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心有所属
    ,

    徐荣不知自己的魅力已经征服了田羽,继续问道:“田羽?”

    田羽回过神来,点头道:“我愿意。”

    在得到田羽的回复后,徐荣如绅士一般伸出手,田羽顺其自然的搭了上去,从肮脏的地面上站了起来。

    之前想将田羽和田静纳为所有的男孩见到徐荣之后也有些心惊胆战起来,看到狼狗被杀的全过程,心中不免心寒起来,但碍于面子,仍然底气十足的问道。

    “你是谁,这两个人是我提前预定的。”

    徐荣望着生源处看去,把田羽从地上扶了起来,交给身后的人:“你等我一下,我去处理些事情。”

    田羽点点头,安静的退在后面。

    徐荣一抖风衣,打着伞之身来到混混的面前,不可一世的道。

    “刚刚你是在和我话吗?”

    看到徐荣英气逼人的样子,男孩心中打起了退堂鼓,其手下的人更是躲在后面,拉着其衣服,声的道。

    “大哥,这个人似乎来头不,我们还是撤吧。”

    男孩佯装发怒,其实心里已经恐惧到了极点:“那两个女孩可以给你,但是你也要给我些东西,作为交换的价值。”

    徐荣微微一笑,笑容根本不是这个年龄应该有的,看的男孩心里一惊。

    “吧,你想要什么?”

    “很简单,五十万现金!”

    对于男孩的狮子大开口,身后的人先是一惊,但一想想到有了这五十万可以干很多事情后,胆子似乎也大了几分,从男孩的身后站了起来。

    “我们大哥让你拿五十万出来,难道你没有听到吗?”

    剩下的两个日本忍者见老大受了侮辱,刚要抽到上前,却被徐荣拦了下来,面前吹过一阵风,两人手一摸腰间,发现短刀已经不见,再一看,已经出现在了徐荣的手里。

    两人心知这是徐荣打算自己动手,为了避免惹到麻烦,乖乖的站到了一边。

    徐荣将两把短刀藏于袖口当中,故作没有听清楚的样子再次问道:“你什么?”

    见徐荣答应下来,所有人鼓足了勇气喊道:“五十万换那两个女孩!”

    有一个人更是放肆,伸出手指笔直指向徐荣的鼻子。

    徐荣冷笑一声,快速的从袖口中取出短刀,将男孩的手指斩断在地。

    男孩没想到徐荣会下此毒手,猝不及防,半秒后鲜血喷洒而出,混着雨水落在了地上,男孩急忙把住受伤的手大喊起来。

    其余人见此情形纷纷后退,不敢上前,而作为大哥的男孩不禁咽下吐沫,唯恐徐荣在发出什么狠招。

    男孩刚退后一步,徐荣就已经来到了其面前,侧对着男孩,护着耳朵问道。

    “刚刚你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男孩对于徐荣飞快的速度顿时一惊,惊慌失措的倒在地上,急忙起身,带着剩下的人仓皇逃窜,留下被斩断手指的人。

    失去手指的人忍住剧痛,看着逃跑的众人喊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等等我!”

    着,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刚要逃跑,两把锋利的短刀插入自己的大腿中。

    男孩痛苦的喊了一声,瘫倒在地上,看着受伤的大腿,表情难看到极点。

    听着雨滴似有似无的拍打着锋利的刀背,徐荣来到男孩的面前,蹲下身子问道:“我最恨别人用手指指着我,你知道吗?”

    在徐荣恐怖的气势下,男孩不敢有丝毫的抵抗,跪在地上哭诉道:“对不起,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哥放过我!”

    见男孩服了软,徐荣也没有在过多的威胁:“你走吧。”

    男孩虽然身受重伤,但仍然没有放弃生的希望,慢慢向前爬着,只希望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徐荣来到田羽和田静的面前,柔声道:“我带你们看场好戏。”

    完,徐荣双手向左右两边一展,四名忍者有序的躲在一旁,出现在田羽眼帘中的是一条凶猛日常的藏獒。

    徐荣手刚放下,藏獒如同一道旋风奔袭出去,向着爬走的男孩扑了过去,伴随着几声惨叫,男孩最终丧命于藏獒的口中。

    如此血腥的场面让田羽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一股酸水涌现出来,田羽吐在了地上。

    徐荣拿出纸巾擦拭掉藏獒嘴边的血迹道:“乖乖,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凶残。”

    徐荣的手向前一伸,藏獒很乖巧的钻进了笼子里。

    徐荣看着田羽道:“它很暴躁的,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如果不关起来,后果不堪设想,你一定要记住这一点。”

    田羽惊愕的点点头,在忍者的怀抱下坐上了车。

    在车上,田羽听到了一段谈话内容。

    “老大虽然年纪轻轻,但这实力却远超所有人。”

    “那是当然,刚刚你没有看到,在斩断那个混混的手指时,短刀上根本没有血迹和雨水,足以看出少爷当时挥刀的速度有多快。”

    “是啊,看来少爷的那份实力已经让我们望尘莫及了。”

    听着两个人的交谈,田羽不禁对徐荣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看着田羽心驰神往的样子,田静早已从怀疑中挣脱出来,给田羽倒上一杯水。

    “这些事情,自从我记事开始你就跟我,一个月至少上一回,现在你已经梦想成真了,成为了老大的女人,也算如愿以偿,这些陈年往事还是不要为好。”

    田羽不顾田静的话,继续回忆起当年的事情。

    经过一番梳洗过后,徐荣看着面前颇有姿色的田羽和田静两姐妹道。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帮我养那条藏獒,另一个是培训为杀手。”

    田羽心有所属,当即道:“我愿意替老大养那条藏獒!”

    徐荣看向波澜不惊的田静:“这么的话,你就是当杀手的那个人了。”

    田静点点头,没有话。

    “好,既然你们都有了主意,那么从明天开始各司其职,你们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见不到彼此,希望今天晚上你们可以好好把握。”

    完,徐荣手一挥,田羽两人乖巧的退了下去。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当年的清纯女孩如今也成长为倾国倾城的美人,而英俊的徐荣在岁月的雕刻下也成为了潇洒异常的帅哥。

    在徐荣二十一岁的生日时,陪伴他长大的藏獒也老死掉,徐荣推开自己面前偌大的蛋糕,向着关押藏獒的牢笼走去。

    在田羽的印象中徐荣留下眼泪的次数屈指可数,徐荣父亲死的时候,徐荣哭过一回,就连因为训练而遍体鳞伤的时候都没有留下一滴泪水,如今因为藏獒的死再次留下了泪水。

    众人见徐荣因为藏獒的死而心情郁闷,刚要上前,徐荣猛然回过头,被凶狠的眼神逼退。

    “你们退下,我想安静的呆一会。”

    见徐荣发了命令,大家只能叹口气,本应该高高兴兴的事情最后因为藏獒的死而已失败而告终。

    一向对徐荣有好感的田羽见徐荣如此伤心,不顾众人的拉扯走了过去,刚迈出一步,徐荣恐怖的气息就四处蔓延起来。

    “难道我的话你没有听到吗?”

    田羽刚要话,却发现自己的脖子被紧紧锁住,原来徐荣先发制人,扼住了自己的喉咙:“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别来烦我,心我杀了你!”

    面对着徐荣的威胁,田羽面无惧色,断断续续的道:“我知道,但藏獒是我养大的,我和它的感情不次于你。”

    没想到田羽莽撞的一番话让徐荣松开了手,低着头走向藏獒,摸着钝感十足的爪子道。

    “田羽,我记得当初我把你们两个姐妹救下来的时候,你就看到了它对吗?”

    田羽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不错,当时我还对它十分恐惧,可后来我的工作就是饲养他,渐渐的,我发现它也并非凶猛,反而是有些平易近人。”

    徐荣露出了少许的笑容:“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都在进行着训练,很少来看它,本想借着我过生日的时候,给它也庆祝一番,可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

    田羽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抚摸起徐荣的背部:“老大,你别太伤心了。”

    徐荣看着面前的田羽,伸出手抚摸其脸庞:“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艳丽的女人。”

    田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没有拒绝徐荣的手,害羞的道:“老大过奖了。”

    也许是因为田羽太过美丽,也许是因为藏獒的死让徐荣心里过于悲伤需要找个地方发泄,徐荣再也按耐不住,吻向田羽的嘴唇。

    田羽先是一惊,而后配合起来,最后泪如雨下。

    徐荣感觉到田羽炽热的眼泪道:“你哭什么,是被我的样子吓到了吗?”

    田羽笑着道:“不是,其实老大你不知道,自从你把我救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产生了好感,如今梦想成真,太过于感动。”

    徐荣宠溺的看着田羽,刮了一下俊俏的鼻尖,将田羽从地上抱了起来,走向自己的卧室。

    殊不知,两只泪眼躲在了暗中,将事情全部看在了眼里,而这个人,正是田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