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群雄折服
    嚣张的话语在长街上传播,要不是这里的别墅区都属于郝炯,恐怕都会影响到普通人。

    不过话语是被有心人听去了,大家彼此咒骂着郝炯,唆使自己身边的江湖朋友动手,抢夺所谓的机缘。

    可能在这里蹲点的人,都不是傻子,擅长谋划的人武都被一击就杀掉了,动手的还是大家调查过公认最弱的!

    这下子郝炯还明目张胆的出来挑衅了,只要不是嫌弃自己命长的人,都不会动手的,郝炯现在在他们眼中,实力已经仅次于唐门这些大势力了。

    独霸徽州省,也是大家默认的事情,只不过等郝炯成功召集完这场江湖盛宴,才会正式承认。

    宣泄了一会的郝炯,望着缩头乌龟的江湖中人,心中冷笑,这就是传说中的江湖道义,在利益面前都是个屁。

    一步步的走着,显得悠闲,景妃他们一步步的跟着,冷瑟的气氛,让所有人都窒息了,大家都没有说话,唯有郝炯很漫不经心。

    享受这种气氛的郝炯,口中不由吟唱出豪气:“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不到长城非好汉,屈指行程二万。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今日长缨在手,

    何时缚住苍龙?”

    缚苍龙,好霸气的宣誓,一些人开始佩服起郝炯了,能在众多江湖人士的蠢蠢欲动下,这么豪迈,大家不由想起了自己刚进入江湖那时候的青葱岁月。

    “唉,活了半辈子了,想一想,自己那时候的梦想,在现在看来就是可笑的笑话,这个年轻人啊!”

    一个地武对着旁边的同伴感叹,尤其是江湖散修们,一个个都松了松自己的武器,只有没门没派才能有郝炯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

    “二十年蹉跎,今天我不该来!”一半的江湖散人都离开了,这霸都市终究是大门大派的地方,今天去抢,明天就横尸街头。

    被郝炯这么一影响,世家的人看着郝炯仅仅一句主席的诗词,就喝退数十人,骂了声晦气后,继续蛰伏。

    散修不足挂齿,在现在的江湖,没有门派在后面支持,你就得夹着尾巴做人,否则分分钟都是花草的养分。

    这些年轻的江湖人,最为想动手,不过越是门派中的人,越是知道不能坏了规矩,自己的长辈师父都没有动手,自己动手了不是打脸吗?

    郝炯,两百米,四百米,六百米,快要走出别墅区了,再不动手,郝炯就彻底离开了。

    按照江湖和政府的平衡协议,就不能动手了,那么这魂钻只能明日的拍卖会上,拿钱说话了。

    当然,也可以在拍卖会后直接动手抢夺,不过粥多僧少,肯定不如现在动手划算。

    “长老动手吧,否则明天几个大世家一来,我们就得靠边站了!”有中型门派的人,最为急不可耐。

    他们觉得自己有这个实力能得到一枚魂钻,看那袋子,最起码上百枚,那么凭着自己的江湖地位,谁会为一枚魂钻跟自己等人动手。

    要知道,半个门派的精英都来了,比场上的一些大型门派实力上都不弱了,很有机会。

    却不想,景妃也是个聪慧之人,知道郝炯走到门口越近,其实越是最危险,所以他选择了动手。

    风语进化成风法,这风刃也带着不一样的属性了,冰棱之意弥漫,大家不由打起了寒颤,“这是怎么回事?”

    大家带着这样的疑问,互相看了下,他们都没有注意郝炯这边,因为他们离着郝炯这么远,不可能是郝炯他们做的。

    那么这种寒意外泄的这么厉害,肯定是人群中有寒冰系异能的强者,可是这里的人好像都是武者。

    更没有天武者这样专修寒冰的高手啊,不过答案呼之欲出,隐藏在小区门口花丛附近的人。

    这时候被绝大多是的冰棱之意锁定饿了,死死冷气冻结了他的脚踝,本身实力并不强,强也就在隐匿身形上,可现在暴漏了,就麻烦了。

    “我怎么了,这是怎么了,我的脚怎么在结冰,这冰的温度怎么这么刺刺的冷,我的脚!”

    不顾隐匿了,因为他发现寒冰在迅速蔓延,一股股冷风催发着周边的水汽凝结成至冷的寒冰,冻坏了他的脚。

    失去了知觉,他不想默默无闻的死去,他的咆哮声,鼓舞着他撑开了自己的身子,隐匿的身体也出现了。

    绝妙的隐匿衣服,加上侏儒的身体,终于出现在大家眼前,好精妙的伪装,这不是气息的伪装,是纯物理与自然的结合。

    怪不得没人察觉,这个地隐门果真是个奇特的门派,地隐门是一个小型门派,这个门派没有什么拿出手的东西,就是隐匿追踪很厉害。

    他们经常接点散活,为很多门派提供外包服务,也就是追踪敌人,活着隐匿监视,没想到一个顶尖的人,现在正痛苦的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被寒冰蔓延。

    位置越来月接近下体,他的脸色都慌张了,不停的哀求:“郝先生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吧!”

    地隐门和他们手段著称的,同时还有贪生怕死的本性,这些人是为了命什么都敢出卖,而这些人,郝炯不喜。

    摇摇头,在地隐门高手绝望的眼神中,五脏被冻僵了,然后整个人在冰凌中成为一个**雕塑,景妃慢慢走过去。

    手指在冰凌上敲了敲,一阵子飓风从她的身体飘出,裹住了这个冰凌,然后慢慢飞到了空中,大约三米的地方。

    这个高度能让绝大多数人从各个角度上观看到,并且很有威慑力,景妃满意的看着这一切。

    然后一个响指,许许多多的碎渣,也就是冰渣在空中散落,血液一滴都没有出现,全部在冰块中冷冻着。

    死亡的寒意,再一次震慑了江湖中人,大家默默的看着郝炯这边的表演,仿佛所有江湖中人,此次聚集都是在为郝炯的外星人物业培训学校喝彩!

    这就是所谓一派镇国中,万勇仰鼻息!

    快哉,郝炯大部的扛着魂钻出了别墅区,议论声一个都没有,只有关注郝炯的背影,想着:这到底是什么样一个实力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