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2章 怀疑
    ,

    两个人微微一愣没有想到东子会这么热情,回答道:“东哥猜的没错,狗哥的确和刘能见面了。”

    东子脸上表现出怒意:“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亏少爷如此重用他,没想到竟然办出这样的事情!”

    东子越越气,命令两个手下上车,向着酒吧行驶而去。

    看到东子淡出自己的视野范围内,林昊心里出现一阵莫名的喜感,见王思胜和唐婉从咖啡厅走出来,急不可耐的从车上走下来问道:“怎么样了?”

    两人对视一笑,回答道:“事情进行的很顺利,估计狗子现在一脸迷惑,而东子现在怒不可遏,剩下的就要看顾源的心理变化了。”

    听着王思胜的回复,林昊非常满意,为王思胜和唐婉拉开门,作出一个请的姿势:“二位上车。”

    唐婉笑着道:“这林部长是心情好了,要不怎么可能把对待郁总的待遇放到咱俩的身上?”

    王思胜转念一想,配合道:“那可不,部长对郁总的忠心可谓是日月可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听着两个人的冷嘲热讽,林昊笑着道:“你们两个要是再就不要上车了。”

    伴随着欢乐的笑声,林昊三个人扬长而去。

    当狗子回到酒吧的时候,发现原本热闹非常的酒吧变得异常安静下来,敏锐的狗子便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不安的走下车,走进酒吧,顾源正端坐在沙发上,周围站着一排保镖,见狗子风尘仆仆的走进来,顾源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狗子,这么晚了这是去哪里了?”

    狗子担心顾源起疑心,便没有出自己和王思胜见面的事情,撒谎道:“也没干什么去,就是心情不好出去溜达了一圈。”

    “溜达一圈?”顾源很明显不相信狗子的话,满脸怀疑的质问道。“我看不是吧,溜达的话时间是不是太短了,如果真的是溜达的话,怎么也要带点人保护自己的安全吧。”

    狗子仍挣扎的辩解道:“心情不好就喜欢一个人溜达,不希望有任何人在场。”

    顾源一边看着淡定的狗子一边道:“就这么简单?”

    狗子的心一直都在悬着,面不改色的道:“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会欺骗少爷你?”

    顾源见面对自己的咄咄逼问,狗子仍然可以保持着淡定,心里几乎打消了最开始的怀疑,刚要敞开胸怀,东子这时候闯了进来。

    “少爷,我有事要跟你汇报。”东子没想到顾源会和狗子在一块,当看到狗子的时候,立刻把话收了回去。

    顾源见东子的样子,心知这是完成了自己交代的任务,刚刚的豁达感瞬间烟消云散,恢复成冰冷的表情,余光扫了一眼狗子,道:“有什么事就现在吧,狗子也是自己人。”

    东子看了一眼狗子,若有所思的站在了顾源的身边:“这样不好吧。”

    看着东子支支吾吾的样子,狗子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里的危机感逐渐迫近,不由自主的抠弄起手指头来。

    顾源一听东子这样,就知道东子这是抓到了狗子的把柄,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看着狗子:“我话莫非不好使了?”

    东子惊慌失措的回答道:“好使好使,少爷,我看到了狗子和刘能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东子的话让狗子心中的巨石刹那间掉落下来,最担心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

    听着东子的话,顾源疑惑的道:“这刘能跟我自己喝醉了,怎么可能还找狗子呢?”东子继续道:“我猜测刘能根本没有醉,而是为了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谎称自己酒醉。”

    见东子把矛头抛向了自己,狗子怒斥道:“东子,你可别血口喷人!”东子对狗子的行为自定义为吃里扒外,东子虽然头脑简单没有什么心机,但对狗子的这种行为感到非常气愤。

    “什么,我血口喷人?你问问你自己,你做没做那些愧对少爷的事情!”

    顾源把头转向狗子,质问道:“狗子,东子刚刚的话是真的吗?”

    狗子见遮掩不住,叹了一口气回答道:“东子的没错,我刚刚是和刘能见面去了。”

    顾源努力压制住心中的火气:“那我刚才问你的时候,你怎么没有实话。”

    狗子急忙解释道:“我之所以不敢和少爷,就是怕少爷起疑心,如今东子看到了我和刘能见面,我也没有什么可疑隐瞒的了,但我以我的性命发誓,我和刘能见面什么都没有,只是简单的聊了几句日常。”

    东子插嘴道:“你用性命担保又有什么用?你连和刘能见面的事情都可以隐瞒不报,我们怎么知道你和刘能具体的谈话内容?”

    狗子发现自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面对窘境,只能苍白无力的道:“少爷,我和刘能真的只是简单的见了一面,根本没有其他的事情。”

    东子把目光投向顾源的身上,似乎在提醒顾源不要相信狗子的话。

    顾源听着东子的质问以及狗子的回答,陷入两难的处境,一方面就像东子的那样,狗子可以隐瞒和刘能见面的事情,也一定可以擅自修改谈话内容。

    另一方面,狗子的为人顾源是十分清楚的,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做过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反而忠诚顾源都看在眼里,在加上狗子拿自己的生命作为保证,更是增加了可信度。

    顾源在心中权衡了一下利害关系,重新问道:“如果你和刘能真的没有事的话,为什么刘能会假借醉酒,背地里却和你见面?”

    狗子认真的回答道:“至于什么原因我也不清楚。”

    见狗子的回答开始模糊起来,顾源心中的天平渐渐发生了改变,倾斜于东子一方:“那你能否告诉我你和刘能的谈话内容吗?”

    狗子面露难色,但一想到如果不把事情解释清楚的话,顾源的戒心根本不会消除,只能道:“刘能问我被少爷您辱骂后的心情如何?但是我压根也没有想搭理刘能这个人,觉得他有些问题,也就遮掩的没什么事,之后刘能就一直纠缠于这个话题,也没有别的事情。”

    东子的脾气上升了起来,大喊道:“你在这里糊弄孩子呢?一个这样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你会和刘能二十分钟,如果你真的不想搭理刘能这个人,你为什么不立即走?”

    狗子思考着道:“刘能毕竟是少爷刚刚招收的新人,出于礼貌和以后的关系处理,我怎么也要给刘能一些面子吧。”

    狗子的这一席话到让顾源觉得有几分道理,下意识的点点头:“你这样也不是没有道理,但还是难以洗清楚你的嫌疑。”

    看到顾源对狗子猜疑度减少了一些,东子心中清楚,如果几天不让顾源相信狗子是叛变的,那么吃苦的就是自己,东子仍然坚信自己的心中想法,继续道。

    “话是这么没有错,你完全可以是因为少爷的辱骂,心有怨恨,之后再加上刘能的威逼利诱,深夜和刘能会晤,经过协商后成为刘能的手下,背地里做着对少爷不利的事情。”

    东子的猜测再次把狗子置于巅峰之处,更是开拓了一个全新的思路,顾源的思路也顺着东子的话开始思考下去。

    狗子气的直指向东子:“你和我同为少爷的得力干将,你为何总想致我于死地?”

    “不是我想置你于死地,我只不过是保护少爷的人身安全,以防自己人叛变。”

    狗子一听,很明显后半句是在含沙射影的着自己,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怒火,朝着东子走过去,一边走一边挽起袖子骂道:“我特么忍你很久了,你不就想搞死我吗?我成全你,但我死也要拉着你!”

    看着狗子气势汹汹的样子,东子丝毫没有示弱,也做好了大打一场的准备:“你以为我怕你?我告诉你,我东子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的东西!”

    眼看着内讧起来,顾源站起来走到两个人的中间,冷冰冰的道:“你们两个是想自家人拼个你死我活吗?”

    东子委屈的道:“少爷,这件事情在没有调查清楚之前,狗子还有着嫌疑,我们一定要心他。”

    狗子信誓旦旦的道:“少爷,我的为人你是清楚的,我怎么可能会出卖你?”

    顾源听着两个人的话,陷入了矛盾的心里,思考了一会道:“这件事情先放了一放,等明天刘能来的时候,找个机会再问个清楚。”

    狗子听到顾源的话后,不安的情绪减少了几分,好歹自己也有了一次解释的机会。相比之下,东子的怒气没有递减,依旧坚信狗子就是叛徒,声道:“少爷,狗子他”

    顾源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莫非你没有听到我刚刚的话吗?”

    见顾源发起火来,东子也消停了下来,长叹一口气,坐到了沙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