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八章、肖不能惹
    不过七剑就是七剑,一二五剑同时出手,只见五把副剑,在不同方位对天霸施加影响,又是气旋飓风,又是箭矢状的冲击波。

    要是一般的武者,早就被干掉了,更不要主剑在手的钱友松,也开始了大开大合的反击,七剑既有荡气回肠之攻伐,也有细细丝雨之杀机。

    “钱森,让钱友松回来吧!这人的身份不用怀疑了,天霸!”钱森是个聪明人,从钱友松有些不敌,就将现场的画面调到钱家管家那里了。

    身为有着天武实力的管家,加上对各方势力的了解,就是化妆了的天霸,也在几招之下,被他发现了端倪。

    并分析出了他的身份,这就是世家的底蕴表现,现场就有很多人还在猜测着天霸的身份,钱森更是急忙转达管家的意思。

    “钱堂主,放弃吧,对方确定是霸王宫的人,你输了并不可耻,不过霸王宫行事霸道,你要当心吃亏了!”

    得罪了霸王宫的人,还想抢劫霸王宫的人,即使这一条就没有人能全身而退,钱友松更是骂自己是条没事找事的猪啊!

    不过,他没有退却,想在霸王宫人面前逃跑,那么只会使得事情更加糟糕,只能全力以赴,争得一丝喘息之气,然后方能退却。

    “小心了,接我最后一招,六剑合一!”

    小小表现一下自己的善意,不想被天霸拖得没有丝毫气息了,钱友松觉得六剑合一,直接将此事了了,还会有一丝生机。

    “好,我正好想瞧一瞧江湖上面传说很厉害的六剑合一!”天霸也起了心思,拳头上凝结出的气浪,更是将周边吹的像是十二级台风路过一样。

    一颗最近的花球,已经在这里绽放了数十载,根系更是遍布于土壤之中,可以说就是用力气拔掉,也有四五个人才能成功。

    现在被轻而易举的吹到了远方,不见了踪影,大家纷纷咋舌,对这个不明身份的人后面的背景都畏惧起来。

    这个年轻人,要是多大的背景才能在这么小的年龄,就这么恐怖了,钱友松危险了,本来大家都不屑于天霸。

    现在对天霸表现出来的实力,他们也怕了,地武巅峰的老前辈都被逼到使用自己的绝技了,那么还有哪个地武赶来招惹这样的小祖宗啊!

    不过,场上的钱友松也不是浪得虚名的,六剑合一,相对于天霸的乱石穿空,风飘三千里,这边很内敛。

    六把剑在一起,要的就是一丝一毫力量不能外泄,不得不说这钱友松算是钱家资质最好的前十人。

    在霸王宫,除了霸王体外,还真找不到几个能有这样天赋的高手,不过霸王体这样的血脉天赋还是远远超越了所谓的凡人天赋。

    霸王的血液在身子里流淌,越来越炽烈,周边的温度都不由提升了几度,“哇塞,大师兄稍微认真了点!”

    边说,边退到了一旁,自己可不想将新衣服搞的很糟糕了,现在自己可是自己洗衣服了。

    血脉衍生除了一只狮子,王者的霸气,将内力表现的更为狂放,凭借这一手,大家知道这年轻人已经不下于地武巅峰了。

    “啧啧啧,这年轻人呢也太厉害了,还让不让我们活了!”钱森更是焦急的看着现场的情况,钱友松是自己带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情,自己也要跟着倒霉啊!

    心中不由求着老天爷:老天爷,救救我吧,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一来到霸都市就倒霉,这次我逃过一劫,我再也不来霸都市这个鬼地方了!

    钱森不由无奈,自己以往借着钱家的势力,加上自己的经营手段,到哪里不是无往不利啊,只有在霸都市,好像就没有遇到过好事情!

    六剑合一,竟然拜托了内力的控制,五把副剑就像是起航的马达一样,拖着主剑,在空中撞击在狮子的狮头上。

    两股强大的内力,在空中绽放出最美丽的烟花,地面的路牙石直接化为一层层石粉,就是柏油马路上厚厚的一层柏油都从地面刮起来了。

    周边一个个被内力贯穿的地洞,让人不寒而栗,这就是高手们全力以赴的实力吗?

    对于大多数武者来说,就是世家中的大部分核心人物来说,地武巅峰的全力一击就是他们的世界观了。

    天武动手,还轮不到他们观看,那都是非常宝贵的经验,天武们也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全力以赴的动手,哪有现在看的实在。

    不过两人这一击的效果,已经不下于一般天武的破坏力了,要知道在天武榜下面还有一层灰色地带。

    承认的人叫做天武榜之下的天武,简称小天武,不承认的人就叫他们准天武,说明他们具有着天武的能力了,不过还不够资格称为天下承认的天武。

    这些人人数也不少,但是也不多,毕竟天武的招牌就是涉及精神层次了,并且身上凝聚起气运。

    所以天武榜是所有天武都要去抢夺的,毕竟上了天武榜就是地球上的高手众望所归,他们对于非天武榜的天武,实力差距会有着很大的一段。

    并且有气运和没气运的武者,在武学的领悟力上和生存能力上来说,都是有着很大差距。

    大家现在所说的两人力量破坏力和一般天武差不多了,意思就是说两人和小天武的攻击力媲美了。

    不过尘埃落定,两人都没有看出有明显的损伤,只有天霸装逼的说:“你很不错,可惜你遇到了我,否则十年后,小天武你还是能上去的!”

    老气横秋的样子,让钱家的不服,纷纷想上前围攻,因为他们知道,地武巅峰的钱友松都拿不下这年轻人,自己等人只能一起上了。

    他们自信,几个地武带领下,加上此次带来的小钢炮,一定会拿下这个人的,可是钱友松右手举起来,对着天霸感激的说:“谢谢手下留情!”

    说完,他看似完好的身体,左臂滑落下来,钱家的人赶紧拾取断臂,不可思议的看着对面的天霸。

    也明白钱堂主的意思了,要是右臂恐怕对他的影响更大,对面的年轻人太可怕了!

    不过钱友松也不会以为这样就算了,没想到自己会有断臂还要低声下气的时刻,只是他不得不低头加上一句:“肖家以后我们钱家退避三舍!”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