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八章、爱情隧道
    “你是江湖哪家的大门派?”

    在这世俗中,郝炯想不到会有哪一户人家能将女孩出落的如此纯洁无暇,这是个没有受到世俗侵染的女孩。

    女孩也是直率,亮起自己的手腕,一根金色的小针露了出来,很普通,一半人根本看不出来丝毫不一样的地方。

    郝炯这些天的恶补却知道,川蜀那边有两个最大的势力,一个是和郝炯不死不休的唐门,另一个则是仅次于唐门的蜀绣门。

    蜀绣门,相传乃是诸葛亮所建立,这个门派很有传奇性,传说是专门为了保护刘家的皇室血脉。

    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的诸葛亮生前怎么看不出刘家终将被取代,所以设立了蜀绣门,而金色的绣花针是皇室专门的佩戴。

    郝炯心中一缓,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出身才是正常的,不过好在不是几个敌对世家的女子,否则自己真不好拒绝这样没有心机的女子。

    “姑娘原来姓刘?”

    “我叫刘紫嫣,你呢?”

    “郝炯!”

    “好囧?是那个脸蛋都搭下来的囧吗?”姑娘笑嘻嘻的问道,脸色转变之快,就和小孩子的心情一样,变化无常。

    郝炯早有心理准备,谁让自己这名字天生就是为了让别人欢笑的呢,不过还是很认真的总结:“是炯炯有神的炯!”

    “我知道了,唉,你们霸都市不都是徽菜吗?我怎么都找不到一家正宗的,我想吃臭鳜鱼了!”

    郝炯一笑,臭鳜鱼又称臭桂鱼、桶鲜鱼、桶鱼,腌鲜鱼,是徽州省传统名菜,徽州菜的代表之一,采用别致腌鲜的手法,在徽州本地土话中有臭的意思。

    其实并不是像是传说中专门用死的发臭的鱼腌制的,而是使用最新鲜的活鱼放置几日。

    总体实现风味鳜鱼”闻起来臭,吃起来香,肉质鲜嫩、醇滑爽口,既要保持鳜鱼的本味原汁,又要食而得异香。

    制作过程更是讲究,把新鲜鳜鱼用淡盐水腌渍在室温25c左右的环境中,用木桶腌制最好,肚皮朝上摆放,用山间青石头或河卵石压住,时经六七天后,鱼体便发出似臭非臭气味。

    然后入油锅略煎,配以猪肉片、笋片,小火红烧至汤汁浓缩而成。

    郝炯脑海里过了一道这个臭鳜鱼的制作方法,发觉自己的口中也有些液体分泌过多了,不免有些饿了。

    看着眼前小姑娘期待的眼神,郝炯带她去了本地最正宗的徽菜名店之一。

    披云徽府,这里不仅有着美味,还有值得称赞独具特色的徽派建筑,在包厢和大厅里,都能看到经典的白墙黑瓦。

    此外,古徽州曾有的“八仙桌”、“冬瓜梁”、“徽州府衙的缩影”等这这都能看到。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里的臭鳜鱼食材绝对是选择黄山区域野生臭鳜鱼,并且全程使用直达的冷链,从制作到餐桌保持最大的原汁原味。

    包厢内,两人大吃特吃,都是不缺钱的主,更关键不知道怎么回事,郝炯遇到这个女孩,仿佛整个身心都放松了,不在乎什么任务了,还有什么未来的生存压力。

    大有一朝有酒一朝醉,今朝有泪今朝忘,刘紫嫣是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喜欢笑的人总能发现别人的不快乐。

    就是这隐藏的不快乐,刘紫嫣也察觉到了,她笑着对郝炯说:“为了感谢你招待我,我决定带你去一个地方。”

    郝炯本来想要拒绝,毕竟事情迫在眉头了,自己能轻松这一回,也是忙中偷闲,盗墓王他们还在现场着急呢,自己跑去玩,说出去会让属下寒心的。

    可是刘紫嫣毫无戒备感的,将自己的小手搭在了郝炯的嘴唇上,仿佛是个小孩一样,撅着自己的嘴巴,说:“不许拒绝哦!”

    郝炯盯着她的眼神,一愣,还没说自己要考虑下,那个柔软的肉嘟嘟的小手从自己的嘴唇出去了,一个脆脆的声音传来:“好了,三秒钟过去了,你没有反对,那就是和我一起去了。”

    “呵呵。”郝炯笑的有些无奈,忙自我安慰,自己也是处理好世家关系,这小女孩毕竟是一等势力的重要人物。

    小姑娘说的地方,郝炯没一会就到了,这个地方没有人的开发,只有旧工业体系下留下来的废旧铁轨。

    “听说过爱情隧道吗?爱情隧道最出名的当属乌克兰爱情隧道,那是由一段废弃铁轨周边林荫,偶然长成的绝美隧道,置身其中,仿若误入童话的王国,很美,所以我今天要看的就是华夏联邦的爱情隧道。”

    这里曾经繁华,一辆辆喷着白雾,打着节奏拍子的火车交织而过。

    它曾经全长20公里,70年代修建,90年代废止。

    多么悲剧的一条铁路线,它的存在短暂的让人想不出这里的荒废能让人记住什么。

    可是曾经被人遗忘的铁路线,竟然自己偷偷的变成了绝美的风景线。

    工业的遗迹,衬托着两旁树林成荫,绿叶遮天,蔓藤遍布人类不能达的各个角落,连成象征爱情的走廊,很长很长,预示着慢慢婚姻路。

    一颗颗绊脚的石子象征婚姻中会遇到的磕磕碰碰,全程一万八千米走下来,情侣的心境像是接受主的洗礼。

    全程,在碧绿的隧道,郝炯和刘紫嫣都没有说话,而是默默的,一步步的走着,郝炯的脑海里想的不是爱情,而是人生。

    刘紫嫣想的不是人生,而是爱情,这是一个怎么样的男子,和那些师哥师弟爱慕的眼神不一样,和长辈们关爱的眼神也不一样。

    那是欣赏的目光吗?

    第一次有一种自己好像被认可的感觉,油然的产生在自己的心头,刘紫嫣想到了爱情,这是一见钟情吗?

    母亲也有这样的想法吧,毕竟一个潜在的大势力家主,就是母亲也丝毫受不了这样的诱惑吧。

    眼神里不免一黯,在她这个年龄,即使接受了无数人的教诲,还是对于自己的爱情充满了公主般的幻想。

    虽然,她的身份不比古代小国的公主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