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八章、传一句话
    飞星,不是唐门的核心不知道,因为即使是唐门众人绝大多数也不知道飞星是什么模样。

    唐黑知道,他使用过两次飞星,第一次是对付天武第一百位的高手,高手死了,飞星的名声更上了一步。

    第二次使用飞星,有着地武巅峰实力的异虫死了,并且给自己征得了布下迎风网的时间,飞星的大名再次得到验证。

    这是他第三次使用飞星,郝炯不可能躲过,唐黑给自己下了自我安慰,即使面对天武榜的高手,唐黑都没有这么不自信过。

    倒不是郝炯展示的有多么厉害,而是郝炯到底有多少底牌,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不知道注定了结局就有太多的不确定性。

    “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知道自己杀伐过多,唐黑知道自己不可能上天堂了,不过能带着一个江湖现在最炙手可热的潜力年轻人,唐黑死而无憾。

    “飞星,这是我最后一次使用你了,唐门的脸面不能丢!”无论唐黑有多么心狠手辣,唐门的脸面被他看的更重。

    当然现在他就要用死来维护唐门的利益,“当心!”清风子本来一直隐藏在人群中,为郝炯护驾,可没想到唐门的人都是死脑筋。

    达不到目的就誓不罢休,要出手肯定来不及了,要知道飞星这玩意,就是作为天武榜第三的高手,一时不察,都会中招。

    而现在使用他的人是地武巅峰擅长使用暗器的唐门,威力更加强上三分,飞星也再次化成肉眼难以见到的银光。

    不用眨眼的时间,郝炯的皮肤感到阵阵疼痛,皮肤破开,血肉漫天飞舞,那种被电钻钻的血肉模糊的景象,让远处的景妃她们倒吸了凉气后,差点昏厥。

    “公主,没事的,你要挺住啊!”见到自家的公主一下子昏过去了,姑姑冷静的脸一下子就慌张了。

    这世界上除了张郎外,最关心的就是相依为命的公主了,尤其是现在地球也就是她们两个人是汉天皇朝的人了。

    清风子见状,从自己的衣袖里掏出一个瓷瓶,瓷瓶打开,里面涌出一口香气,让人的大脑不免一阵子清醒。

    而闻的最多的是景妃,景妃在药物的香气下,缓缓的醒了过来,姑姑放下心来,马丽关心的问道:“这没事了,那边死人了怎么办?”

    虽然没有和郝炯相处过多的时间,可是自己的生活,和现在的幸福可以说是直接人就是郝炯,她也担心郝炯。

    清风子急切的看看现场,虽然郝炯真的是在自己的眼前死了,可是理智告诉他,郝炯这个油滑的小子,不会这么容易死的!

    他宁愿相信老母猪会被癞蛤蟆看上,也不会相信郝炯没有准备就这样死了,就是发射飞星的唐黑也愣住了。

    随后马上哈哈大小,神弱疯癫:“哈哈哈,我还以为有着天武榜实力的郝炯会有多厉害,原来是这么弱啊!”

    幸存的几个唐门的人,立马一扫刚才颓废的气息,直接傲然的对着众人说道:“我们唐门的飞星,天武也是个渣渣!”

    说出这句话,唐黑觉得自己的脑门都黑了,妈的,这不是给唐门招呼敌人了吗?

    天武是能随便侮辱的吗?

    他不由想起唐七七门主说的:“唐门现在看似繁荣似锦,其实已经处于实力最强,却又是最危险的时候,尤其是脑子不对的人太多了!”

    越是接近四大世家的实力,越是了解四大世家的底蕴是多么恐怖,唐门是有飞星,可是四大世家就没有自己的招牌。

    难道仅仅是明面上面的实力吗?肯定不可能,四大世家存在的时间太长了,高手太多了,底蕴更是深不可测。

    就是最弱的钱家,光是凭借着自身的钞票,就能挥舞着大批的高手不要命的朝你杀过来。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钱换成的东西,换成的资源,却能让武者最弱的钱家,稳稳的屹立在四大世家中。唐门现在最大的危险就是钱家。

    钱家已经开始抑制唐门了,就是这几年,唐门制造飞星的价格,年年涨幅都很大,这都是钱家在推动着。

    经济上封锁还能挡住,关键是唐门中人,最近随着四大世家在明面上的隐藏,有些肆无忌惮了,就是现在侮辱天武的话,都随口而来。

    清风子冷眼的看着这一切,都说唐门这些年有些膨胀了,看来现在不是膨胀,而是当自己是武圣了。

    带着这样的思想,很多大势力直接愤怒了,甚至有人开始围上来了,现在不是试探郝炯的事情了,唐门这打脸不解决,自己怎么回去和主子交待。

    在他们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意味不对的唐黑,看出不少大势力的人,都在往自己这边围住了。

    当断则断,直接掏出身上的暗器,近距离和无防备下,剩余的几个唐门的高手,直接被暗器击中。

    他们面带死不瞑目的神色,指头吵着唐黑指去,唐黑却看也不看他们一眼,这些蠢货,真的是给唐门抹黑啊。

    “大家,刚才的话都是这些隐藏在我们唐门内的奸细故意散播的话语,我们唐门从来都是把各位江湖朋友,尤其是高手们敬仰有加的!”

    说完,朝着围观想上来的各方势力作揖赔罪,大家心中冷笑:“哼,真当我们是傻子,有几个势力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的地武做奸细,不是脑子有病,就是所图甚大!”

    这么一说,大家不可能再上了,这一上,就说明对唐门有所意图了,到时候唐七七就有理由了,现在死了几个地武,算是便宜了唐门。

    大家放下心思,开始可怜郝炯了。

    “你们说这次魂钻到底还要拍卖吗?毕竟正主都被杀了,我们直接各凭本事抢了不就完了!”

    大家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郝炯的死,对他们的影响已经放到了脑后,唐门更不可能一口就吃下去,顶多吃一块比较大的。

    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大家眼红的了!

    “哈哈,大家是不是讨论的有些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