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内鬼
    ,

    田羽娇笑一声:“老大这是哪里话?如今我们夺得了顾家的财产,再加上顾源不得不屈服于我们,可以是双喜临门,难道还有别的事情可以扰乱我们的心情吗?”

    徐荣冷笑一声:“田静的事情不会到现在你还不知道吧?”

    田羽最担心的情况还是发生了,一听徐荣提起了田静,田羽的心中开始躁动不安起来:“田静今天晚上负责中蛊之人的押送,能出什么事?”

    “怪不得田经理能有这份闲情逸致,原来是真不知道田静被抓走的事情啊!”

    田羽一瞬间觉得自己身体好像被抽干一样,踉跄了几步,扶住了办公桌才勉强支住了身体。

    “田静怎么会被抓走,是谁会抓田静?”

    “现在我只能告诉你田静现在在凌映雪的手里,如果想知道具体的情况,你跟我走。”

    完,徐荣离开了办公室。

    田羽呆滞了几秒后,立刻拿起东西,跟着徐荣来到了酒吧。

    见徐荣到来,东子连忙带人来迎,徐荣根本不给其面子,将东子推开,笔直的来到包间,坐了下来,看着顾源问道。

    “顾少爷,现在能仔细给我们讲解一下这具体的过程了吗?”

    顾源看向东子,东子回答道:“田静被抓的这件事情顾少爷也是才知道,要不是我带人去查看一番的话,估计田静的事情就会被隐瞒下去。”

    东子才刚刚完,田羽锋利的高跟鞋,直接扼住东子的脖子,田羽冷冰冰的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田羽的行为给东子吓了一跳,看到如此莽撞的田羽东子还是第一次,吃惊地还有顾源,当着自己的面对自己人下手,确实有些不给自己面子。

    徐荣为了避免落于下风,道:“田羽,回来。”

    田羽瞪了一眼东子,回到了徐荣的身边。

    徐荣带着歉意道:“顾少爷别见怪,这田静是田羽的妹妹,由于太过着急才会如此,还希望顾少爷能体谅体谅。”

    顾源笑了笑:“无妨,东子,你就讲解一下当时的过程吧。”

    东子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把电话里对徐荣的又重新当场叙述了一遍。

    “当我到达时,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徐荣听完东子的描述后问道:“你的意思是,田静被凌映雪带回了警察局对吗?”

    东子不可置否的点点头:“不错,就是这样。”

    徐荣继续问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只有我们几个人知道,凌映雪怎么会知道?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是有人把今天晚上的事情通知了凌映雪,这才致使田静被抓。”

    徐荣的话立刻得到田羽的支持,田羽怀疑的看向东子和顾源道:“不会是你们两个吧?”

    见田羽把怀疑对象对准了自己,顾源不带好气的反驳道:“你怎么不怀疑是你自己呢?”

    田羽冷笑一声:“这次任务是我让田静去执行的,我怎么可能愚蠢到陷害自己的妹妹吧?”

    东子冷哼一声:“那也不定,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上,什么人都有。”

    田羽勃然大怒,恶狠狠的道:“你在一遍!”

    徐荣这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将气氛缓解了下来:“不管是有内鬼还是怎么样,这件事情我都会查清楚,如果让我知道是谁做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我们走!”

    “我送徐少爷。”顾源带着东子一直将徐荣送出了门口。

    看着徐荣霸道的背影,顾源心中一紧:“还好徐荣今天晚上没有动手,否则我们就完了。”

    东子的心里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是啊,这件事情徐荣一定会彻查到底,少爷,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顾源听出了东子话中有话:“东子,田静这件事情不会是你走漏风声的吧?”

    东子眼神一转,当即道:“少爷,惹怒徐荣的后果我虽然不知道,但从徐荣的做事风格里也可以看出会非常严重,我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听到东子的回答后,顾源叹了口气:“就算不是你做的,很显然,徐荣已经怀疑到我们的头上了,纸是包不住火的,迟早有一天会真相大白,不是我们做的还好,如果真是我们出卖的话,就会遭受灭顶之灾。”

    东子没有再话,而是跟在顾源的后面走进酒吧,脑海里思考着徐荣知道是自己出卖田静的话,后果会是什么。

    田静被抓让田羽的心里波澜起伏,终究是一个女人,眼眶中盈满了泪水。

    虽然徐荣外表看似冷漠,对于田静被抓这件事情十分气愤,但看到田羽如此这般模样,心里也有些心疼。

    “我已经和马荣光打过电话了,让她想办法救田静出来。”

    徐荣的一席话引发了田羽的哭声:“怎么救啊?田静这次很有可能涉及拐卖人口的罪名,总不能像魁壮那样执行枪决吧?”

    “你放心,有我在田静就不会有事,你耐心的等待消息好了。”

    田羽点点头,心里却有了不同于徐荣的想法。

    第二天,马荣光起了个大早来到了警局,发现值班的警察一脸困惑的看着自己,在印象中,作为局长的马荣光起早上班的次数屈指可数,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原因。

    困惑归困惑,仍旧尊敬的打起了招呼:“局长好。”

    马荣光笑了一下,算是作了回应,紧接着问道:“听昨天晚上破获了一起人口拐卖的案件,是谁负责的?”

    “是凌警官负责的,昨天晚上快接近凌晨的时候抓获的,那些人都被关了起来。”

    马荣光一边系上扣子,一边来到凌映雪的办公室,透过玻璃看到凌映雪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身上披着一件警服。

    看着凌映雪如此拼命的样子,马荣光不禁感叹道:“映雪,你这么拼命早晚有一天会断送掉自己的性命。”

    由于田静的事情是徐荣亲自吩咐下来的,再加上照片在徐荣的手上,马荣光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为了自己的安全,只能敲响办公室的门。

    敏锐的凌映雪听到敲门声,立刻清醒过来,简单整理下衣着道:“请进。”

    马荣光看着做梦初醒的凌映雪道:“昨天晚上又是在局里睡的吧?”

    凌映雪笑了笑,见是马荣光,也没有起疑心:“是的,昨天晚上破获了一起案件,也就没有回家。”

    马荣光自顾自的坐在了椅子上道:“这件事情我听了,报告你也写完了吧?给我看看。”

    “写完了。”凌映雪将桌子上的文件交到马荣光的手上。“马局长请过目。”

    马荣光微笑着翻开文件,开始了起来。十分钟后,马荣光将报告收了起来,放在茶几上:“那批获救的少女你怎么处理了?”

    凌映雪打了一个哈欠道:“昨天录完口供后,我就放她们回家了。”

    马荣光点点头:“你做的很好,那些犯罪嫌疑人我听已经被你关了起来,我去看看。”

    凌映雪拿起警服道:“马局长,我跟你一起去吧。”

    马荣光拒绝道:“昨天晚上你也折腾够呛,你在这里休息会吧,等一会我带你去楼下吃早餐。”

    在凌映雪的心里,马荣光一直都是自己想超越的榜样,所以根本不会想到马荣光会和徐荣有勾结,也没有太多的怀疑,乖乖的坐了下来。

    “那我就等待马局长的消息了。”

    马局长微微一笑,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来到了关押田静的地方。

    马局长支开了驻守的警察,靠近铁栏道:“你是田静没错吧?”

    田静冰冷的看向马荣光:“你是谁?”

    “我是警察局局长,马荣光。”“没想到一向维护治安的马局长也会和我们有联系。”

    “看来你和你姐姐真的不一样,你姐姐似一团火,而你则像一座冰山。”

    田静充耳不闻的问道:“你来不会是想找我聊天的吧?”

    马荣光蹲下身子:“你知道你犯了什么罪吗?拐卖人口,很可能这辈子你都要呆在监狱里了。”

    田静对于马荣光的话丝毫没有上心,仍旧冰冷的道:“那样最好。”

    马荣光见自己的话没起效果,索性站了起来:“不过有我在,你就没事,等着吧,很快你就会出去的。”

    完,马荣光兀自的走开,而田静也没有过多的表示,老老实实的坐在床上。

    马荣光遵守规定的带着凌映雪走到了一家早餐厅,看着面前丰盛的包子道:“映雪,这起拐卖人口的案件,你是怎么破获的?”

    凌映雪很巧妙的把林昊通知自己的这件事情压了下去,只是道:“是线人告诉我的。”

    “线人?”马荣光咬了一口包子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个线人的?”

    凌映雪撒谎道:“这个我也没想告诉你,本来也没太在意,没想到这次全都靠他。”

    “方便告诉我这个人是谁吗?”

    “局长,线人的规定你应该清楚,不能透漏有关其半点消息,是对其尊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