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碎碑手碎碑
    常家大厅里一片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

    嘶!

    嘶!

    数息之后,大厅里的宾客多少才反应过来。

    这些人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没有想到洛尘会出现在这里。

    更没有想到洛尘竟然会送上这样一份大礼!

    就连站在洛尘身后的程西海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嘶!这洛尘不会是疯了吧!”

    “竟然敢把常南天的墓碑拔起来当贺礼!”

    “常青松这老家伙最好脸面了,洛尘敢这么做,常青松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太狠了,不过没有想到洛家的这个废物会这么有种!”

    ……

    常青松的脸色因为极致地愤怒显得有些苍白。

    老脸上的肌肉忍不住地抖动着。

    常青松怒眼圆睁,恨不得现在把洛尘撕得粉碎!

    “洛尘,你真的是胆大妄为!”

    “既然你今天来了,那就别想再走出我常家的大门!”

    “在这里没有人能救得了你!”

    此时洛海正坐在宴席之中。

    如果在这里有人会救洛尘的话,也就只有他了。

    常青松这句话的意思表达的很明显。

    一部分是说给洛尘听的。

    一部分也是讲给洛海听的。

    洛海坐在宴席之中,脸色异常难看。

    不过并没有出声。

    对于常青松的威胁,洛尘神情上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畏惧。

    “常青松,我只是来送了份贺礼而已!”

    “怎么着?你们常家不会无耻到连送贺礼的都不放过吧!”

    无耻?

    究竟是谁才无耻,谁会携墓碑而作贺礼相送!

    而且还是他常家老祖宗的墓碑!

    常青松感觉胸口隐隐作痛。

    伸手捂住了胸口,面色狰狞地望向洛尘。

    “我说过了,洛尘,你的狂妄到头了!”

    “今天便是你的死期,我常家就算是和你洛家鱼死网破,也要杀了你!”

    “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没有!”

    常青松的话音落下。

    一群常家子弟纷纷冲了上来。

    手中握持着刀棍,将洛尘团团围住。

    只要常青松一句话,他们便会冲上去将洛尘削成肉泥!

    宾客中有不少人把目光望向洛海。

    他们想知道洛海的反应。

    也就是洛家的反应。

    洛海依旧只是坐在那里,没有说话。

    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回答,一种态度。

    众人心中也都明白了。

    洛家不会为了洛尘一个废物,而彻底和常家撕破脸皮。

    那么看样子,洛尘今天真的会死在常家的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

    洛尘将手掌落在那块竖立的墓碑上。

    神情不卑不亢地望向常青松。

    “常家主,今日你若敢动我丝毫,此碑必裂!”

    “你敢!”

    常青松颤抖出声。

    “你大可试试!”

    常青松看着洛尘和那块墓碑,心中一阵纠结。

    洛尘是他必须要杀。

    而那块墓碑可是他父亲的。

    不能有丝毫的损伤。

    就在常青松神情有所松动,想让常家子弟散开时。

    成昌硕走了过来。

    “岳父,你英明一世,怎么这时却糊涂了。”

    “贤婿,你这是何意?”

    成昌硕不屑地瞥了一眼洛尘,说道。

    “你难道不知道洛尘可是个连命星都沟通不到的废物。”

    “而那块墓碑则是大理石所制,坚固无比!”

    “岳父难道认为洛尘这个废物能够碎掉大理石吗?”

    常青松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神情再次狰狞起来。

    “贤婿提醒的有理!”

    “洛尘小儿,你以为老夫会受你的威胁吗?”

    “你一个废物难道还能碎掉这大理石制成的墓碑!”

    大厅的宾客望向洛尘的目光有些嘲讽,隐隐带有一种怜悯。

    洛尘这个举动确实有些不自量力。

    洛尘冷笑道。

    “你不信?”

    常青松冷哼一声。

    “给我上,杀了这个废物!”

    常青松的话音落下。

    洛尘神情严肃起来。

    “既然这样,那就休怪我洛尘得罪了!”

    说着,洛尘气海大开,灵气汇聚双掌之上。

    一股磅礴劲力汇聚于此。

    洛尘双掌赫然拍下。

    不动明王印!

    碎碑手!

    正好碎碑!

    “喝!”

    咚!

    一道闷响之音在大厅中响起。

    那块墓碑竟然真的在这一掌之下,四分五裂!

    嘶!

    众人皆是再次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内心满是震撼!

    震撼洛尘竟然真的把这墓碑给一掌拍碎。

    更震撼洛尘竟然敢去这么做!

    成昌硕嘴巴微张,有些惊诧。

    常青松则是眦睚欲裂。

    “给我绑了他,我要亲手杀了他!”

    “让他碎尸万段!”

    常青松怒吼出声。

    这时,程西海走到了洛尘的身前。

    目光迎上常青松。

    常青松有些不解。

    虽然他常家给这位丹药师送上了一张请帖。

    但是他并不认为程西海会过来。

    因为程西海代表香药阁。

    而他常家和香药阁一直有竞争的关系。

    常青松脸色稍稍缓和几分。

    “程大师,你今日到我府上又是什么意思?”

    常青松自然认为程西海是自己来的。

    毕竟在他的认知中。

    一个地巧城的首席丹药师不可能会和一个废物有所关系。

    程西海面无表情地出声道。

    “常家主,老夫今日是随洛尘少爷一同前来。”

    “既然是一同前来,那么要走自然也是一起离开!”

    常青松内心一阵惊诧。

    洛尘这个废物怎么和程西海有了联系?

    而且看样子程西海是专门为了洛尘保驾护航。

    如果程西海想保洛尘的话。

    常青松还真的没有办法。

    常青松敢当众和洛家叫板开战。

    但是丝毫不敢当众与程西海作对。

    因为程西海是名二阶丹药师。

    虽然没有个人武道实力,但是程西海的背后可是丹药师工会。

    常青松虽然并非丹药师。

    但是却经营丹药生意,对丹药师工会多少有些了解。

    想起那个庞然大物。

    程西海便倒吸一口凉气!

    大厅的众多宾客也是一阵惊诧。

    未曾出声的洛海也听到了程西海的回答,眉头轻轻皱起几分。

    “程大师,洛尘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常家可以三倍奉送,只是希望程大师不要插手我和洛尘的私事。”

    常青松已经顾不上说话是否难听了。

    程西海的眉头皱起了几分。

    常青松的话说的让他有些不开心。

    洛尘对他有救命之恩,岂是所谓的好处能够衡量的!

    “常家主,现在我便要随着洛尘少爷离开。”

    “你若是敢阻拦,我便是认为你和我程西海过不去!”

    “你……”

    常青松张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本以为今日威胁洛海,让洛家放弃洛尘,便能杀掉洛尘。

    但是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来一个程西海。

    洛尘将他老爷子的墓碑带到常家大厅来。

    更是一手碎了那块碑!

    常青松恨不得将洛尘碎尸万段,以泄心头之恨。

    但是现在看来,只能放他离开了。

    常青松不甘地摇了摇手。

    那些围在洛尘身边的常家子弟纷纷退去。

    程西海退到洛尘的身后,便没有出声。

    洛尘则是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向着程西海拱了拱手。

    “常家主,看来你还是奈何不了我呀!”

    “这份贺礼已经送到了,虽然碎了,但还是希望你和雪云能够喜欢。”

    “我洛尘告辞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1(长按三秒复制)!!

    rr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