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4章 狗子失势
    ,

    第二天,在林昊的安然护送下,唐婉和王思胜来到了酒吧。

    临下车前,林昊回过头看向两人道:“你们两个心一些,虽然计划都是好的,但其中的变数是不确定的,有事的话立刻通知我,我会拼死把你们两个人救出来。”

    唐婉听着林昊的话心里暖暖的:“林,你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我,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王思胜也道:“部长,你放心吧,就算出现什么不测,我也会挺到你冲进来的时候。”

    林昊微微一笑:“那你们两个心。”两人点点头,从车子上走下来。

    当王思胜和唐婉走进酒吧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有些许的不对劲,两人对视一眼便知道事情就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看着整齐干净的酒吧,还有个个精神奕奕的保镖,唐婉下意识的抓紧王思胜的胳膊。

    王思胜安抚下唐婉不安的心情,走上楼梯,安然的来到了包间。

    走进包间的时候,发现顾源和东子坐在彼此的对面,而狗子对着的地方则是两个空位,很明显是为王思胜和唐婉两个人准备的。

    见王思胜到来,顾源相迎着道:“刘能兄弟,可还记得昨天在电话里是如何答应我的吗?”

    王思胜斩钉截铁的回答道:“那是当然,今天陪顾少爷好好喝一顿!”顾源开怀大笑起来:“既然刘能兄弟记得就好,那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

    着,顾源吩咐人拿出酒杯,并依次倒满。

    顾源端起酒杯:“来,干杯!”各怀心事的四人虽然心里有着不同的想法,但仍然装出一副很配合的样子:“干杯!”

    清脆的撞杯声响彻包间内。

    酒过三巡,顾源珉了一口酒道:“兄弟,昨天我可听了一件事情。”

    见顾源开始切入正题,狗子的心里咯噔一下,而东子则是做好了辩解的准备,王思胜和唐婉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不知什么事情?”

    顾源为王思胜倒上酒:“就是昨天我手下人看到兄弟和狗子在一家咖啡厅见面,而且还是在兄弟酒醉之后和狗子见的面。”

    王思胜佯装出发怒的样子,环顾四周道:“谁他吗平白无故的诬陷我?昨天晚上我从酒吧离开后,直接就回到了家,怎么会和狗子见面?”

    东子一听见王思胜辱骂自己,当即站起来道:“谁没事闲的冤枉你,你敢你昨天没在咖啡厅吗?”

    王思胜看着东子,坚持的道:“谁知道你是不是嫉妒我和顾少爷关系好才故意给我下的套?”

    王思胜一边一边看向顾源,而顾源只是抽着烟,静静的看着。

    东子面对王思胜的诬陷,勃然大怒,手指向狗子:“好,你不承认可以,狗子,你自己!”

    狗子见洗白的机会到来,直接道:“能哥,昨天你假借喝醉约我到咖啡厅,难道你忘记了?”

    王思胜一脸不争气的看着狗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狗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听着王思胜的话,狗子的心里掀起轩然大波,惊慌的看向顾源:“少爷,我”

    顾源听着三个人的话,心里有了一定的想法,将烟头掐灭:“兄弟,如今当事人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想的吗?”

    王思胜看向顾源:“少爷,你派人暗中跟踪我,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顾源是一个爱面子的人,听到王思胜这么,脸上有些过意不去:“兄弟这句话可就有些错误了,我并不是有意派人跟踪你,只是无意之间看到了而已。”

    王思胜穷追不舍:“无意之间,少爷无意之间怎么没看到我酒醉回家呢?”

    王思胜的一句话让顾源瞬间哑口无言,既然明白了狗子和王思胜的关系,顾源的心里大概就有个数,并没有打算深追究:“误会,都是误会,我们喝酒。”

    见顾源落了下风,唐婉知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将酒杯推开道:“既然顾少爷不欢迎我们,那也没有必要在这里多留了,还是改天再聚吧。”

    见唐婉要离开,顾源劝道:“我也没有别的意思,就是问一下具体情况而已。”

    王思胜配合着道:“少爷,昨天推脱酒醉的确是我的不对,但我见狗子的事情也算不上什么违规的事情吧,既然少爷连这么一点信任都不给我,我还是走吧。”

    完,拉着唐婉要离开包间。见王思胜两个人要离开,东子站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少爷没发话,你们还想走?”

    王思胜嗤之一笑的看向顾源:“顾少爷,难道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完全和第一次见面如出一辙,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东子的行为彻底让顾源颜面扫地,顾源只能先将狗子的事情放在一边,起身看向东子,东子知趣的离开王思胜的面前。

    顾源赔笑道:“兄弟,你可别误会,我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晚上的事情,没想到你反应竟然会这么大?”

    “我发应大?”王思胜自问道。“我是不是乖乖束手就擒才算满足顾少爷的愿望?”顾源这回一点话都不出来,只能伫立在原地。

    唐婉见摆平了顾源,碰了一下王思胜,王思胜带着唐婉离开了包间。王思胜两个人刚走下楼梯,酒吧一楼的保安便挡住了去处。

    王思胜不解的看向顾源:“少爷,你这又是搞哪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顾源咳嗽了一声,众保安便让开了一条路,王思胜也不客气,径直向着出口走去。

    顾源一边跟在后面,一边道:“兄弟,这都是误会,误会啊!”

    王思胜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酒吧,见顾源苦苦挽留,碍于面子道:“还请顾少爷回去吧,改天我在登门拜访。”

    见挽留无用,顾源只能叹口气,颓然的看着王思胜和唐婉上了车,久久不肯离开。

    看着顾源的样子,林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看来这次顾源是丢了大面子,假如再把今天的事情告诉徐荣,相信徐荣一定会挖苦他。”

    唐婉认真思索着:“这倒是个好主意,无论徐荣是从哪个途经知道的,相信顾源都会认为是狗子泄露的,这会大大加速狗子的叛变。”

    王思胜拍起手来:“不错,这样不仅可以让狗子来投靠我们,更会加大徐荣和顾源之间的误会。”

    听着王思胜的分析,林昊和唐婉统一的看向王思胜。王思胜被两个人这么一看,有些不适应的问道:“你们这么看我干什么?”

    林昊率先作答:“我没想到什么时候王副部长也有惊人的判断力了。”

    唐婉附和道:“这可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王思胜尴尬的挠挠头:“这都是跟着唐姐学习的。”

    唐婉推脱道:“你可别给我戴这高帽子,我可承受不住。”

    林昊笑看着倒车镜里的两个人:“别闹了,我们走吧。”

    完,林昊踩下油门,驾驶车子离开了酒吧。

    看着车子离开了视线,顾源叹了口气,走回了包间,发现狗子和东子两个人正端坐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东子率先道:“少爷,这回你清楚了吧?”

    狗子反驳道:“清楚什么,难道你没听到刘能昨天晚上只是和我单纯的见一面,没什么其他的。”

    顾源半信半疑的看向狗子:“你以为我傻吗?刚刚和刘能对峙的时候,刘能的脸上有着清楚的变化,以为我看不到吗?”

    狗子百口莫辩:“少爷,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刘能的事情就已经很让顾源恼火了,再加上狗子这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好,心烦意乱,转过身子,摆摆手道:“狗子,酒吧的事情你先不要管了,我放你一周的假。”

    狗子本想在些什么,却被顾源的目光逼了回去。

    “难道我的话你没有听见吗?”看到狗子失落的表情,东子跟在顾源的身后走进了包间,毫不留情的把门关上。

    狗子看着陌生的一切,摇了摇头,走出门口,看着蓝天感叹道:“没想到少爷会将旧情不顾,哎。”

    着,狗子颓然的走上车,开车离开了酒吧。

    顾源走到包间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直接将茶几上的酒一饮而尽,点燃烟,思考着什么。

    东子见顾源魂不守舍,谨慎的问道:“少爷,你没事吧?”

    顾源木然的摇摇头,可见狗子的事情很让顾源伤心,感叹道:“没想到狗子跟随我这么多年,竟然会背叛我,和刘能同流合污。”

    “少爷,话也不能这么,我们并没有抓到狗子和刘能的证据,现在下定论还有些太早。”

    顾源拍案而起:“还用什么证据吗?刘能和狗子现在都已经承认了,我再傻我也知道。”

    东子见狗子失势,心中也不是很舒服:“少爷,那你打算怎么发落狗子和刘能?”

    “还能怎么办?”顾源吸口烟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