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71章 伟大的艺术
    “说实话,当时我对你的回答深信不疑,但随后我无意间看到了垃圾桶中的玻璃碎片,多是对你所说的话起了疑心,以至于在尚晶离开以后,我到他的房间仔细查验过,虽然你粘贴的技术非常不错,但还是可以闻到一种刺鼻的气味,尤其是看到墙壁上的小洞,我更加怀疑你所说的话。”

    无做梦都没有想到徐界会在自己离开之后调查的如此清楚,一时之间愣在原地:“既然你已经知道我做出了对你具有威胁性的事情,看来我也不会活着出去,看来我和其他人的命运一样,没有死在林昊的手上反而死在了你的手上。”

    “话也不要说的这么绝对。”也许是徐界也感觉到呼吸困难,便打开换气设备,接着说道。“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我还不至于非要在这种关头收割掉你的性命,我给你一次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能够将药物交给我,我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并且还会给你一笔可观的财富,让你永远离开这个地方,你觉得怎么样?”

    “听起来非常不错,不过可惜的是我恐怕没有这个福分享受了,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足够的药物来换取你刚刚所说的筹码。”

    听到这里,似乎徐界就已经多多少少的听出来一些事情来,只不过他相信无一定不会做这种赔上自己性命的买卖,很有可能是在欺骗。

    为了验证无所说的究竟是真是假,徐界再次问道:“不是我没有给你机会,我在问你一遍,你到底是否制造出我所需要的药物来?”

    无摊开双手,诚实的回答道:“当然没有,你认为我会欺骗你吗?真不好意思,我可不想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看来我想要放你一条生路都不是可能的事情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罢了。”

    随着新鲜空气的进入,无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如今更是听到徐界已经对自己动了杀机的话,无也没有打算坐以待毙,而是打算和徐界以命相搏。

    无冷笑一声:“那我岂不是要感谢你一下你好心留我一条命的事情了?不过不好意思,我并不打算就此谢谢你,因为你根本不是一个值得感谢的人,这件事情从尚品两个人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其实当你对尚品动手的时候,我就已经对你开始保持警惕起来,至于你最开始让我研究的药物更是没有的事情,因为小龙被抓之后,药物的构成成分就已经缺少,只不过为了哄骗你才没有告诉你罢了,当时告诉你的话,说不定你会用在谁身上。”

    知道真相的徐界心中已经萌生出杀机,也做出了打算,无论如何都要将无亲手解决掉,手不留情。

    “听你说的如此坦然,看来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意识到自己终究会死在我手上的事实,既然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之间也不要有那么多废话了,直接见真本事吧。”

    无也变得斗意盎然起来:“徐界,你最不应该将我唤醒,更不该更换空气,如今你却要在这种情况下对我动手,你觉得可能吗,可不要忘记这是在那里,这是在我的实验室!”

    徐界并没有在意无所说的这番话,反而态度轻蔑的说道:“说的倒是蛮厉害的,你觉得会是我的对手吗?”

    无下定决心要与徐界进行一场全力以赴的战斗,所以不会有任何的保留,双手做着复杂的结印动作。

    站在对面的徐界也是一惊,自己对于无虽说算不上十分了解,但也说得过去,从来都没有见过无做过如此复杂的手势,心知不妙,便提前向着无冲奔过去。

    预感到徐界已经动手的无加快手中的动作,就在徐界的拳头马上打到无身体的时候,无的双手突然向前一探,原本气势汹汹的徐界瞬间站在原地,气息也变得缓和下来,慢慢的低下头,双手垂在身体两侧,颇有一番任人宰割的意味。

    显然徐界受到了控制,无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及时的话,恐怕自己早已经被徐界击杀掉,值得庆幸的只是虚惊一场,并没有造成其他任何的伤害。

    看着已经中了幻术的徐界,无还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成功吸取了当时和林昊作战时的心得,不在拖拖拉拉,以免夜长梦多,便拾起地上的利器,看着锋利的尖端:“徐界,其实你我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也不存在隶属关系,只是就利益驱使我们走到一起罢了,如今你俨然已经对我动了杀手,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你得逞,所以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现在也只能将你击杀掉!”

    做出决定的无拿起利器,看样子是准备将徐界完全杀死。

    就在无确信自己可以将徐界杀死的时候,令自己出乎意料的一幕发生了,原本中了幻术的徐界竟然忽然之间活动起来,不仅恢复正常,更是轻而易举的抓住了自己的右手,伴随着施加力道的增加,无手中的利器也就理所当然掉在地上,相比之下,让无心中最为震撼的是徐界如何摆脱自己的幻术。

    ‘啪’徐界单手抓住无的手臂,另外的一只手则将无从原地抓了起来,紧紧锁住无的脖子,令其无法动弹分毫。

    无吃力的张开嘴唇说道:“怎、怎么会是这样,你怎么可能会破解掉我的幻术?”

    徐界微微一笑:“这有什么好奇怪,我是凭自己的精神力脱离出你的幻术,我必须承认,你的幻术确实非常厉害,如果不是你之前和林昊进行过一场恶战的话,恐怕我也不会是你的对手,说起来这一切还要感谢林昊,否则我也不会这样轻易得手。”

    这一刻,无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落和无奈,没有想到自己全力以赴的投入都不是徐界的对手,不仅没有对徐界造成任何伤害,反而被轻易的化解掉,而似乎故事也发展到了最初的阶段,自己还是难以避免的会死在徐界的手上。

    见无选择了沉默,徐界嘴角露出狞笑:“看来你已经对眼前的事情结果做好了觉悟,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认识一场,我给你一次说出临终遗言的机会好了,也算回报你。”

    在徐界压迫性的力量下,无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像徐界所说的,自己只有死路一条,不过自己也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在面对现实的时候也没有那么惊奇,而是笑道。

    “我没有什么对你好说的,你也只不过是听从其他人命令的可怜虫,有什么资格自认为身份比我高出一等来?依我看,你甚至要比我低。”

    无的话顿时惹怒徐界,徐界加重力道,无因为呼吸困难而翻起白眼,徐界这个时候将掉落在地上的利器,拿在手中,毫不留情的刺入无的喉咙中,只见鲜血喷洒而出,顺着喉咙流淌下来,为了避免流到自己的衣服上,徐界就松开了无,无如同掉了线的风筝一样,重重的摔在地上,由于喉咙被穿透的原因,无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不甘心的看着徐界,支支吾吾的发出声音来。

    看着已经濒临死亡的无,徐界冷笑一声,朝着无的身体又踢了两脚,这次无呼吸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最后趋于平静。

    “原本以为你还有些利用价值,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就算你把药交给我的话,我也不会放过你,你应该知道,从你背叛我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现在只剩下徐灵一个人,看来能依靠的人只有她了,说不定还会得到其他的帮助。”

    说完,徐界便离开了地下,在临走的时候将口袋中的打火机拿出来,向着研究室丢了过去,强烈的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爆炸声争相钻入徐界的耳中,崩塌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而已,徐界不由加快脚步。

    当徐界逃到外面的时候,地下恰好崩塌,由于地处偏僻的原因,所以也没有立即引起轰动,以后就算有相关人员调查的话,也不会查出早已经四分五裂被掩埋的尸体是谁。

    徐界冷漠的抱着双臂,横眉竖眼的看着眼中苍凉的景象,不自觉的露出笑容:“看来我现在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找她了,只要等见到她的时候,找机会将其直接杀死,这样一来, 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领导者,不要说林昊,谁都不会是我的对手!”

    徐界一边说一边脑海中浮现出自己所构想出来的画面,狂妄的笑声响彻在空气当中。

    只不过徐界没有注意到的是,在自己洋洋得意的时候,远处的草地上趴着两个人,正在盯着自己。

    “看来她猜测的没有一点错误,这个徐界果然不会甘心听从她的差遣,这样一来的话,我们更加有必要将这件事情提前告知她,早做打算。”女总裁的特种保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