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3章 出卖与背叛
    “打电话告诉唐红军吧,让他来收拾这里,他现在只配给我们擦屁股,哈哈哈。”

    伴随着放肆的笑声,猎熊带人离开了异常凄惨的街道。

    等到唐红军带人来到街道的时候,被面前这血腥的一幕所惊呆,连忙吩咐人把现场保护起来,一方面通知自己的心腹多叫一些人来,尽快把尸体搬运出去。

    让唐红军觉得侥幸的是,现在凭借着自己的职位,开发区的人还算听自己的话,但如果约翰和猎熊继续这样闹下去的话,很有可能唐红兵很快就会被赶出开发区。

    猎熊带着残豹走过来道:“唐先生,我已经妥善处理好我的事情了,剩下的这些事情就要交给你了。”

    唐红军拦住正欲离开的猎熊道:“你们执行你们自己的计划我不会有任何的反对,但请你们设身处地的为其他人想一想。”

    猎熊颇有深意的看着唐红军道:“听唐先生这意思,似乎对我们的做法有一些的不满。”

    唐红军冷哼一声:“不满倒是谈不上,只不过希望你们办事能够有个度,不要在这样胡作非为下去,如果哪一天真的东窗事发的话,恐怕连我也无能为力。”

    猎熊看着自我感觉良好的唐红军道:“唐先生,过了这么长时间,看来你还是没有正视过自己的价值,实话告诉你吧,你现在的能力只能是替我和约翰善后,其他的好像你都有些插不上手。”

    听着猎熊对自己的侮辱,唐红军按耐不住内心的愤怒,随从早已经行动起来,将猎熊和残豹包围起来。

    残豹随即做好准备,只等待猎熊一声令下,自己将会奋不顾身的将唐红军的人通通解决掉。

    猎熊并没有因为人数处于劣势而感到担忧,反而气定神闲的道:“唐先生,你应该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我知道你对我和约翰的做法颇有怨言,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即便你可以杀死我,也不见得你会安然无恙的离开这里吧?”

    不远处的冷鸟和猛虎见猎熊脸上的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和冷鸟对视一眼,两个人点了点头,继续向猎熊贴近,冷鸟拿出军用十字弩,毫不犹豫的对准唐红军的脑袋,而猛虎已经绕后,张开虎爪,准备大开杀戒。

    “妈的,刚刚的那场战斗根本就没有满足我的胃口,既然你们这样迫不及待送死的话,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不过后果是无人生还。”

    唐红军看着气势汹汹的猎熊等人,开始变得冷静下来,正如猎熊所的一样,现在动手对自己百害而无一利,不会有任何的好果子吃。

    想到这里的唐红军脸上露出笑容,挥了挥手,示意手下让开:“猎熊队长,我们两个人何必把事情闹到如此地步,对谁都不好,再怎么我们现在和合作伙伴的关系,弄得这样剑拔弩张是不是有些不太好?”

    猎熊见唐红军服了软,心知这是唐红军听从了自己刚刚的一番话,冷笑一声,毫不避讳的道:“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只有给我们擦屁股的资格,如果真的把我惹得不开心的话,心我让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唐红军气势全无,迎着头皮,陪着笑脸回答道:“猎熊队长的是,是我一直都没有找到自身的价值,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误会,我在这里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发生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唐红军这样,猎熊的脸上露出笑容,心满意足的拍着唐红军的肩膀道:“你能认识到自己我真的很满足,那就这样定好了,这里的事情想必不用我再叮嘱了吧?”

    唐红军急忙道:“当然不用,猎熊队长公务繁忙,这里的一切就交给我唐红军好了,猎熊队长慢走。”

    着,唐红军识趣的让出一条路来,伸出手,欢送走猎熊。

    猎熊也不客气,一招手,带着残豹等人大摇大摆的从唐红军的面前离开,而对准唐红军脑袋的十字弩也转移开来,冷鸟将十字弩斜背在身后,骑上自己的摩托车,先行离开。

    等到猎熊完全离开之后,唐红军愤怒的一拳打在墙壁上,叫骂道:“真是越来越放肆,现在都敢骑在老子脖子上拉屎!”

    “唐先生,如今猎熊和约翰已经越来越不把您放在眼里,依我看,我们还是早做打算为好。”

    “早做打算,你以为我不想吗?虽然约翰他们两个人对我十分不屑,但我们也有一定的油水可捞,看在钱的面子上我也要替他们做事,谁让我们拿了他们的钱。”

    “唐先生,可是你想过没有,在这样下去的话,很有可能他们以后会找机会把你秘密处理掉,等到那个时候,唐先生还会这么安逸吗?”

    保镖的一席话让唐红军充分的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按照目前的情况看来,保镖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很有可能明天唐红军就会被约翰派人秘密杀死,而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替自己话,自己辛辛苦苦留下来的一切也会被约翰强行霸占。

    想到这里,唐红军不禁背后一凉,惶恐不安的道:“那你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保镖贴近唐红军的耳边,声道:“唐先生,我们可以这样做,约翰和猎熊最怕的是林昊,我们可以暗中出卖给林昊情报,让他替我们对付约翰。”

    唐红军当即拒绝道:“你这不是明摆着把我往火坑里推吗?如果约翰不知道固然好,倘若真的让他知道是我告密的话,那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死。”

    “话是这么没错,难道唐先生就真的想这样束手待毙吗?还不如放手一搏,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唐红军皱起眉头,思考着保镖的话,脑海中展开了激烈的思想斗争:“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让我想一想再。”

    保镖恭敬的点下头,转身处理其他的事情。

    看着一具具的尸体被抬上车,唐红军幻想着其中有一具是自己的尸体,会不会像他们一样,就这样毫无价值的被扔掉,没有一个人发现。

    劫后余生的闫妍带着嘲风和蒲牢连休息都不敢休息,一刻不放松的朝着自己家跑去,身后的人更是身受重伤,好在闫妍的家离发生事故的地方不是相隔很远,就算步行也只是需要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如今算起来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已经看到了自己家。

    闫妍虚弱的靠在墙壁上,看着身后的残兵败将,闫妍心中百感交集,本以为借着这次机会会成功铲除掉约翰的左膀右臂,继而替阿春报仇,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愿望,更是损兵折将,就连自己暗藏很久的龙之九子,现在也只剩下两个人,不禁一阵哀叹。

    囚牛等人的战死,更是在其他人心中掀起了轩然大波,也更加明白了猎熊的实力,潜意识中感觉到猎熊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对抗的敌人。

    蒲牢道:“老板,马上就到了,我们在坚持一下。”

    闫妍深吸一口气,从墙壁上站起来,看着已经身心疲惫的蒲牢,很想安慰一句,自己的嘴唇好像被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张开,只能点了点头,跟在蒲牢的身后,向着前方行走。

    走回自己家的闫妍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轻松,相反,察觉到一种似有似无的杀气,这次虽然自己是倾巢而出,但闫妍依稀记得仍然留下了一队保镖看守住处,为的就是以备不时之需,但现在根本没有看到一个人出来,周围的环境更是安静的可怕。

    嘲风和蒲牢见闫妍站在原地,对视一眼问道:“老板,怎么了?”

    “难道你们两个人不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劲吗,这安静的似乎有些太吓人了。”

    “老板,你是不是受到惊吓了,我们都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地盘,难道猎熊还会敢贸然前来吗?”

    蒲牢在一旁附和道:“的是啊,老板,依我看你是多疑了,我们还是先进去再吧,如果猎熊他们真的追过来的话,我们也能顽强的抵抗一阵,不至于手足无措。”

    在嘲风两个人的催促下,闫妍把思绪收了回来,带着人走了进去,由于已经回到了自己家,所有人的情绪好了很多,行走的速度也放慢下来,之前的沉重慢慢消散而去。

    “看来你们似乎放松了很多,也不枉费我等你们这么长时间。”

    闫妍心中的不安感最后成为现实,所有人都一脸惊慌的顺着声源处看去,只见约翰慢慢的从树后走了出来,手中还捏着一朵花瓣,深吸一口,将其丢在地上。

    “约翰,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约翰笑道:“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应该连同你遭到反击的事情连在一起来询问,难道你就不好奇自己煞费苦心安排的埋伏为什么会被发现吗?”

    约翰的话反而给闫妍提了醒,回身扫视一周,发现有两个人的神情有些不对劲,而这两个人正是幸存下来的蒲牢和嘲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