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8章 唇亡齿寒
    顾源想了一会道:“既然他能猜出来我是内奸,想必他就知道我和林昊还保持联系,然而他却没有把我供出来,这就明他想让我迫害卡尔。”

    许安点了点头:“也只有这样的分析听起来比较靠谱,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段时间顾少爷最好还是不要传递消息,约翰能想到的,相信卡尔这条老狐狸也会知道,你就把所有的心思放在解救凌秋雁的身上好了,等时机成熟,你和凌秋雁一起离开这里,传递消息的任务就交给我好了。”

    顾源郑重的看向许安:“那就谢谢许堂主了。”

    许安笑了起来:“这有什么谢不谢的,大家都是一路人,尽快把约翰和卡尔打败才是最终目的,为了避免卡尔对我们产生怀疑,我们还会尽快分开吧。”

    顾源点点头,分头和许安离开。

    当晚,卡尔按照自己所想的动身前往约翰的房间,约翰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床上,听着悦耳的音乐,一股清流之气从身边流淌而过,连约翰也感叹自己有多久没有静下心来享受这惬意的氛围。

    当听到敲门声的时候,约翰骤然起身,将音乐关到了最声,慢慢的将房门大开,当看到来的人是卡尔时,脸上的悠闲之色顿时减少了几分。

    见约翰表情有变,卡尔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今天他让约翰颜面尽失,约翰的情绪也在情理之中。

    “原来是卡尔先生,不知道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卡尔特意往约翰的房间里看了一眼,见没有其他人在,心中松了一口气,如果有别人在的话,估计自己也很难达到目的。

    “难道约翰先生不想请我到里面去坐一会吗?”

    约翰尴尬一笑,连忙打开房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卡尔先生请进。”

    卡尔一只脚刚踏入房间,便听到了动听的音乐声,笑着道:“约翰先生可真是有闲情逸致,竟然在房间内欣赏着这么优美的旋律。”

    约翰同样坐了下来:“卡尔先生见笑了,我只不过忙里偷闲而已,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所以才会这样。”

    卡尔看向约翰:“难道对于汉姆被抓这件事情约翰先生一点都不着急吗?”

    约翰耸肩道:“这有什么可着急的,就像我之前的那样,林昊不会对其下手,反而会把他好好对待,为的就是引我们上钩,如果我现在带人去救汉姆的话,岂不正中了林昊的下怀?”

    卡尔会心的笑了起来,拱起手道:“约翰先生神机妙算,卡尔自愧不如。”

    对于卡尔这种徒有其表的夸奖,约翰及其厌烦,厌恶的摆了摆手:“夸奖的话就不要了,没有必要,相信卡尔先生这么晚找我来一定不是为了这两件鸡毛蒜皮的事吧?”

    卡尔尴尬的笑容停在了脸上,但为了能稳住局面,继续道:“我知道你仍然对今天的事情耿耿于怀,也对于顾源的背叛非常生气,但我还是希望约翰先生能明白我的用心良苦,都是为了主人,还请约翰先生不要这么记恨于我。”

    听到卡尔这么,约翰嗤之一笑,双手放在椅子上:“卡尔先生笑了,难道我约翰看起来像那种鸡肠肚的人吗?我也理解你这么做的苦衷,放心,我一定不会有个人情绪的参入。”

    “其实到这里来不仅仅是为了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请讲。”

    “如今汉姆被抓,我们可调遣的人数又少了一个,为了补缺空位,我想启用凌秋雁,让她和顾源一起负责台北路的事情,这样下来的话,也能多少减轻一些负担。”

    卡尔刚表达出自己的意思,约翰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卡尔先生,你应该清楚这凌秋雁可是林昊的人,你觉得她会心甘情愿听从我们的调遣吗?”

    “可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人手本来就少,现在有可用的凌秋雁,为什么我们不加以利用,难道想让这样的人才白白流失掉吗?”

    约翰心知卡尔启用凌秋雁的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凌秋雁顶替自己的位置,从而将其牢牢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避免其抢夺自己的位置。

    “即便在这种特殊情况之下,我也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见约翰始终不松口,卡尔选择从另一个角度阐述道:“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在想什么,我更知道为什么我们抓住凌秋雁之后迟迟不对她动手的原因,无非就是想用她来顶替我的位置,等我彻底失去利用价值之后毫不犹豫的抛弃我,我的没错吧?”

    约翰的双眼游离在卡尔的身上,卡尔笑道:“卡尔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虽然我们之间的关系算不上友好,但也不至于像卡尔先生所的那样吧,怎么会用一个外来人来顶替卡尔先生的位置?”

    卡尔自信的道:“我知道主人一直都对我不放心,我也非常理解,毕竟我的经济头脑在世界中都是享有盛誉的,无论我投到哪一个人的旗下,都会受到重用,相比之下,与其让我跑到别人那里对主人造成威胁,莫不如找个足够代替我的人,之后再把我杀掉灭口,这样岂不一举两得?”

    见卡尔把徐界的心思揣测的如此清楚,约翰眼神中出现了惊讶:“卡尔先生,刚刚的话我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希望卡尔先生可以离开这里。”

    卡尔诡异的笑了起来:“看来我们的约翰先生还不知道自己现在目前的处境,既然主人已经开始寻找代替我的人,想必也已经做好把你丢弃的准备,难道你连这点危机意识都没有吗?”

    约翰闻言大怒,训斥道:“卡尔,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在些什么?我完全可以把你刚刚的话重复给主人听,估计到那个时候你会死的很难看!”

    卡尔推开约翰指向自己的手指道:“你不要这么着急,就算你想让主人除掉我的话,也让我把话完,我们的实力其实远远超过林昊他们,为什么主人却迟迟不让我们动手,一直拖到现在。

    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发现我们可以利用的价值越来越少,在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会丧失战斗力,所以他急需寻找新人来顶替我们的位置。

    而林昊他们既然可以打败主人,就明他们的实力非常不赖,也就成为了主人眼中的猎物,你仔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现在的约翰已经完全被卡尔牵着鼻子走,卡尔的妄自猜测根本没有真凭实据,全部都是为了让约翰能够痛快放出凌秋雁所埋下的棋,卡尔也算准了当事实摆在眼前,约翰根本不会有丝毫的警觉,所以才会这样大胆的对徐界污蔑起来。

    约翰仔细的思考了一下,觉得卡尔的非常有道理,刚要答应放出凌秋雁的时候,忽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卡尔先生,不得不你的心思非常缜密,不过你也太看了我的反应速度,你这样当着我的面光明正大的对主人进行栽赃嫁祸,就不怕惩罚吗?”

    卡尔毫不在意的摇头道:“没想到事情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约翰先生还在表示着自己的忠心,我也不知道该替你高兴还是难过。”

    约翰眯缝起双眼,杀气顿起:“难道你不怕我借着你污蔑主人这件事情杀了你?”

    “当然不怕,因为我相信你不会杀我,如果真要杀我的话,也不会拖延到这个时候,而且我敢相信,约翰先生心中也已经对我的看法产生了认同感,否则不会留我到现在。”

    磅礴的气势瞬间消减几分,约翰破愤为笑:“如果我真的按照你的办把凌秋雁放出来的话,我能得到什么好处?”

    “好处就是你的事情我从今以后都不会再管,而我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再过问,这样的交易你觉得怎么样?”

    “不错,如果凌秋雁被林昊他们救走的话,你让我如何向主人交代。”

    “这个放心,如果真的出现意外的话,我一定不会把责任迁往你的身上,我会一个人承担其所有的责任。”

    即便卡尔的理直气壮,但约翰还是对卡尔的做事风格产生了些许的怀疑。

    卡尔看穿约翰的表情,笑道:“现在你和我都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我被顶替的话,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换句话,帮助我就是替你自己留条后路。”

    前有猛虎,后有豺狼,再加上自己受了挫折,约翰现在进退两难,在不加思索之后,便答应了卡尔的条件。

    “好,那我就听你这一回,希望卡尔先生不要做出让我后悔的事情。”

    约翰的松口让卡尔顿时大喜,喜笑颜开,真诚的伸出手道:“那是当然,只不过今天的这番话我希望除了你和我不要再有第二个人知道,毕竟这世道人心叵测,还是提防着点好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