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情雨和夜色
    ,

    王思胜的一句话,让五个人都有些吃惊:“那顾源深夜来到这里,也不喝酒,直接走上楼是什么意思?”

    王思胜看着逐渐迫近的保安道:“这个就是我们要调查的事情。”

    五人顺着王思胜看的方向望去,同时握紧拳头。

    王思胜也站了起来:“大家做好准备,等我的命令。”

    保安见王思胜等人紧张起来,连忙解释道:“这位先生,刚刚的事情真不好意思,是我们的过错,为了表示我们的歉意,所以特意为先生送上来五瓶酒,算是表示下心意。”

    着,保安站在一旁,后面的服务生手法娴熟的将酒摆放在桌子上,鞠了一躬,转身离开。

    保安见酒已经摆起,恭敬的道:“请六位慢用。”

    在确定安全之后,王思胜才做了下来,将面前的酒分发给五人。

    一人立即起开酒,喝了一口道:“这酒的味道真不错,没想到这酒吧竟然如此人性化。”

    王思胜轻抿了一口:“大家不要掉以轻心,时刻注意周围的情况,记住我们的任务,一会,留下两个人在楼下,我佯装酒醉带着三个人上楼看一看。”

    “知道了,副部长。”

    久久得不到消息的林昊此时心急如焚,唐婉没有消息,就连进去的王思胜也没有回复,林昊焦急的看向倒车镜,这一看,正巧发现了刚刚自己跟踪的车。

    林昊急忙用对讲机喊道:“全体注意,全体注意,都趴下。”

    得到命令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林昊什么意思,但也只能照做。

    田静驶入夜色酒吧的门前,看到林昊的车,总感觉似曾相识,便将车向后倒了一下,让车灯重新照了一边林昊的车,发现没有人的时候,才将车停靠在一旁,走下来的时候仍然警惕的看向车的位置。

    手下人问道:“田姐,怎么了,是那辆车有问题吗?”

    田静道:“我总感觉这两台车怎么跟跟踪我们的车如此相似?”

    众人看向车子,都没有检查出什么异常。

    “田姐,是不是你多虑了,可能他们也是来酒吧喝酒的,只不过和我们顺路罢了。”

    田静拍了拍头:“希望是这样,我们进去吧。”

    林昊偷偷瞄了一眼进入酒吧的田静,当田静完全进去之后,林昊才立起身子,嘀咕道:“差点让人婆娘发现。”

    林昊望着酒吧的门口,将思路重新组织了一下:“这个女人很明显是田羽手下的人,而夜色酒吧是徐荣的产业,顾源却来到这里,并没有看到徐荣,而且诗雅是顾源安排在田羽那里的,这些中了蛊毒的人却被送到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越来越多的疑问出现在林昊的脑海里,万般无奈下,只能静静等待唐婉和王思胜的消息。

    王思胜刚要采取行动,田静这时走了进来,王思胜只好作罢,重新坐在了沙发上。

    一名眼尖的保安立刻发现田静就是今天晚上跟踪的对象,道:“副部长,这不就是晚上我们跟踪的人吗?”

    保安刚完,剩下的四个人统一的看向田静。

    王思胜着急的道:“这个还用你告诉我,看什么看,还不快把目光收回来,倘若让她发现了怎么办?”

    五个人连忙将目光收了回来,装作继续喝酒的样子。

    然而这些人的举动还是被刚刚进来的田静捕捉到了,女保安声的道:“田姐,这六个人从你刚进来就一直看你。”

    田静嗤之一笑,把王思胜等人当作好色之徒来看到:“哼,男人永远都是看到漂亮的女人就不会走路。”

    “那也是因为田姐长得漂亮。”

    田静一脸冰冷的道:“闲话等处理完事情在吧。”

    着,带着人同样走上了楼梯。

    这时顾源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和田静碰个正着,迫于家庭背景的原因,田静礼貌的叫到。

    “顾少爷。”

    顾源看了一眼田静,把目光投向田静的身后:“今天怎么这么大的排场?”

    田静解释道:“田经理怕路上出现什么意外,特意安排我多带一队人跟在后面,以备不时之需。”

    顾源则装作十分不屑的样子:“意外?我看是田羽派你监视姚诗雅吧。”

    完,顾源毫不客气的推门走入包间。

    受了闷气的田静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快,跟在顾源的后面走进了包间。

    走进包间的顾源被眼前的现象吓得一呆,之后大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自己人打自己人是不是?”

    见顾源到来,狗子立刻抢先解释道:“少爷,倘若我在晚来一分钟的话,估计姚诗雅已经被东子弄死了。”

    顾源听要弄死姚诗雅,目光变得凌厉起来:“东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子一看形势不利于自己,处于下风的他连忙出自己的想法:“少爷,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姚诗雅突然靠近一定是怀有某种目的。”

    顾源见东子越越对,故意道:“什么目的?”

    “为了给自己的父亲报仇!”

    东子的话,不仅让姚诗雅心中一惊,更让唐婉心中悬起了一块石头,心想道:“要是顾源真的听信了东子的话,姚诗雅的处境就会变得很危险。”

    就在唐婉在犹豫要不要给林昊发消息的时候,顾源道:“你的话是有真凭实据,还是你的猜测?”

    “我”东子顿时语塞,苍白无力的坚持己见。“少爷,这姚诗雅一定不会平白无故的接近你!”

    顾源气势汹汹的冲向东子,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巴掌,声的道:“刚刚进来的这个娘们是田羽手下的人,我让你看夜色的场子就是要证明我的经营能力要超过徐荣,进而将夜色纳为己有,现在你却搞出内讧这样的事情,这不给田羽一个把柄吗?你个蠢货!”

    顾源的话让东子醒悟过来,连忙放开了姚诗雅赔礼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在不查之下才出现这样低等的错误,真是对不起。”

    姚诗雅活动下肩膀,见东子是顾源手下的人,为了以后的路能好走一些,只能压下委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没事,只要误会解决了就好。”

    见局势缓和了下来,顾源便将手下人遣散,分配了出去,见田静无动于衷,顾源问道:“田副经理这是什么意思,打算杀了我?”

    “顾少爷这话未免有些过了,我只是确认一下情况是否安全而已。”

    田静摆摆手,示意手下走出去。

    此时,偌大的包间只剩下顾源、狗子、东子、田静、姚诗雅,还有中了蛊毒的人,其中还包括刺探情报的唐婉。

    田静开口道:“田经理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才将我调配出来,没想到意外竟然发生在顾少爷暂时管理的夜色酒吧,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顾源知道田静是在嘲讽自己,瞪着东子道:“田副经理这话就没有意思了,东子这是为田副经理的到来特意准备的余兴节目,我的对不对,东子?”

    东子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少爷的没错,我这是在模仿两方对峙的景象。”

    田静当然不会被如此白痴的理由哄骗到,继续道:“是吗,那也不至于安排这么多人吧,我可听狗哥了,如果他在晚来一分钟的话,姚主管可能就会命丧黄泉,这样的演习是不是有些太不尊重我们情雨了?”

    面对田静的咄咄逼人,顾源只能认输,毕竟事情是出现在自己这里,把柄在田静那里,倘若田静回去将看到的事情告诉徐荣,徐荣一定会将夜色酒吧要回去,要知道,这夜色酒吧之所以会成为顾源的,就是因为于宵的失误以及王主管的事情。

    心知肚明的顾源感觉到了徐荣的心理活动:“田副经理这句话可就冤枉我顾源了,现在顾家和徐家是唇齿相依,少了哪一方都不会有好结果,我怎么会自寻死路?”

    田静只是点点头,没有话。

    对于田静的轻视,顾源只能忍气吞声,借机把话题一转:“田副经理,这些人就是中了蛊毒的人?”

    “不错,这些人就是刚从俱乐部里押解过来的,另外蛊师我也给你带来了。”

    田静拍拍手,蛊师从队伍中走出来,恭敬的道:“顾少爷好。”

    看着蛊师非同寻常的装束顾源便知道面前这个人大有来历,好奇的问道:“你确定这些人都中了你的蛊毒吗?”

    蛊师看向田静,随后坚定的道:“请顾少爷放心,这些人都中了我的蛊毒,都在我的控制范围内。”

    顾源站起身子,走到队伍的最前方:“那就劳烦蛊师给我展示一番,不知道是否可以?”

    对于顾源的请求,的蛊师当然不敢抗拒,从腰间取出笛子,放在嘴边,开始吹奏起来。

    伴随着嘈杂的笛声,木然站在原地的女人开始整齐的活动起来,没有丝毫的掉队,而唐婉也做的十分完美,看着何璐模仿起动作,没有引起顾源的一点怀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