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残忍掠杀
    雨燕,作为一个四阶魂师,在城中可是出名的心狠手辣,刚刚孟浪的人一下子就后悔了。

    “王八蛋啊,虽然我对雨燕这妞有想法,可是你也别说出这话,引得我也跟着倒霉啊!”

    望着白虎竟然冲着自己来了,这位刚才调戏雨燕的魂师一下子就脸色惨白了,他知道自己仅仅是个一阶魂师。

    这一阶魂师在天下城也许还算是个人物,但在城主这边见证的,自己只能算是小人物。

    冒然得罪一个四阶魂师就是在找死啊!不过他现在毫不理会那些幸灾乐祸的眼神,放出自己的魂兽。

    相比白虎庞大的身体,这人的魂兽是个飞禽,有些像是老鹰,看起来还算是很有气势。

    不过白虎蔑视的看了这魂兽一眼,虎爪直接朝着天空上轻轻的扒拉一下,很轻松,鹰样的魂兽却“呀”的刺耳一声后,迅速飞跑。

    “想跑!”一个四阶魂师的魂兽能让一个一阶魂师的魂兽跑掉,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了。

    只见鹰样的魂兽,腹部出现了一个爪伤,鲜血留在天空中,要不是魂兽生命力旺盛,恐怕已经立刻死去了。

    “该死,生木吸取!”这个一阶魂师立马使出魂技,地面上迅速出现了一个蔓藤,蔓藤周身都是生命感很强的绿光。

    而肉眼可见,蔓藤扎根的地面显得更加灰白了,地面的水分好像被抽干一样,显示出焦裂的地面。

    鹰样的魂兽更是立刻兴奋起来,飞到蔓藤的顶部,绿光接触到鹰样的魂兽好像就是遇到亲人一样。

    和加油站的加油管一样,将绵绵不断的绿光输入在老鹰样魂兽的身体里,老鹰仿佛打了鸡血一样,迅速恢复。

    “有些意思,可惜今天我杀的是一个恢复系的魂师,大家对不起了!”

    周边的人沉默了,恢复系的魂师很受各方势力的喜爱,这类的魂师对团战有莫大的加成。

    这就和汽车一样,也许你跑的比我快,但我能加油,你不能加油,那么到最后,谁能跑最远一下子就知道答案了。

    一般情况下,就是城主都会出言挽留一下,不过今天的目标是郝炯,生不逢时,没人帮助这个魂师说话。

    别忘了雨燕是四阶魂师,远超一阶魂师的力量,所以雨燕不屑的看着这个魂师,叫道:“雨家千人斩!”

    天空飘起了雨滴,越下越密,笼罩的方向是这个一阶魂师,魂师知道雨燕的大名,当然也知道这人的厉害。

    雨家千人斩是个团战的魂技,现在不跑等会就跑不了,拔腿就想跑,可是郝炯的眼中,魂师越来越慢,最后竟然走一步路都很困难。

    青叶凑了过来,解释:千人斩是个团战技能,虽然不能直接伤害到对手,可雨滴会随着时间的逝去,变成重水,到了极致,可以一滴雨珠公斤。

    一滴雨珠一公斤,那么一个人身上低了成百上千,那么这架还怎么打,郝炯皱皱眉头。

    “呵呵,想跑,可是你能跑过我吗?”雨燕大笑,真是个不自量力的臭男人。

    脚下水浪推动着雨燕,迅速来到了魂师的身边,此时魂师不仅走一步路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就是眼珠子都有些泛白了。

    “你说我这么一戳,会不会穿透你的身体呢,可是我不想脏了我的手,你说我该怎么办呢?我的情郎哦!”

    美艳的脸庞充满着诱惑,却让人感觉刺骨的寒意,她那艳红的美甲不停的在魂师的脸上抚摸。

    那冰冷的指甲让魂师漏出恐惧的眼神,“求求你,我当你的狗,放过我”不停地求饶在这刚刚还意气风发的上等人口中发出。

    魂师不停的求饶,让魂师们有些义愤填膺,不就是一句调戏的话吗?没必要弄出性命吧。

    “你们谁有意见?可以向我提提哦!我这人很喜欢别人指导我哦!”听见台下的窃窃私语,雨燕狠狠的瞪了下面一眼。

    就这一眼,大家闭嘴不说话了,天下城第七的高手,还是让人畏惧的,城主起来打了圆场。

    “今天郝炯试炼第一,无关人死了就死了,别耽误时间!”

    城主这么一说,雨燕叹了口气,吹了一口气,无数水流从地面上来,窜向了魂师的九窍。

    没多久,魂师剧烈的咳嗽着,最后竟然带起了血丝,他已经没有呼吸的动力了,都是水。

    五分钟后,魂师觉得自己生命到了尽头,鹰样的魂兽不甘心的反击,魂兽虽然受主人控制,不过智慧并不低,他知道主人死了,他也就跟着死了。

    魂兽扑向了雨燕,身上的羽毛变成了一个个飞刀,飞向了雨燕,破空的声音,传出了很长远的距离。

    速度很快,“畜生罢了,还是随你主人走吧!雨梦世界!”本来还在绝命反击的魂兽一下子陷入了幻术的世界。

    “啊”魂兽竟然把自己当做了敌人,飞扑的身形变成了鹰嘴使劲的啄着自己的**。

    血腥的一幕让人更加畏惧雨燕,郝炯都有些反胃了,你见过自己伤害自己的身体还一脸兴奋的神色吗?

    鹰样的魂兽,气息越发的微弱,但好像更加开心了,眼珠子最终涣散,和主人都去了地下。

    “小帅哥,束手投降吧,我觉得我舍不得杀你哦!”

    杀死了一个一阶魂师,好像对于雨燕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郝炯又再次被盯上了。

    郝炯故作不屑:“来就来吧,你个**!”

    “好胆!”

    白虎所化,主杀伐,带动着天上的白云和疾风,朝着郝炯猛地扑了过来。

    “好一个猛虎!”

    郝炯眼神中闪烁着浓浓的战意,“指鹿为马!”在白虎锁定的目标下,郝炯变成了一个枯木,它失去了目标,一下子停滞不前了站在了郝炯前边。

    青叶两眼泛着崇拜的光芒,要知道魂兽可是很难对付的,这个雨燕魂师这下可是丢脸了。

    确实,放出魂兽,那就代表着不分胜负,只分生死,郝炯必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