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5.逃跑/抓人不如吃饭
    ,精彩小说免费!

    美食拯救世界。  这一刻, 汉尼拔不去想造成他这些天都失眠的原因, 或者说他根本没有心思再去想这个,满脑子想的都是咸淡适中的鸡丝粥,其滋味简直鲜美得让人吃得根本停不下来。

    等保温桶内的鸡丝粥都进了汉尼拔的肚子之后,他满足得甚至让那双冰冷的蓝眼睛也染上了几分温度, 整个人看起来不再那么阴郁。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已经空了的保温桶上,脑子里却不由地想起了今天早上元气满满地跟他打招呼的伊苏, 忽而眸光闪了闪。

    伊苏当然不知道汉尼拔的家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的, 对于他的想法也无从得知,但是她却可以感受得到再次见到汉尼拔的时候, 他对她的态度似乎……

    真诚了那么点儿。

    伊苏:“……”

    这个发展有点眼熟。

    好像所有吃过她做的东西的人都是这样的。

    #

    帝国州立大学。

    “嘿, 彼得。”

    坐在座位上的一个小黑胖子正利用桌子的遮挡,捧着平板在逛校园网, 看到头条新闻的时候对身边的同桌道,“今天莫里亚蒂教授可大出风头了,听说好多人都跑过去围观呢, 你来的时候看到了吗?”

    “什么?”听到小伙伴的话, 毫不知情的彼得·帕克一脸茫然的表情,“内德, 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吗?”内德·利兹——也就是小黑胖子闻言,扭头看向彼得,“莫里亚蒂教授成为了我们学校这学期的客座教授, 听说数学系好多的同学都要炸了。”

    别误会, 不是气炸了, 而是兴奋到要炸。

    毕竟这么年轻有为长得帅还有品位的教授可不多了。

    “是《小行星动力学》的作者詹姆斯·莫里亚蒂教授吗?”彼得开口道,“我记得他二十一岁的时候还表达了论二项式定理的论文是吧?”

    “没错,就是他。”内德点了点头,开口道,“我听说很早之前我们学校就给莫里亚蒂教授抛过橄榄枝,可是他都拒绝了,你知道他这次为什么答应吗?”

    彼得道:“别卖关子了,内德。”

    “哈哈。”内德一笑,那双下巴跟着抖了抖,他道,“我也不知道,不过这上面多得是‘知情人’。”

    他在“知情人”这儿咬重了音,显然是觉得这些人的猜测明显不靠谱,但是他还是随便挑了一个“知情人”的来说。

    “这个‘知情人’说,他有一个不太靠谱的小猜测,莫里亚蒂教授是因为尝过我们学校附近新开的中餐馆的主厨厨艺之后惊为天人,所以才答应到我们学校当客座教授的。”

    “这还叫‘不太靠谱’吗?”彼得听到内德的话之后,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嘴角,“听着就是非常不靠谱好吗?”

    “没错。”内德点了点头,“底下很多的人都在说他这波广告植入得太生硬了,完全差评,不过……”

    他一边说着,一边往下拉,就看到了底下的评论,“后来很多人又转口风了,纷纷表示他说得非常靠谱。”

    见彼得好奇地看了过来,内德也没有卖关子,继续道,“因为他们去了那家中餐馆尝过之后,都觉得莫里亚蒂教授是因为美食才答应到我们学校当客座教授这个猜测完全正确,一点毛病都没有。”

    彼得:“……”

    “呃,真的有这么好吃吗?”彼得倒是没有怀疑这家中餐馆的老板是不是请水军了,因为他们校园网都是实行实名登记的。

    “这个嘛。”内德摸了摸自己的双下巴,然后道,“我们中午去尝尝不就知道了?”

    对于内德的这个建议,彼得并没有什么意见,所以中午的时候,彼得和内德两人就根据校园网上的地址来到了“我的中餐馆”。

    从开张的那天起,中餐馆的生意是一天比一天好,今天彼得他们来到的时候,中餐馆几乎是客满的状态。

    不过也只是几乎而已。

    克拉丽丝看到门口站着的彼得和内德,连忙把他们两人都迎了进来,领着他们往空桌那边走去的同时还问了一句:“你们是一共两位吗?”

    “对。”彼得点了点头,和内德一起被克拉丽丝带到一张空桌前坐下之后,一人就被塞了一份菜单:“这是菜单,你们可以先看看想吃什么,我待会再过来给你们下单。”

    作为“我的中餐馆”内的唯一一位服务生,克拉丽丝忙得恨不得自己拥有分/身/术而不是开门术(……),毕竟“我的中餐馆”暂时没有开展送外卖服务,所以还是分/身/术比较实用。

    克拉丽丝一边在心底里默默地想到,一边给彼得他们冲了茶之后就匆匆回去给刚刚的那桌客人继续下单了。

    因为人手不够的原因,伊苏见克拉丽丝忙着她就干脆自己上菜了,在她的身边经过的时候,她小声地对她说了一句:“不用着急,那桌客人我来下单吧。”

    说着,伊苏就朝着彼得他们那张桌走了过去:“抱歉,让你们久等了,两位想吃点什么?”

    闻言,彼得下意识地抬头,看到身穿厨师袍的伊苏愣了一下,一下子就认出她了,毕竟长得好看的人总是没那么容易被人忘记的。

    只是那天他是蜘蛛侠,今天他只是彼得·帕克,所以他并没有流露出见过伊苏的反应,而黑发姑娘现在确实是没有注意到他的不同。

    只是……

    内德开口问道:“彼得,你要点哪个?”

    伊苏:“……???”

    彼得?

    听到内德的话,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伊苏注意的彼得和小伙伴商量了一下就开始点菜了。

    如果说内德·猪队友·利兹喊了他的名字让彼得成功掉马50%的话,那么彼得自己一开口,他就成功掉马100%了。

    毕竟事情才过去没几天,就像彼得还认得伊苏的脸一样,伊苏也还记得彼得的声音。

    所以……

    他就是蜘蛛侠!!?

    伊苏微微瞪大了眼睛,下意识地看了彼得一眼,微卷的头发,棕色的大眼睛,如果不知道他另一层身份的话,那么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可爱的大男孩。

    并不知道自己完全掉马的彼得现在正在伊苏的面前兢兢业业地扮演着顾客的角色,点完菜之后,他就将菜单递回给伊苏:“好了,就这些。”

    伊苏收回菜单:“好的,请稍等。”

    等伊苏离开了之后,内德看了彼得一眼,问道:“彼得,你认识她吗?”

    这个她指的当然就是伊苏了。

    闻言,彼得也没有隐瞒地点了点头,小声地开口道:“之前我不是跟你说过,我阻止了一个持枪的歹徒抢劫超市的事情吗?她当时就在现场。”

    “哦哦。”内德一下子就想起来了,他也压低了声音,“怎么样?她没认出你吧?”

    “当然没有。”彼得理所当然地说道,“我的伪装完全天/衣无缝。”

    觉得小蜘蛛对天/衣无缝这个词可能有什么误解的伊苏:“……???”

    小蜘蛛你一开口就掉马了好吗!?

    言归正传,见彼得假装没有见过自己的样子,伊苏也配合着假装没认出他,只是给彼得和内德这桌送上的菜肴分量就完全暴露了她的偏心。

    坐在彼得他们邻桌的客人之一恰好就是高中时期就经常欺负彼得,在蜘蛛侠诞生之后却成为蜘蛛侠铁杆粉丝的尤金·汤普森。

    并不知道自己以前欺负得不要不要的彼得就是自己现在崇拜得不要不要的蜘蛛侠的汤普森这会儿看了看自己桌上的这份油焖大虾,再看了看彼得他们桌上的那份油焖大虾。

    两份油焖大虾都是色泽枣红亮丽,味香飘逸,勾得人垂涎欲滴的,但问题是——

    为什么他们这份油焖大虾的分量是均码,而彼得他们那份却是加大码的!?

    这么想的,汤普森就这么问了,事实上不止是他,就连彼得和内德两人也注意到了两份油焖大虾的分量不同。

    内德给彼得发射眼神电波——

    你真的确定她没认出你吗?

    彼得给了小伙伴一个茫然的眼神——

    他现在也不确定了好吗?

    而作为偏心的始作俑者,被汤普森这么问了,伊苏一点儿也不觉得心虚,她将托盘立着抱在怀里,然后指了指彼得,理直气壮地说道:“没办法,难道你不觉得他长了一张特别讨人喜欢的脸吗?”

    伊苏这话说得坦坦荡荡的,没有什么暧昧可言,但是却也让人轻而易举地就听出了她对彼得是真的喜欢的。

    尤金·最受欢迎的橄榄球男神·汤普森:“……???”

    谁?

    你说谁?

    汤普森下意识地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邻桌根本不是彼得·帕克而是别人,但是等他定睛一眼——

    woc就是彼得·帕克啊!

    莫里亚蒂曾经品尝过不少中餐馆的宫保鸡丁,但是都不如眼前这盘来得让人惊艳。

    辣中有甜,甜中带辣是宫保鸡丁的特色,当莫里亚蒂咬下第一口的时候,嫩滑的鸡丁里吸收的汁一下子就在口腔内爆发了——

    先是一股微微的麻侵占了舌尖,不等他反应过来,一阵阵的浅辣继而攻占,就像是有川椒和红花椒混合在舌尖上跳跃似的,舞动出了让人上瘾的糊辣荔枝味。

    这股辣意并不刺激,但是却足以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仿佛化作一只有魔力的手似的,牢牢地拽住了他所有的注意力,然而盘踞的辣意还没有来得及称王,一股甜意就来势汹汹地冲击着味蕾。

    鸡丁的鲜嫩酥辣配合着花生米的焦香酥脆,糅合成一种让舌尖都都无可挑剔的美味。

    事实上莫里亚蒂并非是没有尝过其他让人赞不绝口的美食,即便是正宗地道的中国美食他也尝过不少,然而吃得再多都不如眼前这些来得要让他更加觉得神魂颠倒。

    不管是香而不腻的回锅肉,还是鲜辣酥香的宫保鸡丁,甚至连那碗清甜饱满的白米饭都让莫里亚蒂觉得回味无穷。

    什么?

    你问莫里亚蒂还记不记得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

    ……

    ……

    哪里有什么目的?

    他可是个正经的客人,就是单纯来吃个饭的!

    正当莫里亚蒂期待着第三样菜的时候,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个砂锅,他微微抬头,一张漂亮得让人眼前一亮的脸蛋就映入他的眼帘。

    穿着一身雪白厨师袍的伊苏将长发扎了起来,藏在了厨师帽里,不施粉黛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的,她将托盘放下,然后抓住砂锅的两耳将其端起放到莫里亚蒂的面前。

    他问道:“你是这家中餐馆的主厨吗?”

    只要莫里亚蒂愿意,他分分钟能够变身戏精上线,就像现在,他轻而易举地就能够把一个顾客的角色演绎得活灵活现的。

    至少当伊苏看着他的时候,她是真的相信他单纯只是一个来吃饭的客人的。

    “是。”伊苏对着这位第一个走进他们中餐馆的客人露出了一个笑容,“先生,刚刚的菜还合口味吗?”

    说话的同时,伊苏顺便伸手将锅盖掀开,这让原本要回答她的莫里亚蒂顿时间被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鲜香蛮横地撞了一脸。

    撞得他忘记了回答伊苏的问题,满心满眼的都是眼前这锅熬得雪白的鱼头豆腐汤。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鲜香的气味从鼻子窜入,萦萦绕绕地钻进大脑,每一条神经似乎都得到了一刻的放松。

    热乎的鱼头豆腐汤闻不到一丝鱼的腥味,或许是因为鱼头用大油和葱姜煎过的原因,他只闻到了满满的鲜。

    大概是因为刚刚从炉头端出来的原因,刚揭盖的雪白鱼头豆腐汤还滚烫得直冒咕噜,莫里亚蒂拿起汤匙舀了一口之后,他只来得及吹了几口,就迫不及待地送入口中。

    舌尖不出意料地被烫了一下,但是他却舍不得吐出来,当这口鱼汤滑入喉咙的时候,莫里亚蒂只觉得一股鱼的鲜味在胸口蔓延。

    富含胶质蛋白的鲢鱼头肉和极其嫩滑的豆腐一同被送入口中的时候,他完全不需要费劲地咬一口,它们就仿佛能够在舌尖上融化似的,整个口腔在一刹那完全被鲜香的美味给充斥了。

    在这样的冬天里,没有比能够在温暖的室内喝一口热乎又鲜美的汤更加让人觉得幸福的了。

    当莫里亚蒂横扫完这锅鱼头豆腐汤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活脱脱的像是一只餍足的大猫。

    “很抱歉。”注意到伊苏还站在他的身边,没有忘记扮演角色的莫里亚蒂露出了一个真诚的,歉意的表情,他道,“让你久等了,主要是你做的食物实在是太好吃了。”

    他看向伊苏,脸上带着明晃晃的赞叹之色,“我非常庆幸我今天选择了经过这条街,走进这家店,品尝到你亲手所做的美食,否则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后悔成什么样子。”

    他那双深色的眼睛因为鲜活的情绪而变得熠熠生辉的,眨眼间就落到了伊苏那双手上,他道,“我想我很有理由怀疑你这双手是不是拥有什么神奇的魔力,不然的话你做出来的食物怎么会好吃到让人这么惊艳呢?”

    哇。

    听到莫里亚蒂这完全不加掩饰的夸赞,伊苏一下子就笑开了,“原本我应该谦虚地说一句‘你过奖了’,但是……”

    伊苏那双像是跳跃着小小星光的眼睛带着明媚的笑意看向莫里亚蒂,她的声音就像是百灵鸟在愉悦地歌唱似的,她说,“你说得实在是太好了,让我根本没有办法违心地说出任何谦虚的话。”

    没有人不希望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被人喜欢的,而在被人喜欢之余还被人这么直白地夸赞出来,伊苏表示,她根本没有办法不开心。

    “不需要谦虚。”

    能够让莫里亚蒂另眼相待的人实在是寥寥无几,但是相信从今天开始,伊苏能够在这“寥寥无几”当中占据一席之位了。

    哪怕她并没有和莫里亚蒂不相上下的智商和计谋,但是她那双如同拥有魔力般的手使得她整个人都成为了最特别的那一个。

    “原本我并没有打算在帝国州立大学任教的,但是当我吃下第一口你做的菜时,我就情不自禁地改变主意了。”莫里亚蒂看向伊苏,“所以你完全不需要谦虚。”

    虽然他的真实身份是犯罪大师,但是不能否认他在公众的眼里确实是拥有良好的声誉,在数学天文学等领域有着极深造诣的他更是众多学校希望能够招聘到的人才。

    原本莫里亚蒂并不打算理会帝国州立大学对他抛来的橄榄枝,毕竟他认为去那里任教完全是在浪费他的时间,但是……

    谁知道打脸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见莫里亚蒂说得真诚,伊苏忍不住眨了眨眼睛,片刻之后,她搞怪似的露出一个肉疼的表情:“八折!我最多给你打八折,再多就没有了,这还是看在你夸得好又长得好的份上。”

    看到伊苏的这个表情,莫里亚蒂笑了起来,故意问道:“是以后都打八折吗?”

    闻言,伊苏撑不住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了:“这得看你以后是不是都能夸得这么好了。”

    “这很简单。”莫里亚蒂道,“难道不是所有人一吃到你做的美食就自动解锁花式夸人的姿势吗?”

    伊苏:“……”

    你赢了!

    这个八折她打定了!

    八折:“……”

    什么仇什么怨!?

    言归正传,长得好,又会说话,还很识货,伊苏觉得自己没有理由不喜欢这样的客人,所以在莫里亚蒂临走前表示想和她互相认识的时候,她很大方地就和他交换了名字。

    “伊苏。”

    听着莫里亚蒂用着好听的嗓音轻声地念着自己的名字,注视着她的那双褐色眼睛里似乎蕴藏着不知名的情绪,伊苏莫名地觉得有点奇怪。

    然而不等她反应过来,莫里亚蒂就突然靠近,紧接着伊苏就感觉到自己的额头被人么么哒了一下。

    “呃。”伊苏眨了眨眼睛,虽然说莫里亚蒂的这个么么哒只是亲在她厨师帽的边沿上,让她没有感觉自己被别人占便宜了,但是猝不及防之下她的反应就显得有点呆萌了。

    “原谅我的唐突。”莫里亚蒂笑说,“因为我今天实在是太高兴认识了你,伊苏。”

    伊苏:“……”

    哇。

    笑得这么暖。

    还能怎么办?

    当然是原谅他了。

    伊苏:“……”

    伊苏清了清嗓子,

    亲妈轻笑了一声,

    闻言,伊苏美滋滋地应道:

    听到伊苏的回答,就知道她只把“可爱”听进去而把“拖油瓶”给忽略了的亲妈:“……”

    我家大宝贝儿可能是个傻的吧?

    一时之间,亲妈都不知道自己让伊苏一个人去纽约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她这傻乎乎的样子可真的是让人没法放心得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