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钱家表态
    “这郝炯是逼着我们低头啊!”

    不同于其他中小势力,作为四大世家的钱家和赵家有着自己的骄傲,他们当然也明白郝炯现在的意思。

    霸都市经济被封锁,占据徽州省半壁江山的霸都市已显示颓势了,所以徽州省经济也不行了。

    那么肖家肯定急了,他们应该不会动用自己家在霸王宫的影响力,那么郝炯就是他们的帮手。

    钱家看的通透,赵家则是有些不乐意了,“我们就这样放弃了吗?郝炯可是在我们的脸上狠狠踩了好几脚啊!”

    “呵呵,现在的大势在郝炯这边,我们能怎么办?只能偃旗息鼓,但是德川家那边会放过郝炯吗?”

    钱家的家主将自己的意思说出来,赵家家主眼睛一亮,对啊,德川家在郝炯手上折损的还不够多吗?

    两人相视一笑,哈哈,这就是江湖,永远不会是风平浪静的。

    次日,在大多数势力到达霸都市后,霸都市的私人庄园,或者五星级酒店全部被住满了。

    至于四星级宾馆没有人去住,那些原来住在五星级宾馆的普通人都被赶到四星级宾馆了。

    理由一个比一个扯,“先生您好,我们老板最近一些亲朋好友要过来,这次房费不收您的了,请您下午之前搬出去!”

    “我是付钱了,我就不出去,亏你们还是五星级酒店,信不信我分分钟找朋友投诉你们啊!”

    一个土老板,可不缺这些住宿的钱,作为大老板,住四星级酒店可是很跌面子了,可前台接到了老板的死命令!

    一个小时搬空,一个小时从新换更好的被褥和用品,并临时增加服务人员,做到每间房子都是专人服务。

    保洁员不够,就花一千元一天,请最顶级的月嫂,半小时培训后服务,前台得知这些,立马知道了老板接待的是临时过来的大人物。

    所以对待不愿意搬走的,立马招呼了保安,亲自将客人的行李送了出来,有不少自恃自己有后台的人,还找了人,不过没多久得到反馈的消息,息事宁人!

    这些大老板也不是傻子,一下子在五星级酒店对望,知道这次踢到铁板了,马上一个个灰溜溜的跑走了。

    就是一些外国的宾客,都被赶出来了,这时候没有人谈什么国际友好,在江湖各大势力聚集下,一切都为了他们绕道。

    肖正更是因为早早得到了消息,收拾了一些肖家的产业,提前为了四大世家和一些大的江湖势力办理了入住。

    得到了不少势力的交口称赞,肖正的名字一下子进入了一些人的视野,也算是挂上号了,这对于他未来的道路有了很好的基础。

    “肖市长,请代我向肖老爷子问好,我们钱家决定了全力支持霸都市的发展,让徽州省迅速崛起!”

    钱森这次再一次的到来,完全是代表了钱家的意思,不过全程都有钱家的家主关注,因为这次郝炯抛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让人心动了。

    “谢谢钱董对霸都市经济的支持,我们相信,钱董将会是我们霸都市最受欢迎的客人,并且我给您安排了和郝先生的单独会面!”

    经济社会,什么叫做礼尚往来,对方愿意解除封锁,肖正不会不开眼的继续拿这个再说事情,并且还会给予对方想要的利益。

    “谢谢肖市长的美意,我希望快些和郝先生会谈!”“好的!”

    两人简单的会谈,晚上,在徽萃阁,肖正安排了大家的见面,没有上次碰面的火药味,现在大家谈笑风生。

    尤其是在徽萃阁这个好地方,徽萃阁的装修高端奢华,却又风情万种。

    精雕细琢的徽派装修,汇聚了万千格调元素,彰显着自身的独特涵养。小至一张桌椅,一幅字画,一副碗筷,都经过精心细致的别样挑选。

    兼雍容与低调并蓄的经典品味,氤氲在这静谧而美好的空间内的每一处角落。这里对于您,不仅仅是一席徽派建筑,也是一次徽文化的浸润饕餮。

    小桥流水,青砖灰瓦,在闹市中,根本没有人会相信还有这样的好地方,是的,霸都市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

    甚至在地图上,这里只是个民居,徽萃阁的名字只是一个单独的院落号,离得不远的地方是霸都市的董铺水库,西二环植物园在这里提供了新鲜的空气。

    已经魅力四射的自然风景,加上此刻的天气,阳光也似乎变得格外轻柔,没有了夏日的灼热。经历过整个夏天的炽烈,身体也受到节气的影响,面临疲倦、困乏、心情压抑,味蕾也变得乏味起来。

    “这是黄山茶香鸡、徽萃阁东坡肉、呈坎毛豆腐、椒盐大王蛇,全部都是徽萃阁会所的拿手好菜!”

    “尤其是这家的大王蛇,有着q弹的口感,和特殊的香味!”

    肖正作为居间人,为大家介绍着美食,喝的则是七十年代的特供茅台,这种酒即使在肖家也非常稀少了。

    甚至可以说是喝一瓶,肖老爷子都要心疼一个月,现在四瓶放在这里,足以证明对钱森和郝炯的重视。

    “哎吆,这个东西是好东西啊,五十年库存的特供茅台,现在存世的应该不超过一千瓶吧!”

    “哈哈,老爷子应该肉痛了吧!”

    郝炯跟着钱森也调侃了几句,这茅台拿上来,没有打开,一种来自历史的沉香就已经沁人心扉了。

    这酒是好酒,非常好的好酒!

    酒过三巡后,钱森开始试探郝炯的意思,“郝先生明人不说暗话,你这次嚎叫拍卖行的东西,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小白鼠毕竟不是人,人类的身体更复杂,可以说很脆弱也可以说适应性很强,关键是这种神秘的未知东西,能给人类带来什么!

    郝炯放下手上的极品毛峰,笑了笑,敲了敲桌子,说:“这么和你说吧,一个普通人类,即使资质再差,也能获得一个普通异能,一拳可以打死大象不可能,打死老虎是没有问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