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一抹风采
    “飞星传恨,鲜血铺地!”

    飞星是用什么制作的,江湖中人不知道,就是唐门的长老也不知道,现在只有唐门的唐七七知道。

    历来飞星只有掌门才知道,唐门中人只知道每年有海量的资源,甚至是非常稀有的材料,源源不断的进入飞星专用的锻造室。

    用唐门中人的话,唐七七是历来唐门制作飞星成功最多的人,可是要不是制作飞星,唐七七不只七十七名的排位。

    甚至精力都放在修炼上,前十的天武排名是稳稳的,当年有唐门中人问:“掌门您在修炼上明明很有天赋,却为什么将精力都放在这上面。”

    唐七七不语,这个一辈子不结婚,一辈子不以真面目示人,总是带着一副白色无图案的掌门,也一直沉默。

    没有人能和唐七七说超出十个字的话,同样没有什么东西能让唐七七出去唐门,即使这次让唐七七心动的东西,也不能。

    不过他不能,不代表他不能让手下去不择手段的要来,就是这么孤僻的人,将唐门整合的严丝合缝。

    就是嚣张的八臂螳螂手在他面前,都乖得和小兔子一样,不过现场飞星不愧是唐门顶级的暗器。

    飞星没有唐门的剧毒,也没有灿烂的花样,就是很简单,极致的速度,当速度快到一定程度,产生的气波伤害,远远超越了一般的伤害。

    极致的速度,无形的伤害,就和飞速的流星一样,带走任何一个生命。

    飞星从来不是大范围的攻击,也没有找到过飞星的残骸,大家只是知道,飞星很厉害很厉害,同时也很贵很贵。

    十架波音747的造价才有一枚飞星。而如今波音747400需要15亿美金,那么十架就是十五亿美金。

    十五亿美金还要计算唐七七个人的人工费,那么一个飞星就不下于一百亿,所以被飞星杀死的人都是极其高贵和实力雄厚的大人物。

    今天,金甲虫诞生的王,被人类最强的暗器飞星瞄准了,金甲虫没有任何的防御,就是郝炯都来不及说话,飞星击中了金甲虫的头头。

    金甲虫的首领,第一时间感受到是一股清凉从自己的脑袋炸裂,然后整个身体像是被一股飓风扫过。

    刚刚产生没多久的智慧,让它觉得自己有一种叫做死亡的人类情绪,死亡是人类恐惧情绪的最震撼一种。

    无数达官贵人就像此时的金甲虫首领一样,在死亡面前挣扎,引以为傲的金甲虫坚硬的躯体,在飞星面前就是个笑话。

    急速下,表壳就像被最好的金刚钻一样,迅速剥开壳子,然后漏出鲜嫩的**,金甲虫金黄色的血液,瞬间被飞星甩飞。

    这是飞星另一个恐怖之处,急速下产生的高温瞬间可以蒸发部分血液,并将大部分血液甩飞。

    基本被飞星击中就是无解的状态,而金甲虫首领的哀嚎更是激发了其余金甲虫的怒火。

    首领受伤了,要死了,我们该咬死这些人类,愤怒的金甲虫也是速度极快,早就预料到金甲虫会愤怒的唐黑,此时拿出一个网状的东东。

    白色,很细,有些像是洁白的蜘蛛网,并且随着风吹,越来越大,简直和吹气球一样,知道能覆盖三千平方。

    头顶的空间基本都被罩住了,“郝先生,这是我们唐门的迎风网,只要进去,就是天武也别想出来!”

    这就是唐门特有的绳艺,选自天山最稀有的冰蚕蚕丝,然后经过唐门特殊药水的浸泡。

    晒干,却没有丝丝干涩的意思,反而摸上去是极致的顺滑,这顺滑的手感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可是当两根搭在一起,就很容易粘上,并且越想扯开越是解不开,三根就更加有意思了,一个成年人就会被活活捆住。

    但是唐门这足足使用上千根特质的蚕丝线制成,非常好的延展性,让蜘蛛网布置的更加宽泛,三千金甲虫都被罩住了。

    虚弱的金甲虫首领仇恨的望着唐黑,就是这个人毁了自己美好的未来,从金甲虫首领进化的那一刹那起,其实就隐藏着对郝炯的叛意。

    所以有时候说,有了智慧的东西,就不是纯粹的东西了,不要指望讲究道德,人生最大的失败就是失败的时候和别人讲道德!

    “啪啪啪”郝炯拍了拍掌,自己为什么金甲虫用的少,就是金甲虫首领自以为隐藏很好的情绪,系统其实都已经告知了他。

    今天他就是布局,一方面解决唐门这边的事情,一方面消耗对方的底线,当然代价就是好处。

    消灭金甲虫首领,但也不至于让自己的金甲虫军团受到分裂损伤,要知道现在的金甲虫基本都有了地武初期的实力。

    这就是郝炯敢于在霸都搞出这么高调出场的原因,这些世家不就是想欺负自己没人吗?

    老子没人,可是老子又最听话的虫啊,意想不到的事情,彻底打破了大家的布局,好在世家们对唐门的迎风网很有信心。

    虽然迎风网不至于对天武造成伤亡,可是很大的麻烦还是有的,他们希望郝炯的金甲虫都在迎风网后面的手段中死亡。

    唐门迎风网,搭配无上方,无上方,指的就是无上的毒汁,它能很好的在蚕丝上流淌,并且遇到活物,就能渗近皮肤。

    皮肤会慢慢苍老,然后一点点的腐烂,最终成为一堆白骨,白骨并且慢慢会发黄,然后变成灰,最终会在风吹下,变成随风飘逸的骨灰。

    在典籍《周礼秋官方士》中记载:“方始掌都家,听其狱讼之辞,辨其死刑之罪而要之。”在方士的后裔子孙中,有以先祖的官职称谓为姓氏者,称方氏。

    无上方连起来的意思就是无上的审判,在此毒下,从来没有人生还,这次唐门为了郝炯也算是手段尽出啊!

    金甲虫们刚刚被困也是非常的不安,那是一种明明自己一拳可以打死牛,现在却被人捆住了手脚。

    有力用不上,并且动物对死亡的敏感比人类可是强多了!

    它们怕了!

    它们开始朝着郝炯乞讨的嚎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