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26章 难言之隐
    ,精彩小说免费!

    关栾看着林昊说道:“还说不是小伤,都已经变成这幅样子怎么还说的这么淡定?不行,我立刻安排人护送你去医院。”

    就在关栾准备亲自护送林昊赶往医院的时候,吴忠却将其拦了下来,关栾刚准备询问吴忠这么做原因的时候。

    看到了林昊的表情,也变得安静下来,似乎也明白了吕方贵和林明为什么没有这样着急护送林昊前往医院的原因。

    看着慢慢崩塌的房屋,林昊心中百感交集,就好像自己的内心也经历着崩塌一样,很自然的回想起很久之前自己寄住在姚家的画面。

    虽然当时自己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至少姚婶和姚叔还健在,就算是在辛苦一天,只要看到姚诗雅治愈般的笑容。

    林昊还是瞬间恢复自由,而如今,不仅姚叔为自己牺牲,就连姚婶也遭到牵连,这让林昊心中愧疚不已。

    千言万语都化为了一声叹息,看到林昊这个样子,所有人都非常难过,或许安慰的话莫不如陪在林昊身边来的更实际一些,也没有一个人打破寂静的环境,和林昊一起看着崩塌的房屋。

    不一会,林昊笑了起来,先行转过身说道:“我们回去吧,我可不想拖着重伤的身体和徐界他们继续战斗,除非是我不想活了。”

    听着林昊略带玩笑的话,几乎所有的人都如释重负的笑了起来,但只有林明等人清楚林昊现在的心情并不像看到的那样轻松。

    当林昊刚准备上车的时候,目光无意间看到了坐在对面车中的姚诗雅,可以清楚的看到姚诗雅颤颤巍巍的抬起右手,似乎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擦掉眼角的泪痕。

    如果说林昊心中面对此时此景非常难过的话,那姚诗雅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毕竟这是她生活的地方,如今已经家破人亡,这件事情放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也不会好过。

    看到这一幕,林昊很想透过车窗安慰她,但最后还是放弃了想法,也许这个时候不让姚诗雅看到自己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也不会勾起姚诗雅伤心的往事,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

    也许是察觉到林昊心中所想,吕方贵拍着林昊的肩膀说道:“林昊,我这也是为了你和姚诗雅好,故意将你们隔开,或许这样你们彼此还能好受一些,还希望你不要怪我。”

    林昊欣慰一笑:“谢谢你,吕副局长。”

    就这样,在吕方贵和林明等人的行动下成功将林昊和姚诗雅两个人解救出来,并且前往医院,虽然期间的过程让人非常难过,但也算是达到了目的,一股难以驱散的阴霾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上,挥之不去。

    与此同时,无三个人也回到了住处,找到了徐界,毫无隐瞒的将姚家的情况告诉了徐界,在听完整件事情之后,徐界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

    徐界摇晃着右手上的酒杯说道:“这样说来的话,就是在你们准备动手对林昊不利的时候,吕方贵和林明带人突然出现,在中途制止了你们的计划,是这样吗?”

    虽然无表现的非常理直气壮,不过尚品和梁幻两个人却心中异常焦灼,因为毕竟两个人才是真正的行动派,不管结果怎么样,在一定程度上任务的失败和两个人都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两个人在此刻显得有些难堪与担忧。

    无坦然的说道:“徐先生,其实这件事情追根到底是因为我们错过了最佳战机,否则也不会变成这样,还希望徐先生不要见怪。”

    徐界带着一丝笑容走到梁幻和尚品两个人的身边,由于内心的惭愧和恐惧感,两个人根本不敢直接面对徐界,只是低下头,默不作声。

    徐界微微一笑:“我当然不会见怪,我也更清楚你们不会有胆子故意放走林昊他们,所以这件事情我也不回责怪到任何人的身上。”

    听到这里,梁幻和尚品两个人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心中的担忧也慢慢消散而去。

    “虽然没有除掉林昊,不过也达到了目的,至少除掉了姚诗雅的母亲,尽管林昊付诸全力,但还是没有扭转战况,就算姚诗雅心中清楚这件事情不怪林昊。”

    “但也不会过去的这么简单,这样一来,林昊和姚诗雅的心中就会产生隔阂,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无试探性的问道:“不知道徐先生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我一定倾尽全力帮助!”

    徐界轻抿一口红酒杯说道:“最近我发现了一个暗中制造毒品的地下市场,虽然规模不大,不过但也不容小觑,我的想法是控制住这个地下市场。”

    除了无,剩下的梁幻三个人丝毫不清楚为什么徐界会涉足毒品这一块,毕竟毒品和自己的关系不是很大,如果贸然出手的话,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为了安全起见,即便是冒着危险,尚品还是劝谏道:“主人,这毒品向来是遭到严厉打击的一项,本来我们现在就和林昊他们处于激烈的战斗当中。”

    “如果选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的话,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一旦被林昊抓个正着,我们就真的不好说了。”

    徐界扬起嘴角:“你的担忧确实很有道理,不过有一点你不要忘记了,那就是你们这次失败的根源在哪里,不是因为林昊太强,也不是因为我们的计划中间产生了其他环节的疏漏,而是因为能对林昊给予帮助的人太多了,如果这次不是有吕方贵和林明的话,事情还会变成这样吗?”

    听到这里,尚品渐渐醒悟过来,接着说道:“难道主人的意思是说想用毒品的事情来引诱吕方贵上钩,接着借着这个局面来除掉他?”

    徐界用着赞赏的口吻说道:“看来你还是蛮聪明了,也没有白白跟随我这么长时间,说的不错,我就是这么想的,先削弱林昊的羽翼,等完全除掉了林明他们,我看谁还能对林昊提供帮助?”

    在明白徐界的真正意图之后,所有人都彼此对视一眼,颇为信服的点了点头,对于徐界的做法没有任何的反对,并且信誓旦旦,开始准备起来。

    在吕方贵等人的护送下,受伤的林昊和姚诗雅被送到了医院,经郁雨晨安排,都住进了最好的病房当中。

    姚诗雅由于只是受了轻伤,所以情况并不是十分严重,由林明带人保护,而林昊的身边理所当然坐的是郁雨晨。

    当林昊慢慢恢复过来之后,映入眼帘的是郁雨晨担忧的脸庞,紧接着看到的便是输液管,不由的苦笑一声。

    “没有想到我林昊身经百战,什么样的危险没有遇到过,现在却沦落到这样的情况,真是笑话。”

    见林昊清醒过来,悬在郁雨晨胸口上的石头放了下来,但听着林昊的话心中还是有些不满,埋怨道:“都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吹吹嘘嘘的了,再者说你也不是第一次躺在病床上,我知道你一向都不喜欢借助这种医药品来恢复体力,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不得不承认这医药品要比你喜欢的治疗方式好上很多。”

    林昊心知如果自己在辩解下去的话,只会让郁雨晨勃然大怒,所以便知趣的选择了妥协。

    “说的是啊,现在看来这种东西就算我再不喜欢也有着他自己的厉害之处,这一点我不得不承认。”

    “这就对了。”

    “对了,诗雅呢,她在哪里?”

    “她在隔壁的病房,你放心好了,有林明他们在陪着她,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听到姚诗雅安然无恙的消息后,林昊心中的愧疚感多多少少减少了一些,回想起姚婶在临死之前对自己所说的话,林昊也算是完成了姚婶的遗愿,否则会一直活在惭愧当中。

    看到林昊若有所思的样子,聪明的郁雨晨立刻猜到林昊心中所想,同样有些难过的说道:“关于姚婶的事情我也听说了,知道你心里并不好受,也十分理解姚诗雅现在的想法,只不过姚诗雅是个聪明人,我相信这份愧疚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

    提起姚诗雅,林昊的心中就如同建筑起一道墙,明明自己可以跨越过去,却发现身体重的跟一座山一样,根本没有机会,最后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其越筑越高,自己却无能为力。

    林昊有些失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希望事情会像你说的那样吧。”

    就在林昊独自失意的时候,郁雨晨将手放在林昊的手背上说道:“不要担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陪伴在你的身边。”

    林昊扭过头看向郁雨晨,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虽然现在所有的情况都不利于自己,但毕竟还有郁雨晨在自己身边。

    这样就已经足够了,无论自己有多少的苦衷,似乎在郁雨晨眼中都无处躲避一样,通通被探知,而没有任何的办法继续隐藏下去。

    就在林昊回味郁雨晨温柔的时候,郁雨晨却突然站了起来,这让林昊有些疑惑,张口问道:“你要干什么去?”

    郁雨晨为之一笑:“当然是替你办理一些事情了。”

    “替我办理?”

    林昊在嘴边默念一番,继而醒悟过来,有些难为情的说道。“雨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不过现在姚诗雅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不见得她会给你好脸色,还是不要去为好,就像你所说的,早晚有一天她会理解我的苦衷,又何必急于一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