声,望着洛尘说道。

    “你连一名丹药师都不是,还敢口出狂言,真是可笑至极!”

    洛尘淡淡出声道。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丹药师?”

    管术冷哼一声,稍稍冷静了几分。

    他之前看到洛尘胸口空空荡荡,便认识洛尘并非丹药师。

    这枚金片只是丹药师工会发给丹药师的象征。

    事实上,有很多丹药师不愿意加入丹药师工会。

    这时,管术身边的一名年轻男子出声说道。

    “就算你是丹药师又如何!”

    “哪一次你们地巧城不都是耻高气扬地来,然后灰溜溜地走!”

    洛尘闻声望去,这名年轻男子的胸口上也佩戴着一枚圆形金片。

    上面雕刻着一团火焰。

    这名男子乃是一名一阶丹药师!

    管术也随即补上一句。

    “程西海,你们地巧城的这些年轻人呀!”

    “实力没有多少,不过吹牛的本事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程西海神情浮现一股怒意。

    洛尘是他邀请来参加丹药师比赛的。

    而且洛尘对他还有救命之恩。

    而管术这么羞辱洛尘,程西海心中自然怒意丛生。

    “管术,你嘴上最好留点德!”

    管术笑着说道。

    “怎么着,还不打算给我说实话了么?”

    “你……”

    程西海刚要出声,便把洛尘拍了拍肩膀,打断了程西海的出声。

    之后,洛尘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望向管术。

    “我知道你看我和程西海很不顺眼。”

    “但是同样,我看你这条老狗和身边的那条小狗更不顺眼!”

    “不如这样,我们打个赌如何?”

    管术脸色阴沉地出声问道。

    “赌什么?”

    洛尘直接说道。

    “就赌我和你身边这条小狗,待会在丹药师比赛上的排名!”

    管术闻声后,哈哈笑了几声。

    他身边的韩入正可是他最得意的弟子。

    小小年纪已经是一阶丹药师了,现在更是隐隐触摸到二阶丹药师的门槛。

    至于眼前的这名少年。

    管术最近可没有听说地巧城出了什么绝世丹药天才。

    那么自然就不会是韩入正的对手。

    这番赌约,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了。

    管术脸色一扫之前的阴沉,笑着问道。

    “那么赌注是什么?”

    洛尘侧过头看了一眼程西海,随后说道。

    “如果他输了,你这条老狗便脱光衣服围着整个丹药师工会跑两圈。”

    “如果我输了,程西海也是这么做!”

    “怎么样,你可敢一赌?”

    管术哈哈笑道,仿佛已经赢下了这场赌约一般。

    “赌!当然要赌,不过既然你这么想赌,不如我再加上两条吧!”

    管术觉得自己对胜负已经志在必得。

    而且这可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

    管术一定要好好地羞辱一番程西海。

    “若是你输了,他程西海必须要一边跑着一边学着狗叫!”

    “反之我弟子输了,我也这么做!”

    洛尘有一种想笑的冲动,瞬间想起来那日的洛远林。

    “如你所愿!”

    管术还有些不放心,拉过来几名其他城池的丹药师,让他们做个见证。

    这些人听完这份赌约后,望向程西海的目光有些嘲讽之意。

    他们并不认识洛尘。

    反而,他们倒是对韩入正这个丹药天才有些了解。

    所以在他们眼中,这场赌约的胜负已经分明!

    韩入正则是一脸不屑地望着洛尘说道。

    “小子,待会我韩入正一定会好好教教你,什么叫做丹药师!”

    洛尘则是压根都没有去看韩入正,直接转身离开。

    韩入正不屑洛尘。

    而洛尘则是直接无视了韩入正。

    一个区区的一阶丹药师,洛尘自然不愿过多花费口舌。

    “放心吧,今天要学狗叫的肯定不是你!”

    程西海一脸地苦笑。

    他可是二阶丹药师,在地巧城中受无数人尊敬。

    而到了洛尘这里,竟直接成了洛尘口中的赌注。

    他还只能无可奈何地笑笑。

    心中生不出丝毫的怒意。

    很快,这些来自不同城池的丹药师们都来到了比赛的广场上。

    程西海指着广场中间的一名老者出声道。

    “洛尘少爷,那位便是地平城丹药师工会的会长!”

    洛尘寻声望去。

    那名老者的胸口上挂着一块金片,金片清楚地雕刻出四团火焰。

    一名四阶丹药师!

    一名管事打扮的中年男子走上了广场的一处高台上。

    “下面,请每个城池的年轻丹药师代表走上高台这里,参加丹药师比赛。”

    广场上,一些年轻的丹药师们纷纷向着高台走去。

    这时,管术带着韩入正故意来到洛尘身边。

    管术望着洛尘嘲讽道。

    “小家伙,可别忘记我们之间的赌约!”

    洛尘冷笑道。

    “放心吧,我还是挺想听听你这条老狗叫的标准不标准呢!”

    管术在言语上占不到上风,只得冷哼一声。

    洛尘则是没有继续理会管术。

    向着程西海点了点头便走向高台。

    “地华城,徐东!”

    “地法城,吴广!”

    “地巧城,洛尘!”

    “地平城,林风!”

    “……”

    十个城池的年轻丹药师尽数走到了高台之上。

    丹药师比赛正式开始!

    比赛的第一项目,测试人员会取出数十道药材,放在这些参赛者的面前。

    这些参赛者将这些药材辨别出来,然后写在各自木板上。

    若是回答错误,便是直接淘汰。

    胜利则是进入下一轮辨别。

    这一项目极其简单,算是给这些年轻丹药师们的热身环节。

    这些年的丹药师比赛,从来没有丹药师在这一项目被直接淘汰。

    因为能够参加比赛的,都是各自城池中选出来的佼佼者。

    自然不可能连辨别药材都做不到。

    测试人员取出了第一件药材。

    洛尘和这些年轻丹药师们纷纷在各自的木板上写下答案。

    随后将木板举起来,公布答案。

    所有人的答案都是正确!

    测试人员又取出了第二件药材。

    这些年轻的丹药师们很快便在木板上写下了自己的答案。

    而洛尘则是没有直接下笔,而是详细地又看了一遍那株药材。

    这才在木板上写下答案。

    随后所有丹药师亮出各自的答案。

    九个人写下了火须人参根。

    而只有洛尘一个人写下了赤须人参根!

    高台之下,管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地巧城来的果然都是废物!”

    “连火须人参根都不认得,真是笑死我了!”

    “还写了个什么赤须人参根,程西海,准备好丢人现眼吧!”

    (本章完)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