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翻身潜龙
    常人说雷动有雄豪志,闻有狼顾相。西门吹雪欲验之。乃召使前行,令反顾,面正向後而身不动。

    雷动这个故事在天下城流传的不多,仅仅只有一些大的道场核心人物知道西门吹雪对他的评价。

    可在西门家这个评价流传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若不是考虑西门口实力很强,直接甩他脸色的西门家人已经多如过江之鲫了。

    雷动心里不清楚,雷动心里不明白,他清楚,他知道自己只是个天赋很高的普通平民之子,他想在魂世界强者之路走得更远只有投靠强者。

    只是他也是有骄傲的,既然投靠强者就要投靠最强的强者西门吹雪,那个号称金系魂力最强的第一魂王。

    而投靠这些年,自己雷动的名字很少被人提及了,自己有了个家奴的名字,虽然让人羡慕,那也仅仅是让凡人羡慕。

    西门口,西门吹雪当年也是犹豫再三取得名字,一是爱惜雷动的天赋,舍不得在成长之初就杀害,另一方面用口警示雷动,对西门家要言行合一,不要口中和心中说的不一致。

    忍辱负重数十载,雷动的心思仅仅晃动了下,前程往事一一浮现在心间,好若一场复仇的戏码。

    “西门手,本座这几十年的戏没有白演,我的嚣张跋扈也吸引了城中的各大道场,现在你们只有一条路,臣服我,还是在魂兽暴动中死亡!”

    在大家四相讨论的时候,雷动站出来了,而不是西门口,天下道场的西门手一下子就明白了,终究是个祸害,布下此局,以他对他的了解,这次很可能西门家的精英要尽丧于此。

    “西门口,你一定要做这么绝吗?要知道我们西门家还有西门吹雪魂王大人坐镇,你确定能在他的愤怒下逃脱吗?”

    随着西门手的声音,大家注意力都放在西门口身上,那人,一袭白衣,扫除了以前灰色、黑色衣服时代的丧钟,好像在为天下道场,或者说是天下城送行!

    西门手哈哈一笑:“记住,现在,以后我的名字都是雷动,从你们西门家将我起名西门口的时候,我就立誓要你们西门家为此陪葬,以洗刷你们施加在我身上的耻辱,今天天下城其他人可以活,你,西门家必须死!上上下下,有一点瓜葛的人都必须死!”

    自信的神态,让其他势力摸不出西门口到底有什么后手,土家道场的道主直接问道:“我们土家愿意跟随,但前提是你怎么保障我们的安全。”

    土家道场,人人擅长于防御,正因为知道防御,所以都明白,天下城失去了准备的时间,魂兽却增加了许多,天下城基本保不住了。

    既然地盘保不住了,那么就一定要保下这土家道场的人,不少中立派的势力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城破了还可以再建,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别说为了平民,别说为了正义,在魂世界没有这样的概念,没看到青木一死,那些受过他恩惠的小道场,能保持不欺负青叶,他们就已经觉得自己伟大了。

    风氏道场和云氏道场更是在青氏道场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实力前,挡住一些想出手的大家伙,只有其他的帮助的实在不多。

    魂世界的人情关系简直是淡漠至极,他们只相信集体的力量,抱团取暖,道场的利益维护才是他们最看重的,道场在,荣华富贵,道场不在,吃糠咽菜。

    土家道场说完后,风氏道场和云氏道场其实也心动了,作为和城主作对的急先锋,此时完全没有了以往的对立态势,选择了观望。

    “土家的道主,只要跟随我,我的位子也就是你的,因为西门家很快将没有了!”

    西门家很快就没有了,西门吹雪无敌的神话早早在魂世界所有的魂武士、魂师们扎根,“怎么可能有人能击败西门吹雪?”

    大家一个个不信的表情,完全验证了当年凤凰山庄凤凰山巅,那个被击败的天下第二高手叶孤城。

    “明月西沉,凤凰山巅!”

    大家随着八个字,莫名的勃然变色,若说这世界还有谁能撼动西门吹雪位置只有一人尔,叶孤城!

    那人,爱穿白衣,不喜一丝尘土浮在衣载,魂力覆于周身,翩翩佳公子更是暖光如玉,天下第一美男子尽得天下女子爱慕。

    青叶也是他的粉丝,她喃喃自语:“我就知道他不会死,上天也不会允许这样的人死去!”

    有时候粉丝经济是有道理的,本来站在城主府对立面的青叶,立马放弃雷动不是个东西的隔阂,举手:“我们青氏道场愿意跟随叶孤城魂王!”

    “我们云氏道场和风氏道场愿意加入叶孤城魂王麾下!”

    “我们土家道场我们甲不甲道场愿意加入”可以说此时络绎不绝的道场瞬间倒戈,让西门手措手不及。

    气的他手指对着众人,仿佛天下人都负了西门吹雪,雷动更是无语了,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恶人,原来仅仅需要使用主上的名号,就能做到自己想做到的一切啊!

    我是猪吗?雷动开始反省,并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相信叶孤城大人没有死的消息,很快就能传遍整个魂世界。

    那么像天下城这样的大城池肯定还有不少拥护的人,“哈哈,没想到你们,好好好,我会像叶孤城大人报告你们是他的崇拜者!”

    月圆之夜,从凤凰之巅跌落而死的叶孤城,终于再次带着白衣胜雪的翩翩风流回来了。

    局势一下子就对西门手为首的天下道场不利了,天下城的第一道场恐怕在此覆灭在即,不过西门手瞬间抓到了中心。

    “叶孤城没死也许是真的,但你怎么确保大家能从和我们天下道场的厮杀内耗下,活着离开天下城,还有着魂兽暴动肯定是你们动的手脚吧!”

    事情一下子到了最重要的时刻,这也是大势力的心里所想,即使赢了西门手,大家死伤殆尽,怎么走?

    还有丧失精锐的道场,还有那么重要吗?

    到时候一个卸磨杀驴,自己就是个傻子了,雷动冷笑:“这魂兽暴动就是我准备的,你们看!”

    一个鸟类,没有羽毛,光秃秃的活像个煮熟的鸭子,郝炯心中好笑,并且看着景妃说:“好丑的小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